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真实交换经历

      那是,花雨。

      即便带着帽子和口罩,心恬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毕竟一个人的气质是改变不了的。

      也趁着花雨没有发现,心恬也就多看了……

      好几眼!

      她今天还是那么好看,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纯洁无瑕,修长且瘦瘦的身形给人一种纤细柔弱的感觉,让人忍不住想要去保护,甚至提不起伤害她的心。

      惊艳如花雨,刚一出现就瞬间吸引了身旁多位男性的视线,他们视线传出多样的情绪。

      有人惊叹低呼‘哇!’,有人羡慕直呼‘真漂亮!’,有人钦慕高呼‘女神!’

      也有人心怀不轨,他们如饿狼一般贪婪的目光,肆无忌惮的瞄准在花雨的身体上,像是在观察一件美丽的物件,提起想要占为己有的‘私欲’。

      有胆大的人吹着口哨,与好友交接目光,从多个方向朝花雨接近过去,他们从人群中穿梭,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当他们靠近到花雨身边的时候,或许会一同出现将花雨包围住。

      有情趣的家伙,还会从袖口中魔术一般变出一朵玫瑰花,没情趣的家伙,或许会将花雨围住,强迫着问她,‘约吗?’

      总之花雨的处境,很危险!

      心恬不由得想起了昨天吴羽岚的警告,他可还没有忘。

      大意是‘再让我看见你,见一次打一次’的话。

      “她也会来这种地方吗?”

      心恬忽然有些失落,其实在他的心底一直都认为花雨是个纯洁善良,而且非常漂亮的女孩。

      或许是外貌的原因,心恬给她加了分。

      但主要还是因为花雨在西门帮了他,即便只是巧合,而且昨天卢西西那件事,花雨也帮了他。

      那次是花雨主动的,要不然他真有可能断条腿……

      自己只是个土鳖,你见过那个心高气傲的白富美会搭理一只土鳖。花雨会,即便只是出于善意的帮助。

      所以无形中心恬对花雨,有了极高的期待。

      但还是不得不承认承认,像花雨这种皮肤白、身材超级好、似乎还很有钱,身边又跟着小混混的女孩子,大都……

      应该是这个样子吧。

      “呦,小姐姐喝一杯?”

      一个银发刺猬头的小伙端着一杯酒,笑嘻嘻的走到花雨面前。

      他辛勤的按照经典剧情的走向,在来到花雨面前的那一刻暗使眼色,四周从容的走出四位小伙,花雨措不及防之间被围住。

      嘈杂的乐声遍布整个歌舞厅,人们都在尽情的狂欢,即便有人发现了这里的情况,也都纷纷侧过头去不愿过问,或者高举手中的酒瓶,狂呼一声看热闹。

      没有人主动站出来制止,同样也没有人愿意主动去招惹麻烦,也或许是因为刺猬头名声在外,令人不愿招惹。

      “出事了!”

      亲眼见证这一幕发生的心恬,慌忙站起,心中更是一紧,泛起了冲上去阻止的冲动。

      英雄救美的戏码,真就遇到第二次?

      如果冲上去,昨天没断的腿,今天怕是保不住了……

      ‘呸!今天跟昨天能一样吗?

      昨天身边没人,只能打幺幺洞,今天身边可全是大佬,

      心恬没有冲动,仔细思考着能够帮到花雨的办法。

      因为性格原因,心恬几乎从不会主动去招惹麻烦,不管走到哪里,对于那些所谓的‘黑哥’,或者长相冷漠的人,他也是远远避开从不接触。

      这也是正他第一次见到高泽远时,所担心的,不过好在高泽远第二天发生了逆天大转变,变成了个憨憨。

      歌舞厅这种场合心恬同样是避而不及的,今天纯粹是感觉冷落了婧公子,而且是跟着室友一起,也就放下了些许顾虑。

      却没成想,第一次蹦迪就亲眼见状这种情况的发生。

      此时,心恬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心底也颇有些慌乱,一时间怕是想不到办法。

      ‘宇桢!找宇桢!他不是跟这家大熊猫歌舞厅有熟人吗,找他帮忙!’

      心恬跟身边的高泽远和刘星俊讲述了情况后,二人心领神会半懂不懂,只知道事态紧急!

      开始正经的在舞池中寻找婧公子。

      另一边,也进展到了新阶段。

      那银发刺猬头带领着另外几人,将脸色如常的花雨挤到墙边,他们并排站立形成一道高高的墙壁,将花雨完全围困住。

      刺猬头脸上带着猥琐的笑意,优雅的从裤兜中掏出一只临时用卫生纸叠成的白色玫瑰花,他将玫瑰花反过来,轻轻沾些杯中的红酒,白色玫瑰花顿时被染红,他递到花雨的面前,问:“小姐姐,约吗?”

      “不约。”

      花雨淡淡的回答,侧身扭头从夹缝中观察舞池里的情况,忽而问:“你们没其他的事,可以走开吗?我现在有点忙。”

      银发刺猬头仿佛没听到花雨的话一样,将玫瑰花扔给身边的小弟,把手里的红酒递给花雨,笑问:“那要不要跟我喝点?”

      “不要。”

      花雨淡淡的回答,有些无奈的回问,“不过,你能不能先让开?我说了,我现在有点忙。”

      银发刺猬头仍然不以为意,开始了常规的言语哄骗:

      “小姐姐身材这么好,长得肯定很漂亮,为什么带着口罩?”

      “小姐姐头发好长,跟你的身材特搭!”

      ……

      经过三人几分钟的寻找,心恬终于找到了婧公子。

      此时婧公子正在人群中,端着酒杯,跟一位姿色绝佳、身材上好、狂舞甩发的女生,饮酒热舞。

      婧宇桢扭动纤腰和翘臀,凭借自己不俗的样貌和舞功,与那女生眼神放肆交流,脚下不断接近,正当婧宇桢成功接近到那女生身边,准备开始做些甜蜜的语言交流,谈些人生和理想的时候。

      “宇桢!宇桢!”

      婧宇桢感觉到有人在拽自己裤子,扭头看去,505小团伙的另外三人,正站在自己身边观看自己热舞。

      婧宇桢此时有些不知所措,向身后狂舞的小姐姐举了举酒杯,尴尬一笑,与505小团伙集结到了一起。

      “不是给你们准备了能醉三回,撑三顿的酒和零食了吗?咋的了?不够吃?”婧宇桢面露疑惑的问:“难不成,你们想回去了?这么多小姐姐你们都看够了?”

      当下,心恬为婧宇桢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告知婧公子自己的朋友遭人给围了。

      婧公子恍然大悟,又懵又疑的问了句‘你昨天刚来,啥时候有的朋友?’,接着就去找了自己那熟人。

      而心恬三人,则找个了角落,继续观察花雨的方向。

      心恬心中不禁嘀咕,‘混混小团伙怎么还不出现?’

      而此时花雨的处境,着实有些……

      不太正常。

      将花雨围住的银发刺猬头小团伙,正絮絮叨叨的问着花雨各种问题,每一个问题都暗指着一个目的。

      “跟哥哥走,好好疼爱你……”

      经过几次抵抗,发觉到自己冲不出去的花雨,干脆静了下来。

      花雨压下白色运动帽遮住闭上的眼睛,双手交叉在胸口,双脚并合靠着墙壁静静站立在那里,竟然显得那么镇定……

      不管刺猬头什么甜言蜜语,她完全不听、不问、不回答,弄得刺猬头小团伙很没有成就感,并且异常尴尬。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刺猬头也不敢对花雨做的太过分,所以他提起了先把花雨弄出去,剩下什么都好办的想法。

      刺猬头向身边的小弟使了使眼色,几位小弟会意,抹掌擦拳就要对花雨出手。

      就在这时,银发刺猬头感觉到肩膀被放上了手掌,浑身忽然一惊。

      银发刺猬头和他的小弟们转身看去,四位体型不一,两胖两瘦的人站在他们身后,那四人相貌堂堂且面色凝重,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人。

      正是混混小团伙除了方秋潮另外的四人,吴羽岚、花键、庄纯和庄恒。

      随着刺猬头转过身来,吴羽岚收回手掌,俯瞰那刺猬头的阴暗的脸上,写着大大的‘不爽’。

      那刺猬头虽然比吴羽岚矮上那么一截,但是他仗着身边小弟比对方多一人,丝毫不惧。

      仰头与吴羽岚……

      深情对视!

      躲在远处偷偷观察的心恬,不由得缩了缩脑袋。

      “你躲什么?”高泽远疑惑的问:“有人出来帮忙了,还不快点去帮你朋友?”

      心恬向高泽远抛去了个无奈的表情,指了指自己左脸。

      高泽远见状,扮了个难看的鬼脸,脑袋上仿佛出现三个问号,歪歪头表示没懂。

      心恬摇摇头表示现在说不清,示意他继续看。

      “有事?”刺猬头冷冷的说。

      “你后面。”吴羽岚侧侧头看了眼刺猬头身后的花雨,“我朋友。”

      “呵!”

      刺猬头呵笑一声,“你说是你朋友就是你朋友,我还说她是我朋友呢。”

      “你已经耽误了我们很长时间了。”吴羽岚脸色愈发阴暗,皱着眉头说:“我不想在这里惹事。

      现在!让开!”

      “呵呵。”刺猬头双手插袋,悠哉悠哉的笑了笑,脸色瞬间变得更加阴冷,瞪着吴羽岚恶狠狠的说:“知道你耽误了我多少时间吗?如果不是你,这么漂亮的妞我已经到手了,

      知道吗!”

      刺猬头大吼一声,口水飞溅了一片。

      吴羽岚抹着脸,动作又轻又慢,但手背上鼓起的青筋又将他愤怒的情绪完全展露出来,吴羽岚眉头蹙成一团,死死瞪着那刺猬头,每个瞬间都是动手的前兆,但意外的是,吴羽岚却忍了下来。

      他没有向刺猬头出手,就那么死死瞪着他,像是顾虑着什么。

      这不符合他的作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