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福利视频app下载安装

      桐城,距离青木王城二十里,是仅次于王城的繁华之城,青木部落的文化圣地,琴棋书画,文学诗人爱好者,大都汇集于此。

      龙渡已经在桐城待了四天。

      当木心派来的侍卫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一家名叫听音阁的青楼上,与几位文学大家,饮酒作诗。

      听音阁是桐城,乃至整个青木部落最有名气的青楼,青楼中的女子个个俱是青春佳丽,气质高雅,舞姿绰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听音阁也因此成了青木部落浮夸子弟们的向往和留恋之地。

      王子龙渡曾经数度光临听音阁,招待陪侍俱是最高标准。

      而且龙渡一来,听音阁便不再接客,所有女子专门服侍龙渡和他的朋友们。

      不用龙渡出手,仅仅他的朋友们所出的费用,便已经远远超出了听音阁日常的收入,所以即使闭门谢客,对于听音阁来说,收入也是大大增加。

      十余位佳丽在旁服侍,一位身穿红衣的美丽女子低首抚琴。另有十余位妙龄女子翩翩起舞。

      极尽歌舞升平,浪漫温馨之境。

      而期间,北风和木扬正在血与火的战场上拼命厮杀,殊不知他们所忠心的王子,却在这样一个地方,尽情享乐。

      龙渡是一个很英俊的人,一身书生气。不像木心,冷峻英武。

      听了一曲,似乎并不尽如心意。龙渡起身,径直走向抚琴女子,很有礼貌地说:“小姐,能否让我抚琴一曲,以助酒兴?”

      友人一阵欢呼,部落王子亲自抚琴助兴,实在是一件天大的幸事。

      “王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以琴最绝,今日有幸聆听,实在不虚此行。”一名友人大声说道。

      “是啊!是啊!我等均要洗耳恭听才行。”众人一起附合。

      抚琴女子脸色一红,赶紧起身,朝着龙渡躬身施礼,嘤声道:“王子请。”

      龙渡盘膝坐到蒲团,修长的手指按于琴弦之上。先调了一下琴音,调准之后,看着众人,说:“我便为大家弹一曲自己谱写的《花月夜》,如何?”

      众人又是齐声叫好。

      抚琴女子琴声一断,十余位舞蹈的青春女子也都停下来,静静地看着龙渡。

      青木部落的王子,地位尊贵。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气质高雅。在这群风尘女子眼中,龙渡简直就是天下最完美的男人。不求一生相随,旦有一夜风流,也定会留下此生最美好的记忆。

      只可惜,这样的心思,恐怕永远实现不了。

      龙渡好玩,却不好色。虽身在青楼,但绝不夜宿于此,更不会找青楼中的女子陪侍。

      龙渡开始抚琴,琴声如行云流水,令人陶醉,比起先前抚琴女子,琴艺要高出许多。众人听得如痴如醉,一曲毕,仍有余音绕梁。

      许久,大家才从陶醉中清醒过来,掌声热烈响起。

      “早就听闻龙渡王子琴艺一绝,今日得以聆听,果然非同凡响,真是大饱耳福啊!”一名友人大声说道。

      一名友人两手举杯,站起来走向龙渡,笑着说:“王子当满饮此杯。”

      龙渡起身,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此时,进来两人,精明强干,虽然身着便衣,一看便知是官方中人。龙渡自然认识他们,皆是他的侍卫,跟随他已经近十年。

      两人朝着龙渡躬身施礼,其中一人来到龙渡面前,在龙渡耳边悄声说了几句话,龙渡闻之脸色大变,赶紧将手中酒杯递给友人,说:“家中有事,我需速回,今日未能尽兴,来日再聚。”

      说完,随两名侍卫匆匆离开。

      大军惨胜,父亲病重,纵然再有不舍,龙渡也要速速回去。

      三人上马,加上龙渡带来的四名随身侍卫,一行七骑,疾奔出城,沿官道一路向南。

      城南五里,一个叫锁秋岭的地方,官道从山岭之峰穿过,两侧各有一片小树林,像是松树,又不像松树。

      下午,太阳已经落到了小树林的西面,几线微光透过小树林,落在官道上,斑斑点点。

      像是离散飘落出来的灵魂碎片。

      锁秋岭的前方,一片坦途,青木王城遥遥在望。

      山岭上有风,吹过树林,摇晃出低吟之声。

      这样的风,这样的低吟,看似是正常的。

      却又不太正常。

      因为两侧的树林中,出现了异样的风,像风,却不是风。

      是树叶飞舞划破长空的声音。

      树木虽然生得无力,却还远没到落叶的时候。

      既然在晚春时节出现了树叶飞舞,就只有一种可能,有人撕落了树上的叶子。

      一定不是用手撕掉的。

      “幻字诀。”

      龙渡第一时间想到了幻字诀,修习幻字诀的人,最喜欢以树叶作为武器。

      不但龙渡想到了,随行的六名侍卫也想到了。

      成百片树叶密密麻麻地飞来,携着尖厉的声音。

      龙渡和六名侍卫从飞奔的快马上腾空而起。

      不是所有的人都躲过了。

      落地之时,仍然站着的还剩五个人,两名侍卫已经死于飞舞的树叶之中。

      龙渡不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剑字诀也已初达渡境。

      落地的龙渡,手中多了一把剑,一柄用精钢铸造的剑,剑尖上闪着寒光。几片飞向他的树叶,被剑削成了碎片。

      北风在龙渡修习剑字诀上,下了不少的功夫。

      只不过,身为王子,龙渡的心思并不在修习剑字诀上,他更喜欢琴棋书画。

      若是专心修剑,龙渡在剑字诀上的成就,恐怕远不止如此,至少,不会耗费二十余年,才刚刚达到渡境。

      从树林中走出来三个人,皆是蒙面。

      龙渡看着他们,他们也看着龙渡。

      “你们是黄土部落的人?”龙渡说,强敌面前,龙渡显得异常冷静。

      大约一千多年以前,五大部落中,青木部落的剑字诀最强,白金部落的力字诀最强,黄土部落的幻字诀最强,黑水部落的画字诀最强,赤火部落的念字诀最强。

      随着五行域天地间的灵气急剧衰减,曾经最为强大的念字诀失去了灵气的支撑,慢慢沦落。于一千年前,排名天下第一的念字诀影子消失,念字诀从此失传。

      青木部落之中,绝无达到渡境以上的幻字诀修习者。

      而方才一攻,参入攻击的三人,明显都在渡境以上,否则,不会一击便杀了两名侍卫。

      青木部落的地盘出现了如此强大的幻字诀高手,这绝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我们不想回答一个死人的问题。”一名个子最高的蒙面人冷冰冰地说道。

      “哈哈哈哈。”龙渡一声长笑,“我现在还活着,不是死人。”

      “你很快就会死了。”蒙面人答道。

      “能告诉我,为什么杀我吗?”龙渡问道。

      “杀人,想杀便杀,还需要理由吗?”蒙面人语气冰冷。

      龙渡的大脑在飞快地转动,一时间想了无数个可能。在肯定与否定之后,只剩下了两种可能。

      一种是木心雇佣了杀手,在回城的路上设伏,为得是青木部落的王位。

      一种是黄土部落派了杀手,前来暗杀自己。

      第二种可能微乎其微,一来黄土部落没有理由杀自己,二来他们不会准确地得到他从桐城回王城的时间和路线。

      那么就只剩下了一种可能。

      杀他者,自己的亲弟弟也。

      一时间,巨大的悲哀之感涌上心头。父亲未死,兄弟相残,为了一个王位,手足之情,兄弟之意,皆成粪土。

      龙渡喟然长叹,说:“是木心雇佣你们来杀我的吧?”

      蒙面人说:“你的废话太多了。”突然喊了一声,“还不动手?”

      话音刚落,站在龙渡身边的两名侍卫突然出手,手中长剑刺向另外两名侍卫。

      杀人者,正是前去向龙渡禀报信息的侍卫。

      被杀者,则是随同龙渡一起去桐城的贴身侍卫。

      突然出手,被杀者于毫无防范之间,自然也毫无反抗之力。

      两名贴身侍卫死了,被两柄长剑透心而过。至死都睁着眼睛,似乎不敢相信,杀自己的,竟然是侍卫团的兄弟,他们一起为保护龙渡,出生入死战斗了十余年,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

      杀人的两名侍卫将长剑指向龙渡。

      龙渡愣了一下,很快就想明白了事情的缘由。笑了一下,说:“杀人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他们是你们出生入死的兄弟吗?”

      两名侍卫无语,长剑不动,剑尖微颤。

      龙渡突然出手,手中长剑带着呜咽之声,于半空划出一道夺目的寒光。

      这是龙渡拼尽全力的一击,凝聚了他全部的气力。

      他要一击必杀,他虽善良,但杀其兄弟者,他必杀之。

      他纵使杀不了要杀他之人,却必须要杀死他能杀之人。

      两名侍卫倒下,胸口鲜血喷溅,如同绽放的红色彼岸花。

      然后,龙渡也倒下了。

      在他出手攻击两名侍卫的时候,三名蒙面人也随之出手。

      龙渡只所以要拼尽全力杀死两名侍卫,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杀不了三名蒙面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活着离开锁秋岭。

      幻字诀的势力本就排在剑字诀之上,何况三名蒙面人,都是绝顶高手,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杀了他。

      就是想到了这一点,龙渡才会放手一搏,明知自己出手之时,蒙面人也会出手,他已全然不顾。

      不过一死而已,杀了两名侍卫,至少,他对得起舍命保护自己的侍卫。

      哪怕对不起他自己。

      在闭上眼睛的时候,龙渡看到了从树林的缝隙中透过来的一线阳光,像是染上了血,血红血红的。

      刺得他的心很疼,疼到麻木,疼到无知无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