肌肉特警的YIN荡生活

      长途跋涉,真的是长途跋涉。

      在海上做完中二无比的宣战讲演之后,齐开一路上完全是度秒如年的回到了檀香山。

      期间,经过哈瓦那的时候还把以哈瓦那平民为要挟的阿诺德顺手捎走,一群人炮管子指着平民百姓,大摇大摆的穿过巴拿马海峡,回到了自己的老家。

      这一趟旅程如果说要论谁过的最开心,那铁定是蒙大拿和翔鹤了。俩姑娘经过最开始的互不相容,到最后达成协议,和平的共享名为齐开的抱枕。而齐开对于自己沦为玩偶,谁想抱就抱的事情也懒得管了,因为到最后这人基本已经意识模糊了,自己在哪已经不重要了。

      相比起齐开那边的轻松愉悦,阿诺德兄弟这边则就压抑多了。

      一离开人类的领海,进入黑海,阿诺德的身体就开始急转直下。比起齐开基本处于失去意识的状态,阿诺德则根本没多长时间拥有意识。

      看着虚弱至此的弟弟,埃菲尔提斯除了握紧拳头,没有任何办法。

      “放心,死不了。”路上,齐开有一阵子忽然恢复了清明,这一度让他以为自己是回光返照,快要不行了:“等到了我的港区,冻起来就没事了。”

      埃菲尔提斯看都没看齐开一眼,满脸忧心忡忡的看着自己的弟弟。

      齐开找了杯饮料,瘫在一旁的沙发里,本来被黑海变异后的皮肤就很苍白,现在白的更是和一张纸一样:“你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咱们谈谈接下来的计划。”

      “接下来?”埃菲尔提斯冷笑了一下:“你既拿到了对东海开战的借口,又成功的利用舆论把哈瓦那的平民全部疏散走了,现在还有什么能阻止你攻下哈瓦那?”

      “你啊。”齐开捏了捏眉心:“你弟弟帮了我很大的忙,如果没有他陪我演这出戏,我连向全世界发声的渠道都没有。”

      “政府之中不是有人在帮你吗?”

      “他们又不能明着帮我。”齐开叹了口气:“就算全世界都知道政府想利用我搞垮提督,但是他们也不能做的那么明显,让平民知道。”

      “所以你就利用我弟弟,钓亚历山大,用亚历山大来证明他黑海代言人的身份。”埃菲尔提斯说着,转过头怨毒的看着齐开:“一旦亚历山大用实际行动坐实了本尼黑海的身份,你立刻让政府过来摘桃子,名正言顺的把这件事拿到台面上来。”

      “毕竟,如果亚历山大秘密的把你弟弟拿下,然后再把事情压下去,打死不承认有这个人我可是很难办的。”齐开挑了挑眉,脸上难得露出愉悦的神色:“所以你弟弟帮我了很大的忙,我答应他的事情也就必须要完成。”

      “真的想不到,一年多没见,你居然这么会做生意了?”埃菲尔提斯站起身,走到齐开面前,居高临下阴沉的俯视着齐开:“和我们兄弟分开做生意,两头取巧,自己一分钱不用付出,还赚的盆满钵满。”

      齐开笑了笑:“你可以拒绝啊。只要你决绝和我的交易,大不了我就当个言而无信的奸商呗,让你弟弟自生自灭。不过他现在这个样子,恐怕不会知道我最后到底有没有履行了承诺吧。”

      埃菲尔提斯一滞,整个人向一只狮子,凶猛的扑到了齐开的身上,双手死死的掐住齐开的脖子。

      齐开眼睛眯了眯,将手里装着饮料的杯子放到阿尔及利亚手里,然后转身拍了拍蒙大拿:“松开他。”

      蒙大拿犹豫了一下,松开擒住埃菲尔提斯后颈的手。

      埃菲尔提斯死死地咬着牙,双目逐渐充血:“你是魔鬼么?”

      “是的。”齐开坐起身,点了点头:“这话我记得我说过很多遍了。原本的齐开在威科岛就死掉了,和他将近200个同学以及学校众多教官一起死了。现在活着的,只是拥有齐开一切的恶鬼,从地狱的最深处爬回来,向全世界复仇。”

      埃菲尔提斯沉默了一下:“东海就是第一个?”

      “是的。”齐开收起脸上的笑意,目光严肃:“他既然蠢到会被鼓捣来当刀子,那么他就应该有第一个被人折断的觉悟。”

      “如果他没有呢?”埃菲尔提斯反问。

      “没有就没有呗。”齐开耸了耸肩:“他没做好死的准备我就不杀他了?怎么可能。”

      齐开说着,脸上的表情逐渐阴郁:“所有参与威科岛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包括你父亲?”埃菲尔提斯迟疑了一下。

      “......”齐开看了埃菲尔提斯一眼:“想想人类各种传说、戏剧中弑父的家伙,你觉得我像哪一个?”

      “我并不关心那些。”埃菲尔提斯回答道。

      齐开撇了撇嘴,露出一个弧度:“A Lannister always pays his debts.虽然我不是就是了。”

      齐开说完转身默默走出了舱室,随后外面又传来他剧烈的呕吐声。

      埃菲尔提斯沉默着,回过头又看了看自己的弟弟,望着他苍白的脸,轻轻用他的手抵住自己的额头:“凭你也算是狮子?”

      而与此同时,在遥远的地中海。

      彼得混乱的指挥室被粗鲁的推开。

      “总督,总督!”马飞慌里慌张的拿着一张报纸走了进来:“新闻你看了吗?”

      马飞一愣,定睛一看报纸的头条,心想老子看的是直播,但嘴上还是平静地说道:“看了,怎么了?”

      “怎么了?黑海有人类提督你难道不吃惊吗?”马飞一顿,脸上的焦急瞬间被愤怒取代:“我是真的没想到居然会有人这么不要脸的投奔黑海。”

      彼得立刻皱眉咳嗽了一声,心想要不是你说的那个不要脸的人,你估计已经被亚历山大秘密处决了:“说不定他有什么苦衷吧。”

      “有什么苦衷能让他对自己的同胞下手?”马飞愤怒的敲打着彼得的桌子:“总督你有没有想过,他可能就是提督!是我们学校的学生?而现在,我们这个校友,正盘算着怎么攻击人类,怎么屠杀自己的同学!”

      说到这里,马飞一愣,脸上原本因为愤怒而赤红的脸色立刻白了下去:“如果...如果他真的再筹划怎么杀死提督...那,我,齐开...威科岛的事...会不会也是他谋划的?”

      彼得听到马飞的猜测,胸口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你这,有点武断了吧。”

      “怎么武断了?”马飞又一次敲击了桌面,眼神游离而惶恐:“......没错,没错。就因为他是提督,所以威科岛上的事情他都清楚...就因为他是提督,所以才能那么轻易的偷袭学校的教官......没错,一定是他,一定是他!”

      别的看着马飞脸上的怨毒,心中一万匹草原泥地马飞奔而过。

      “出兵吧,总督!”马飞自言自语分析完毕,第三次敲击了彼得的桌子:“他现在居然敢这么公然向东海宣战,那么就说明他一定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我们不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战友和同学就这么白白送死!出兵吧,总督!”

      彼得一脸崩溃的捂着自己的脸,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算是吐槽也得有个头啊。你这疯狂帮助害死你同学的凶手,然后迫害唯一想要朝凶手复仇的幸存者是要闹哪样?

      “听着,马飞。”整理好了思绪,彼得重新管理了一下面部表情,严肃的说道:“首先,我们自顾不暇。虽说夏威夷大海战,我们的损失是最小的,但是我们舰队要负责大西洋和地中海的安全工作。你来到我这里你也应该知道,七海之中,治安官和辅佐总督的提督的数量,西海是最少的。上次去参与夏威夷海战已经是我们的极限,如今更别提什么去帮东海舰队了。”

      “可是......”马飞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却被彼得打断。

      “其次,假设我们去了。那么我们能派出的部队有多少呢?西海的治安官是不能动的,我麾下的提督......好吧,就你一个。”说到这彼得稍微尴尬了一下:“我们能派出的舰娘总共也就你的和我的。我的不说了,肯定是主力,你呢?你能派出多少?”

      问到这个,马飞也失落了:“三个。”

      小半年间,为了达成和齐开的约定,马飞非常努力的带着大凤,在四处征战。来到西海之后,这里的黑海很少,马飞就干脆向彼得要了艘船,整天在外海转悠,捞船。可即使肝到这种程度,他首抽时的运气也没能复刻,仅仅捞出来两艘船,也都是驱逐舰,虽然说出来有些难听,但是在一场大规模海战中,两艘驱逐舰真的无足轻重。

      “你看,三个,连我的零头都比不上。”彼得叹了口气:“我给你不讲道理地舍四进五一下,算你十个。你我加起来,到了东海,到了哈瓦那,算上他亚历山大,算上东海所有治安官,和东海旗下的提督,你觉得我们能打败那个黑海提督吗?”

      马飞又沉默了。

      想上次夏威夷大海战,就算有七海第一的北海提督亲自坐镇指挥,人类联军也仍然无法撼动黑海的存在,现在就凭他们这几个臭鱼烂虾,真的能够和黑海相提并论?

      “你看,你也知道。”彼得叹了口气,继续苦口婆心:“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拿你经常说的游戏举例。假设你是游戏主人公,你现在虽然不能说是一级,但是说你不到五级没错吧?对面呢?对面显然就是这个游戏里一百级满级的大boss。现在大boss要去屠杀70级的NPC,就算这个NPC在重要,能让你去吗?不能啊。”

      彼得站起身,紧紧地握着马飞的双手,言语真挚:“就算自来也死了,鸣人不也得从妙木山回来才能复仇吗?听我一句劝,想要拯救世界,老老实实捞船去,肝并不能取代所有,但是不肝你一无所有。”

      马飞低着头,牙齿上巨大的力道,让他嘴里不断发出咯咯的声音。

      彼得微微叹了口气,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行了,这件事到此为止。你回去吧。”

      马飞站着没动。

      “要我送你吗?”彼得叹了口气,泥人也有了三分火气。

      马飞狠狠地握了握拳,像是打定了什么主意,朝彼得敬了一礼,然后快步离开了指挥室。

      前脚马飞刚走,衣着有些凌乱的黎塞留就从办公桌下钻了出来:“还是个孩子啊。”

      “是啊,谁说不是呢?”接过黎塞留的手,彼得很自然的将自己的大老婆揽进怀里:“你说齐开看上他哪了?这不就是个认死理的小孩子吗?”

      “或许他就是看中他这点了呗。”黎塞留温顺的伏在彼得胸口:“现在的提督啊,就是大人太多,小孩太少,所以才会变得这么现实。原本我们舰娘和你们提督都是故事里才会出现的东西,我们应该象征人类最美好的想象才对,结果呢?你看看你们一个个。七海提督,说的好听,我觉得叫七大罪还差不多。”

      “怎么说话呢,照你这么说,你老公我岂不是成了色欲?”彼得脸上装作不高兴的样子,用牙轻轻咬了咬黎塞留的鼻子。

      “您也配叫色欲?”黎塞留不屑的撇了撇嘴:“我看您是怠惰还差不多,色欲还是留给远海那位总督吧。”

      “噫,你提那个变态干嘛,呸呸呸。”提到远海提督,彼得脸上立马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恶心:“不说这些煞风景的,我们继续?”

      “我能拒绝吗?”黎塞留在彼得身上坐好,风情万种的一撩自己金色的大波浪,胸前立刻露出大片雪白。

      而在总督楼下,大凤看到了自己的提督。只是现在的马飞,浑身上下都缠绕着一股可怕的气息,让大凤和其他两个小姑娘话都不敢说,只能默默地跟上他的脚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