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坏蛋今天危险期快拔出来

      众人紧随阿雅跟了进去,很快就发现了村中的古井以及其中隐隐传出来的尸臭。

      嬴无殇侧目看着那口井,从怀中拿出绢帕捂住了鼻子。

      其他人几乎也是先后照做,何止则是作为奴才,第一个上去想要为主子查探一下井里的情况。

      “何止,算了吧!”嬴无殇开口道。

      这种事已经很明显了,根本没有过去查探的必要!

      “爹爹,娘!!!”远处的阿雅大喊着已经有了哭腔。

      大致情况已经了解了,嬴无殇也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转身道:“何止,去把阿雅带过来,回去了!!”

      村庄里到处都是斑斑血迹,可以明显感受到屠村时候的惨状,众人也不想再继续待下去了。

      没过多久,何止就抱着阿雅回来。

      一行人也顾不上阿雅哭闹,径直朝着繁华城返回了。

      这一切众人都看在眼里,却没有人对此发表任何意见。

      当晚,他们在离繁华城还有三个多时辰的镇子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就赶回了繁华城。

      ……

      “这些人看我们的眼神好奇怪!!”

      叶千繁首先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糟了!!!”作为主角,叶千辰的思绪极快,几乎是第一时间心中有了猜测。

      家里出事了!

      他当即策马狂奔,也顾不上街道里拥挤的人流了。

      看来计划一如既往的顺利……嬴无殇不禁嘴角微扬。

      眨眼工夫,叶千辰和叶千繁双双策马离去,嬴夜上前询问道:“九哥,我们也尽快跟上去吧!”

      嬴无殇正要答应,就见到了那日的捕快张六躬身上前,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位公子,不知道您什么时候能去衙门一趟??”张六表现的十分谦卑,因为他在眼前这位公子面前总觉得低人几等。

      “滚开,我家主子想去的时候自然会去!”何止厉声喝道。

      “还请这位公子尽快去衙门一趟,感激不尽!!”张六恭恭敬敬地退开,根本没有阻拦的勇气。

      随后,嬴无殇等人也策马朝着叶家奔去。

      等他们到了叶家门口的时候,叶千辰牙呲欲裂,青筋暴起,看起来异常愤怒,当时就策马而去,并没有与任何人说话。

      “哥哥,哥哥……”紧跟着出来的叶千繁一脸的担忧之色。

      “叶小姐,这是怎么回事?”嬴无殇满面狐疑道。

      叶千繁看着自家哥哥消失在街角,转头语无伦次道:“我父亲他,父亲他……”说着说着就哽咽了起来。

      “别,你别哭啊!”嬴宁一脸心疼。

      “请你们跟我走,等会儿就明白了!!”叶千繁转身上马,策马狂奔。

      嬴无殇三人紧随其后。

      不多时,一行人就到了繁华城中心的菜市口。

      只见叶父双手竟被钉在一个十字木桩上,脸色惨白,眼看就快要断气了,而暴怒的叶千辰则是对峙着数十人,气得浑身都在颤抖。

      “父亲,父亲大人……”这小姑娘叶千繁哪里见过这样的画面,竟瞬间瘫坐在地上,歇斯底里地哭了起来,“父亲大人,父亲大人……”

      她的哭声撕心裂肺,每每看上他父亲那悲惨模样一眼,她就要捶捶自己痛到极致的胸口才能有所缓和。

      “千繁……”嬴宁一看,立刻下马上前将叶千繁抱在怀中,尽量不让叶千繁去看眼前的凄惨画面。

      “白涂,你们这群狗东西,今日我叶千辰一定要杀了你们!!”话音刚落,叶千辰就提剑冲了上去,去势决绝,大有一往无前之意。

      【叮,成功压制天选之子叶千辰(73777\/77777),掠夺天道气运+2000】

      自己似乎没有出手,这也能掠夺得到?

      嬴无殇对此稍显诧异,而且还掠夺了这么多?

      不过这天到系统除了掠夺气运,几乎是不给说明的,大致只能猜测:八成是因为他的存在,导致了叶千辰父亲受创的时候,叶千辰不在身边的缘故。

      反正不管怎么样,只要掠夺到气运,谁又在乎是因为什么呢?

      嬴无殇骑在马上,在旁看起了戏,并没有第一时间出手。

      叶千辰一人一剑,与那数十人开始大战。

      远处白麟带嘲讽之意,静静地享受着眼前不知天高地厚少年的愤怒。

      白涂、白叶二人面有所忌地看向远方坐在马上,悠然自得的公子。

      “白麟,快看那边骑在马上的人。”白涂提醒道。

      白麟早就在那人来时发现了,只见他骑在马上,神色间悠然自得,仿佛一切都沉着在胸,目光甚至没有正视他人一眼,仿佛一位高高在上的帝王。

      这种感觉我只在九皇子楚傲天身上感受到过,而眼前这人给人的压迫感更加强烈,他到底是什么人……白麟双眼紧紧盯着来人,呼吸稍滞。

      随着几声惨叫,很快白麟带来的那些爪牙就被叶千辰轻易解决。

      随后,叶千辰的第一目标就是把自己的父亲赶紧救下来,可那白麟、白涂怎么会给他这样的机会?

      “休想!!”白麟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第一时间持剑迎了上去。

      白麟来势极快,肉眼难辨,逼得叶千辰也不得不后退防御。

      “九皇子,来人是道天境中期,那叶千辰未必是他的对手!”

      幽影的声音传入嬴无殇耳中。

      是吗?

      嬴无殇嘴角上挑,心中满是玩味。

      下一瞬,白麟和叶千辰持剑相交,白麟修为稳稳压制,而叶千辰是靠着极致的剑法领悟才堪堪站了个平手。

      不过,二人修为相差甚远,此消彼长之下,不多久叶千辰就会败下阵来。

      但嬴无殇不觉得叶千辰会输,毕竟拥有大气运的叶千辰绝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作为重生强者,他必定有什么杀招!!

      二人相斗,剑法凌厉,本来还在街口看戏的行人纷纷退了又退,生怕自己被波及。

      “呵,果然是天印宗的高徒,确实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白麟稳稳压制,神色间,游刃有余。

      叶千辰那双眼睛圆睁,似要喷出火来,“是你动了我的父亲??”

      白麟不以为意道:“就你父亲那点修为,还需要我出手吗?”神色间,尽是鄙夷与不屑。

      “你找死!!!”说话间,叶千辰的剑法越加凌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