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来敲门电影下载

      四人小队,一人遇难。

      虽然亨利的悲惨结果是他自己的一意孤行所造成的,但是看着一位探秘者同僚在自己的面前变成了灵魂筹码,还是给肖恩和凯瑟琳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冲击。

      肖恩只觉得浑身变得冰凉,要尽力控制才能让双手不会微微颤抖。

      不过,此时的月光仍然沉浸在弹奏之中。他闭着眼认真弹奏,没有回头,根本不过问身后发生的事。

      “我们继续吧,‘迷雾’先生。”乔克向肖恩摊开双手。

      肖恩回过神来。

      虽然亨利已经死了,不过,事情已经进展到了现在,调查势必要继续推进下去。

      肖恩强行镇定心神,双手交握,说道:“在继续之前,乔克先生,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一问你。”

      “说吧。”

      “之前,在新约市十三大道上,接连发生了多起帮派成员器官失踪的事件。他们是因为跟你赌博而输掉了自己的器官吗?”

      “赌鬼乔克”非常干脆地点了点头:“没错——因为他们都是新约城有头有脸的人物,而且我也确实感觉无聊,所以,为了打发时间,我给这些自愿来到暗流街的人一些特权——不需要经过前面赌局的考验,就可以直接跟我对赌……”

      “我明白了。”肖恩点了点头。

      比尔想要知道的答案就在面前——第十三大道的悬案已经找出了罪魁祸首。

      但是,现在的局面要如何收拾呢?

      通过刚刚的赌局,肖恩现在手头还有七十几枚筹码。

      但乔克却有二百四十多枚。

      不谈仍有相当差距的牌技,肖恩的筹码量就占很大的劣势……

      肖恩知道,自己如果想带着凯瑟琳和月光出去的话,这点筹码是绝对不够的……

      “很难赢……”肖恩心中发凉,双手紧握,“不过我不得不赢……

      “到底还有什么办法?”

      还在思考着对策的肖恩,忽然感觉到贴服在自己内口袋的探秘者扑克震动了几下。

      接着,是接连不断的震动。

      那是探秘者用扑克沟通的摩尔电码。肖恩能迅速地将震动转译为语句。

      一番震动过后,他忽然恢复了一些信心……

      “继续吧,乔克先生。”

      乔克非常满意地坐直了身子。

      铁面荷官继续开始派牌。

      接下来几轮,肖恩开始在赌局中消化从亨利身上学到的技巧。他发现自己已经能顺畅地阅读牌桌上发生的一切。可是,他仍没有发现用牌技征服乔克的可能。

      弗朗克之前说过,乔克是世界上,包括世界深处在内,最强的牌手——这话是真的。

      不论手上是什么牌,他能完全自如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并且精准地把握每一局的损失和收入。这种精确,就像是有着预知能力一般。

      肖恩相信,乔克的每一个决策,都已经做到了一个牌手能做到的极致。

      他的诈唬让对手完全看不出破绽。

      识破对方的虚张声势之时却如同火眼金睛。

      当他拿到冤家牌的时候,也能在最合理的时间及时止损。

      输的时候,输最少;赢的时候,赢最大。

      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牌手……

      不过,肖恩接下来却压制了他,从他的手上赢回了不少的筹码。

      而且,此刻的肖恩已经有信心战胜这位世界上最顶尖的牌手。

      最为敏锐的牌手都发现了一些端倪。场上正在发生一些诡异的事情。

      肖恩的牌技确实是在慢慢提升,但是他还没到可以碾压乔克的时候……但是,他此时的表现,却似乎已经能完全看穿乔克的手牌!

      没有人知道,肖恩内口袋的探秘者扑克,正在不断震动,将乔克手中的牌告知肖恩。

      而那个用灵力震动探秘者扑克牌的,就是一直背对着赌鬼乔克,一直在投入地弹着钢琴,看上去浑然不知身后赌局发展的——月光。

      由于沉浸在旋律中,他的眼睛大多数时候都是闭着的。只有偶尔才会睁开眼睛,但也似乎由于沉浸在乐曲中而显得出神。

      没有人会知道,在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视线穿过了三角钢琴被支起的琴盖,正通过钢琴后面玻璃窗上的反光,偷看乔克在一瞬间掀起的手牌……

      从一开始,月光就不单单是为了弹琴。为了最后的胜利,他早就将自己埋伏好了。

      他比看上去要狡猾、智慧许多……

      探秘者扑克又在震动,肖恩默默转译着震动的频率:“对方的牌是,梅花7和红桃A……”

      河牌已经全部出现,最后一轮提注。

      乔克又想诈唬肖恩,他连对子都没有,却一直跟重注到了最后一轮,赌池里已经有了六十几枚筹码。

      “我必须尽快逆转局势,必须尽快解决战斗……”肖恩对于正面跟乔克进行扑克对决,已经没有太多信心。而且,月光正在偷看乔克手牌这件事情随时可能会败露,所以他只能找准机会迅速解决战斗。

      而那个机会,就是现在。肖恩将自己所有的筹码推入了池中:“全押。”

      他寄希望于乔克能跟注。这样,虽然不能在这一把赢得乔克所有的筹码,取得完全的胜利,他也能赢到数目相当可观的筹码,这之后,他的筹码量将超过乔克。

      乔克看着巍然不动的肖恩,先是有些惊愕,继而笑了起来:“迷雾,你跟你的面具可不像,不仅能轻易被一眼看穿,还是个容易上头的牌手……

      “我,跟注!”

      进圈套了!肖恩心脏狂跳不已!他将取得这局游戏中,迄今为止最大的一场胜利!

      乔克翻开了底牌,一张红桃A,一张梅花A。

      对A,比肖恩的对J要大。

      “怎么回事?”肖恩震惊地呆坐着,看着乔克将自己所有的筹码收走。

      “你肯定是在想怎么回事吧?”恶灵牌手恶狠狠地笑着,“‘明明他的手上是梅花7和红桃A啊,怎么梅花7会变成梅花A’呢?!”

      乔克恣意张扬地模仿着哀伤、迷惑、愤懑的语调:“难道是我的同伴,那个在乔克身后一直偷看牌的钢琴家,把牌给看错了吗?!”

      轰隆一声,月光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拖出了琴凳。

      乔克隔空紧紧捏着月光的喉咙。钢琴家的脖子被捏出了深深的指印,月光在空中奋力挣扎着,双手似乎被禁锢了一般无法抬起。

      “噢,可恶的小老鼠……”乔克恶狠狠地咬着牙,厌恶地瞪视着月光,“竟敢在我的赌局上帮忙作弊……

      “小老鼠,虽然你钢琴弹得不错。不过很可惜,作弊者只有一条路。”

      “那就是死!”

      乔克扼住月光脖子的手忽然变得指骨分明,肖恩甚至能听见指节因为忽然加大力量而发出的骨擦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