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直播官网下载

      三天后。

      天津运河北岸尹儿湾官仓。

      轮值的天津左卫千户黄明裹着皮裘,悠然地坐在熊熊燃烧的火堆旁,看着外面鹅毛般的大雪。

      现在是封冻季节,南方的漕运已经停了。

      不过在他身后连绵几乎看不到尽头的一座座仓库里,没有在封河前运到京城的粮食还有的是,这里是运河最大的中转仓,当年号称百万仓,意思就是足以容纳百万石。实际上最高达到一百八十万石,这里也是天津三卫存在的意义,他祖上当年被永乐爷派到这里驻扎,就是为了守卫这百万仓,包括天津城也是为此而修筑。

      “想当年,先祖那也是万夫不当之勇!”

      他又开始吹牛了。

      周围听了无数遍的士兵赶紧堆起笑脸,就像第一次听到一样很有精神的听着。

      外面一群推着车子的苦力正走过,这是往京城运输粮食的。

      虽然已经封河,那些剥船是不能走了,但车辆一样可以运输,只不过运量没有那么大而已。

      但那也得运。

      京城的粮食可全指望这些仓库。

      这些苦力都是原本的纤夫,他们谁也不好说是哪里来的,不过绝大多数都是山东一带贫困农民,在家乡过不下去随着运河船北上讨生活,至于里面有没有逃亡军户,犯了罪的逃犯,这个谁也不知道。

      而且也没人在意。

      现在他们的确不重要,就是给点活吊着命不至于饿死。

      等到了开河,这些纤夫就无比重要了,从三岔河转过来的漕船,乘着潮水最远也就到杨村,潮不过三杨,杨村,杨柳青,杨芬港,从杨村向北是逆流,风向好还能用帆,风向不好或者遇上浅滩,全靠这些纤夫,实际上很多时候都是这些纤夫把运粮船从杨村开始一直拉到张家湾。

      两百里路一步步拉过去。

      外面一个苦力艰难地推着车,在雪中往前走着,雪花完全盖住了他的头,只有两个眼睛还露在外。

      但他依然推着沉重的粮车艰难向前。

      “快点,没吃饭吗?爷看你们可怜,赏你们这趟差事,迟了小心爷的鞭子!”

      黄千户喝道。

      那苦力前面拉车的同伴赶紧转头抹了把脸向他堆起笑容……

      “将军放心,将军好心肠,一定步步高升。”

      苦力说道。

      “算你会说话!”

      黄千户满意地说道。

      其实他也没什么权力,只能这样享受一下,不过他给这些人这趟活,的确相当于可怜他们,因为这时候绝大多数纤夫,其实都已经没有生计,只能靠着开河季节赚的那点钱苦捱,而且很多都是全家一起苦捱。年年都有大批纤夫,因为捱不过这个冬天饿死,但来年春天又有更多在家乡活不下去的流民,跑来吃运河边这口饭。

      他们就像野草。

      在这个寒冬里挣扎着等待春天,挣扎不过去的就死了。

      这季节里,任何一个工作机会,对他们来说都是救命的,无论这个工作多么艰苦。

      因为没有这一点来源,他们很可能就是全家饿死。

      官府偶尔也会救济,士绅也有救济的,但救济的目的不是让他们能吃上饭,而是不要饿死太多,免得来年补充进来的流民不够,耽误了漕运和商业,换句话说饿死一部分是可以接受的。

      蓦然间外面一声马匹的嘶鸣。

      紧接着马蹄声传来。

      黄千户疑惑的抬起头。

      下一刻数十匹马突然从风雪中浮现,在守门兵茫然的目光中直冲而入,带着寒风和雪花直冲他面前,黄千户以为是天津城内过来的,赶紧站起身走上前,就在同时最前面的战猛然带住。这匹明显的战马嘶鸣着立起,黄千户赶紧一闪,但就在同时他面前寒光一闪,还没等他清醒过来,一柄长刀压在他的脖子上……

      “都扔了家伙!”

      马背上的人喝道。

      就在同时,他身后那些停稳的马上,所有人全都亮出了三眼铳。

      “都,都,都扔了家伙!”

      黄明哆哆嗦嗦地说道。

      他手下那些士兵赶紧老老实实扔了武器。

      这些都是天津左卫的军户,拿着武器也是装样子,都得快两百年不知道打仗是怎么回事了。

      天津有打仗的军队。

      但那个在葛沽海防营,这里就是三卫的军户当差。

      “这位大爷,兄弟这里就是些粮食,没什么值钱的,您老要是缺粮,尽管来搬就行,我与三角淀的李当家的也是老相识,他贩盐也多得我照应,咱们自己人没必要动刀子。”

      黄明小心翼翼地说道。

      他以为是附近土匪,冬天缺粮来弄点。

      这一带有的是,土匪,水匪,私盐贩子,甚至沿海渔民盐户,逼急了也会客串一下,大家都是老熟人,他跟私盐贩子也是常有业务往来,完全不需要为此搞得见血。这里一千多座大型仓库,随随便便扫扫库底,都够打发这些人,实际上他自己监守自盗的事情也常干,粮食是朝廷的,命可是自己的,他们拿了粮食走人就行。

      连账面都不用处理。

      这么多粮食堆积,算错账还不是司空见惯。

      “这位将军,你这是通匪呀!”

      那人掀开兜帽说道。

      黄明茫然地看着这张年轻的脸。

      而就在同时,他后面那些人纷纷甩开斗篷,露出里面边军的棉甲……

      黄明脸上瞬间就不好了……

      “将,将军如何称呼?小的适才以为是盗匪,为了哄住他们,好叫手下去报信才故意那么说的,小的天津左卫千户黄明。”

      他陪着笑脸说道。

      就在同时他向旁边亲兵使了个眼色,

      后者立刻醒悟,拔腿就往外跑,准备去天津城报信,但就在出门的瞬间却突然停住了,然后一点点往后退,而在他前面钻出风雪的是一辆车,只不过这辆车的前面竖着盾墙,而盾墙中间伸出了一个炮口。就在同时后面风雪中仿佛无数怪兽组成的军团般,一个个暗影清晰起来,一辆辆轻车和偏厢车的身影浮现,一个个炮口指向这边……

      “黄千户,兄弟杨丰,这地方我们接管了!”

      那年轻人笑着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