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妇与小伙禁忌电影

      厉沉渊站在衣帽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最终选了一件血红与黑纹相间的束腰龙纹锦袍。

      十几分钟后...

      林湘儿无视皇帝的眼刀,垂眸站在厉沉渊身侧,在这偌大的朝堂之上,众人都在弓腰,这俩女子站得一个比一个直。

      皇帝表示威严受到了侵犯,而且站在前面这个红衣女子怎么也穿着龙袍?????大逆不道??清了清嗓子“台下何人,为何擅闯太晨殿。”真的是闯,御林军都没到跟前就被扇费了。。。

      下首的林国公本来没注意到自己的嫡女在理他不远处的地方,结果听到声音的一瞬间,整个人都不可置信。

      “皇上,臣女有事要奏,冲撞了陛下实在惭愧,但臣女如今若是不奏,怕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皇帝忍下怒火,沉声道“准奏。”

      林湘儿行了一礼,微步上前盯着龙椅前的台阶道“陛下,臣女乃是林国公府的嫡长女林岚,字湘儿,母亲去后父亲弃我,因为天生雷灵根,姨娘仇我,庶弟妒我,还要将我送去淑人院,姨娘得知我半路出逃的消息便花大价钱联系了千金阁的死侍,要我长眠在外,我拼了命抢到一张他们的契约,最终还是幸亏老祖相救,并教我法术。此次上殿,只为讨个公道,希望陛下开恩,让臣女脱离林氏一族。”说罢,拿出那份契约递给左右近侍。

      林国公听得心惊胆寒,听到最终这句话时大声呵斥道“混账,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生在林氏”话未说完便被禁了言,面色涨红,怒目瞪着刚才挥手的厉沉渊。

      皇帝刚准备令人打断,就捡了个现成,脸上不断挂不住。怒气转向林国公“林国公,你还有何话可说,若是没有,朕觉得你该回家好好反思了。”

      林国公逐渐冷静下来,迅速跪下,呐喊道:“陛下,臣有罪,臣自认为贱内去世对不住她,更无言以对于女儿,着实不嗤笑知女儿在家中的遭遇,臣的续弦虽然妾室出身,但那时品行端正,臣才相信她会待湘儿如亲生子女,但着实没想到,竟会闹成这样。”

      厉沉渊嘴角轻勾,空中突然出现了一柄二尺短剑,剑花轻舞,银芒闪过,仿佛有自己的意识的剑直指林国公。

      厉沉渊嗤笑道:“一出事就拿女人顶罪,还真是无耻之徒。”啧啧,人渣就是人渣,就会用女人来顶罪。

      林国公看着离自己十分接近的利剑额头冒出丝丝冷汗,强忍紧张道“这是老夫的家事,姑娘,你无权干涉。”不管她和自己女儿是什么关系,她不是林府的人,应该不能做的太过分。

      皇帝面不改色得看着,现在的修士真是越来越放肆,大殿之上也敢随意拿出兵器。这兵器也不知道是什么打造的,看着好像在渗寒气。

      林湘儿,老祖宗真是厉害,居然还会用剑,她以为老祖宗之前一直用刀是因为不会别的,果然是她见识少。

      厉沉渊轻轻冷笑一声“老东西,敢动孤的人,这责任你觉得你推得掉?”说罢,短剑刺入林国公肩膀。

      四周朝臣慢慢腾出位置,连呼吸都不敢太剧烈,深怕被注意到。

      林国公的声音响彻了大殿“啊,疼!你,,,你这个魔女。”

      顿时鲜血直流,某人恶劣地笑道“你会和你那个妾室一起永受折磨,开不开心?”空中的短剑自己拧了几圈。

      林国公疼得直叫唤,大殿内人心惶惶。

      皇帝也是没有料到,急忙说道“这位仙长手下留情,此事朕定会处理好,仙长手下留情。”

      转晌,手上的剑仍然没有收回。

      皇帝再道“不知仙长如何称呼,不如让朕好好招待一番。”

      厉沉渊侧首,“招待就不必,你们的皇陵,孤要进去一趟,提前通知你们一声。”

      皇帝面色铁青,厉沉渊继续说道“要是林氏没有处理好,孤不介意这江山易个主。”

      终于收了手,短剑仿佛没有了意识,随意的掉落在大殿地板上,上面的鲜血四溅,厉沉渊也不打算再要它,转身离去。

      剑:我做错了什么...

      林湘儿看了看皇帝,最终快步跟上了厉沉渊的身影。

      很快到了暮晚时分,皇帝的诏书传到了国公府,公告也贴满了城门。

      林国公嫡女封为萱姒县主,林国公就放极北之地,没有征召不得回京。庶子林安与林姨娘因品行不端,手段残酷,谋害他人性命未遂,等待秋后问斩,暂且收押天牢。

      原来的林国公府由皇室出钱,重新修整,改为县主府。

      皇帝不敢得罪仙人,更想拉拢,便下旨,在半月后召见新县主,希望县主与仙人一同出席。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