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西格玛绿带

      刘川的话让鱼禾想起了那句‘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的话。

      乱世,正应了这句话。

      妖魔鬼怪丛生,吃人血肉的畜生比比皆是。

      鱼禾不是圣人,鱼丰也不是善人,但他们都有做人的良知和做人的底线。

      遇不到葛平这种人,他们可以当一切都没发生过。

      遇到了葛平这种人,他们就有必要送这种人下地狱。

      一求心安,二求太平。

      张武觉得气氛有点沉重,便立马将话题引到了镖行上面。

      “镖行的一切,我已经依照你的意思收拾好了,回头从衙门里弄一批公车过去,就能行镖了。”

      张武说到此处,顿了一下,又道:“不过……公车私用,始终有些扎眼。所以我认为,可以将衙门里退下的公车,修整一番,磨去衙门里字样,再用于行镖。”

      鱼禾思量了一下,觉得张武说的在理,所以点头答应了此事。

      张武对任方拱了拱手,拉着任方到了一边,聊起了公车的问题。

      公车是每一个衙门的标配,每一个衙门都有或多或少的公车。

      其中一部分供衙门里的官员使用,另一部分供给过往的达官显贵或者有爵位在身的人调用。

      算得上是朝廷给官员和达官显贵们的福利。

      平夷县如今名义上被句町人占据,达官显贵没人敢到平夷来,所以大部分公车都停放在衙门里闲着。

      鱼禾和张武将公车改头换面以后拿去行镖,任方并不反对。

      在任方看来,这是一种减少衙门消耗,为衙门节流的举动。

      若是鱼禾能在征用了公车以后,再给衙门一些钱财,衙门借此还能创收一笔。

      不过鱼禾并没有提及给钱的事情,任方也不敢问。

      鱼禾在任方和张武讨论公车调用的细节的时候,跟鱼丰、相魁、刘川等人又商量了一下货铺、脚店、布坊的事宜。

      商量好了随后几日要处理的重点问题以后,几个人就散了,各自回房歇下。

      彭三回房以后,并没有睡,他拿到了鱼禾给的图纸,见猎心喜,点灯熬油忙活了一个晚上。

      天明的时候,彭三就折腾出了一张鱼禾设计的桌子。

      并且拿到了鱼禾房里,请鱼禾品鉴。

      鱼禾在仔细观察了彭三做的八仙桌以后,给予了认可。

      彭三得到了鱼禾的认可,更加卖力。

      他向任方打了一声招呼,带着衙门里的官匠,忙碌了起来。

      鱼禾在看过了彭三做的八仙桌以后,就穿戴整齐,带着巴山出了县衙。

      鱼禾在平夷县的街道上晃荡了一圈,见街道上的店铺开着门,过往的客商进进出出每一家店铺,就知道他们的出现,并没有打乱平夷县百姓们的正常生活。

      鱼禾对此很满意,这就是他想要的。

      平夷县的百姓若是因为他们的出现,一个个变得谨小慎微、躲在家里不出门,那鱼禾一行即便什么也不做,也会成为平夷县一大害。

      鱼禾像是巡视自己的领地一样,在平夷县内巡视了一圈,然后出了城池的东门。

      东门外。

      一群身穿着兽皮的大汉们,背着一块块硕大的石头在官道上徐徐前行。

      没有人盯着他们,他们干活却格外卖力。

      监督他们的六盘水义军兄弟,蹲在一堆大石头边上长吁短叹。

      看到他们互相鼓舞着在艰难前行,就一个劲的直叹气。

      “你似乎对我的安排不满?”

      鱼禾站在六盘水义军兄弟背后,问了一句。

      六盘水义军兄弟听到鱼禾的声音,赶忙起身,“少主……”

      鱼禾点了点头,继续道:“你是不是对我的安排不满?”

      六盘水义军兄弟迟疑了一下,摇头道:“小人不敢。”

      鱼禾感叹道:“我们是一起从六盘水逃出来的,我不会用惩罚别人的方式惩罚你们。你心里有话就说出来,不用藏着掖着。”

      六盘水义军兄弟听到鱼禾这话,咬了一下牙,沉声道:“少主是您让小人说的,那小人就说了。”

      鱼禾笑着点点头。

      六盘水义军兄弟一脸郑重的道:“少主,他们都是一等一的好儿郎,您不该这么这么他们。”

      鱼禾没有言语,静等着六盘水义军兄弟继续说。

      六盘水义军兄弟又道:“少主,小人也算是吃过苦的人。在六盘水兵营的时候,一天做八个时辰的重活,吃一顿饭。

      小人每日回到了营帐里,累的腰都直不起来。

      可是他们,每天干十个时辰的活,吃饭花一个时辰,只有一个时辰休息。

      就这,他们每天在吃饭休息的时候,还会唱一些歌谣。

      他们真的很好,少主不该如此待他们。”

      六盘水义军兄弟也不知道该如何夸夜郎人,就一个劲的跟鱼禾说夜郎人很好。

      鱼禾听完了六盘水义军兄弟们的讲述以后,沉吟着道:“每天干十个时辰的活儿,还能唱歌自乐,确实不错。”

      六盘水义军兄弟重重的点头。

      鱼禾又道:“他们有没有讨饶或者服软?”

      六盘水义军兄弟一边摇头,一边认真的道:“就是没有讨饶,没有服软,也没有喊苦喊累,小人才觉得他们好。”

      鱼禾有些意外。

      所有夜郎人从头到尾都没有服软、讨饶、抱怨,甚至还会唱歌。

      那就说明他们耐苦劳,能一直保持着乐观的心态。

      如此秉性,再配上他们强壮的体魄,只要稍加训练,就能达到悍卒的标准。

      如此属民,却被夜郎王给糟蹋了。

      夜郎王得罪谁不好,得罪强势时期的西汉,居然还敢跟西汉比大小。

      西汉将庞大的匈奴打的哭爹喊娘的,小小的夜郎,跟西汉比肌肉?

      活腻了?

      鱼禾一边腹诽着夜郎王的愚蠢,一边问道:“他们有没有提出什么要求?”

      六盘水义军愣了一下,赶忙点头道:“这个倒是有,他们想吃肉,顿顿吃粥,他们吃不惯。”

      鱼禾思量了一下,道:“那就弄点肉给他们,不行让他们自己去林子里打猎。”

      六盘水义军兄弟脸色一苦,“他们每天做十个时辰的工,哪有时间去打猎。咱们六盘水的兄弟,如今各有差事,也没有时间去打猎。”

      鱼禾瞪了六盘水义军兄弟一眼,“每天给他们减四个半时辰,让他们去打猎,或者休息。再派人经常去集市上转转,碰见有人出售猎物,只要价钱不高,也可以买回来。”

      六盘水义军兄弟一脸精细的道:“少主给他们减时间了?少主不怪罪他们了?”

      鱼禾翻了个白眼,“我还不至于为了两句蠢话,把他们往死里折腾。我原本想着,让他们搬石头,磨一磨他们的性子。等他们求饶的时候,让他们知道知道规矩,知道知道畏惧,以后也好用。

      但他们并没有求饶,我也不可能真的让他们搬石头搬到死。

      以后只能想其他办法磨他们的性子了。

      回头我阿耶会传达一些新的规矩下来,你多和他们接触接触,尽可能让他们每一个人都记住。

      让其他兄弟也和他们多接触接触。问清楚他们族里的情况,看看他们族里还有多少人。”

      六盘水义军兄弟听完鱼禾这话,眼前一亮,喜滋滋的道:“少主准备招揽他们?”

      鱼禾直言道:“我们现在人单力薄,我们需要人的地方有多。他们想法单纯,适合被招揽。你们多上上心,看看能不能在招揽他们的同时,再从他们族里拉些人过来。

      要是能将他们全族拉过来,我和我阿耶亲自给你们摆庆功酒。”

      六盘水义军兄弟先是一喜,随后脸一耷拉,“他们力气不小、箭术也不错,能招揽他们,自然是好事。可小人们嘴笨,他们又认死理,小人们怕招揽不到。”

      鱼禾瞪了他一眼,“你在我面前的时候,不是挺能说的吗?”

      六盘水义军兄弟一脸尴尬。

      鱼禾哼了一声,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道:“不会用嘴说,就不会用行动拉拢吗?”

      六盘水义军疑惑的看着鱼禾。

      鱼禾没好气的道:“你们有什么好吃的,先给他们吃,让他们觉得你们热情好客,让他们喜欢跟你们待在一起。

      等到他们跟你们亲近了,你们再出声招揽,是不是可以事半功倍。”

      六盘水义军一脸迟疑,“那兄弟们岂不是要受委屈了,兄弟们会不会有怨气?”

      鱼禾被他气笑了,“我和我阿耶会亏待你们?那点吃食算什么?回头给你们发双份。你们私底下吃的时候,别让他们瞧见就好了。”

      鱼禾很想告诉六盘水义军兄弟,他们少吃两口好的,换来一个强而有力的同伴,赚大了。

      但是考虑到六盘水义军兄弟们不会想的那么长远,也就放弃了。

      对于一些有理想、有抱负、有野心的人而言,他们愿意将自己手里的东西让出去,换取价值更大的东西。

      对于一些随遇而安、目光短浅的人而言,他们只惦记自己手里的那点东西,丝毫不会去想,用自己手里的那点东西换取更多的东西。

      这是穷人和富人的区别。

      也是上位者和下位者的区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