绝世武侠系统

      青峰国的军营里,韦小平所住的房子,是在单独距离营房一两百米的地方竖立着,两旁另外一些房子,是黄贤霖和其他副将武将及一些比普通士兵级别高的人的住处,建房子所用材料,都是用青砖碧瓦的来做成,

      房间内,玄悟真人和怪兽大黄,一直寸步不离地守在韦小平的屋里。

      自玄哲真人和麒麟神兽离开后,玄悟真人和大黄就一刻也没离开过韦小平。

      特别是大黄,看着一点表情也没有的,胸膛绑着厚厚的裹伤布的,躺在床上的主人韦小平,它心里感到无比地痛疼伤感,不时地在主人床边来回地走着,双眼露出哀伤的神情,嘴巴久不久发出低吼之声,那声声的低吼,声音很低很低,低到只有自己感觉得到,就连守在一边的有着在仙道上极高修炼修养的玄悟真人,似乎也没发觉大黄的低吼。

      大黄那一声声的低吼声,夹杂着不可言喻的悲伤情绪。

      在玄哲真人刚离开不久之后,为了让侄徒小平尽快好起来,玄悟真人就用左手搭在韦小平的右手上,然后运作丹田,将自己的一部分真元之气输入韦小平体内,这样,虽然韦小平不可能醒的那么快,但至少可以让他提早一些时间好过来。

      大黄看到玄悟真人将手搭到主人手上,知道玄悟真人是想把它自己一些真元之气输给主人,大黄立即张开嘴巴,然后用嘴唇紧紧含住玄悟真人的另外一只手。

      玄悟真人见状,说道:“大黄,你这是干嘛?我是在给你主人输入元气,这样可以帮助他提早些好起来的,我不是害他!拿开你的嘴巴!”

      大黄将嘴巴移开了一下,用嘴巴指向自己肚皮,然后又指向韦小平。

      玄悟真人不知道大黄这动作是什麽意思,说道:“你这是什麽意思?我不明白,可否用动作做得更明白些?”

      大黄就又用嘴巴含住玄悟真人的右手,然后肚皮一用劲,一股热流就从大黄的嘴巴传递到玄悟真人手上。

      玄悟真人顿时感到一线暖流从自己手指上转到全身,这股暖流让他感到很是舒服舒爽。

      玄悟真人把手抽开,说道:“你意思是,你也想把自己身上的元气输给小平吗?”

      大黄嗷嗷地低吼,连续点了十来下头。

      玄悟真人说道:“嗯,我都忘记了!当年小平领你回来时,你们两个感情很好,经常互相在一起修炼武功仙道,而韦小平为了尽快提高你体内功底,还将自己真元之气输给你,后来你的修为果然突飞猛进。大黄,你遇到一个非常好的主人,知道吗?你要给他输真气,是应该的,也该你给他报答的时候了。他受伤这么严重,你在回来的路上,应该先把自己一些元气输给他。回到这里,时间拖的有点长了,也加重了他一些伤情!”

      大黄快速地摇了几下头,又点了几下头。

      玄悟真人说道:“你既摇头,又点头,是什麽意思?”

      大黄就用嘴巴含着韦小平的手,然后做输气状,然后又做出恐惧惊吓的表情。

      玄悟真人怀疑地看着大黄,说:“你想给小平输真气,但又怕自己的真气不符合韦小平的体质,对吗?”

      大黄就带着些愉快的表情,舔着玄悟真人的手,又含住玄悟真人的手,做输气壮,然后装做怀疑地有点调皮地看玄悟真人。

      玄悟者人似乎有点明白大黄的意思,就又说道:“你意思是说,先把你的真气输在我身上做实验,如果我身体没有异样了,你再给小平输,是吗?”

      大黄就面带歉意表情地看着玄悟真人,点点头!

      看到大黄点头歉意地默认,心里想:“这个大黄怪兽,真是个孝顺的怪兽,这样细心,对自己主人如此忠诚,真是难得!”然后他又想起自己把那只给黄贤霖当坐骑的麒麟神兽,当年他把那只麒麟救领回来时,麒麟神兽对他也是很好,自己对麒麟神兽感觉也不错,只是后来收黄贤霖回来做徒弟后,不知道为什麽,这麒麟神兽刚见一面黄贤霖,就像见了老朋友一样,粘着黄贤霖不放,而爱徒黄贤霖也一样,对麒麟神兽,就像自己养了多年的宠物一样,爱得不释手。玄悟真人见爱徒和麒麟神兽如此投缘,就忍心割爱把麒麟神兽给了黄贤霖。

      玄悟真人拍了拍大黄的脑袋,说道:“你真是个细心的孝兽,我是他的师叔,都没想到这点!但是,呜呜呜!你为了救自己的主人,竟然拿我这个长辈去做尝试,就不怕我这个长辈出意外吗?”玄悟真人说着假装难过起来。

      大黄见状,就有点惭愧地低下头,然后摇了几下头,就舔舔玄悟真人的手。

      玄悟真人哈哈笑了起来,说道:“大黄,师叔我是开玩笑啊,没想你竟然当真!等我先把我的真气输给小平了,你再在我身上试试吧!现在就在我身上试了,万一我真出问题,那就连我也不能输给小平了!”

      玄悟真人说着,右手有上下空划几下,左手搭在小平右手上,向着小平手上输进真气。

      大黄听了玄悟真人的话,想了一下,也觉得有道理,同时也佩服玄悟真人想得太周到了,“简直就是跟我一样聪明!”大黄得意的这么想,但很快就摇头了,“我什麽能把自己跟玄悟师叔比呢!真是太失礼了!”

      大黄在旁边看着玄悟真人输气给韦小平。

      只见玄悟真人双眼异常严肃地瞪看韦小平,嘴巴紧闭,用力一憋,然后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沿着自己的左手臂上,隔空向前移动,一只移到韦小平手掌上,方收回来。

      不一会儿,就看到一条手指大小之玄晕之光,沿着玄悟真人左手臂上向韦小平的手指快速移动过去,并发出细细的嘶嘶响声。

      一旁的大黄,知道那响声是玄悟真人所发出的元气的响声。

      一般普通高人给人输气之时,因为输出的真气不够纯及不够浓,所以输出的真气流动不够快,很难发出响声,只有真气够纯且流动够劲,才能发出响声。

      大黄见玄悟真人对不是自己徒弟的韦小平,也输入如此清纯之气,而且输进如此之够劲,不禁对玄悟真人佩服起来!因为一个人给另外一个人输入真气之时,受输之人受到了益处,但输出真气之人,多多少少都有身体上的一些,甚至更多的损失。

      大概过了一刻钟后,玄悟真人这才收手起来。

      一旁的大黄伸头过去,看向韦小平,只见一刻钟之前,韦小平的脸色还是苍白苍白的,现在脸上泛起了一点点的淡红晕之色。

      玄悟真人这时也伸头过来看向韦小平,看到韦小平脸色有变化,说道:“我输给他的真元之气,果然对他有帮助!大黄,你快点给我输气试试,如果合适,你也给你主人输输气!”

      一旁的大黄,一边张开嘴巴,等玄悟真人坐好,一边想,玄哲真人在输给小平真气之,为什麽没看到小平脸色有变化,而玄悟师叔刚输进去不久,小平主人就变化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