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你身上两个黑葡萄

      第一百八十七章沙钱

      一位穿绿衣的修士听后说:“此处除了沙子还是沙子,因此,我实在想不出,世人在此能找到什么活干,”红衣女子听后说:“世人们能否学修士们,在城外建屯田堡,等堡建好后,世人去堡里屯田的,”短发男子听后说:“你别说笑了,你知道建一个堡,要费多少功夫吗?另外,若是怪物来了,世人如何守堡?另外,若世人们都住在堡内,那么此城的人气,还是高不了,”之后,众人又讨论了很久,然后固沙城县令说:“讨论了很久,也没讨论出让世人,能够在此长久谋生的活,因此,我们散会,等到了明天后,我们再继续讨论此问题,”韦行成听后说:“我倒是有一个想法,但是此想法不完善,因此,我不知道是说呢?还是不说呢?”固沙城县令听后说:“你说,”韦行成听后说:“我们之所以给世人找不到活干,是因为此处大多是沙子,而沙子又没有什么用,我说的对不对?”固沙城县令听后说:“你这不是说废话吗?”韦行成听后说:“没用的东西,往往就有用,”固沙城县令听后说:“具体说说,”韦行成听后说:“我记得史书上记载,铜这种东西,你若把它制成兵器或农具,那么铜兵器和铜农具,都不如铁的兵器或铁的农具锋利,而若把它制成家具,那么铜家具又没有刷油漆的家具好,因此,铜没有什么用处,它没有什么用处,所以,古人把铜制为铜钱,而现在,沙子也没有什么作用,因此,我们能否把沙子制为沙钱?等沙钱弄好了后,我们把它,在特殊的地方,当钱花,”众人听后哈哈大笑,固沙城县令听后说:“别笑了,你们让他胡说八道完,”韦行成听后说:“太阳系里的每颗星星,都是相互吸引的,也就是说,你拉着我,我拉着你,如此拉着后,太阳系里就有了相互制衡,太阳系里的各个星星,相互制衡后,每颗星星就会照它们的轨道运行,另外,假如火星上的人,向木星上的人,买很多水果,等水果被运到火星上后,火星就变重了,火星变重后,它就能把它的,许许多多的卫星,给吸来,等它吸来它的卫星后,它就变的更重了,于是,它可以将木星吸来,如此的话,太阳系就毁了,为了使太阳系不毁,火星人向木星人买苹果时,要交给木星人,和苹果一样重的东西,那交什么东西呢?交沙钱,因此,沙子在特殊的地方,就可以使用了,”众人听后,笑倒了几个,固沙城县令见此说:“你懂星星的制衡之术?你不懂,散会。”

      一天后,众人又聚到一起开会,开会不久后,韦行成说:“见岩洞洞底,有很多很多的固沙石,修士可把固沙石,弄成城砖,然后世人去卖城砖的,如此的话,世人不就有很多活干了?”短发男子听后说:“你说的这个法子,有人提过一次了,此人提过后,我们讨论了一会子,然后我们认为此法子不行,而你现在又将此法提了出来,因此,我猜你开会时睡觉了,开会时睡觉不好,因此你,别睡了好吗?”韦行成听后说:“你们否定此法的原因是:‘见岩洞没有楼梯,且很深,且垂直向下,因此,世人们无法下到洞底开采固沙石的,无法开采固沙石,还如何造城砖等,’而我刚才所说,是让修士下洞采固沙石,如此的话,此法可行,”红衣女子听后说:“照你所说,把固沙石制为固沙浆,以及把固沙浆和沙子弄为城砖,以及把城砖运到见岩洞上,都是修士干,那世人还有什么活干?”羊乐听后说:“刚才我队长不是说了吗?世人把城砖运到很远处卖的,另外,把很多沙子,运到见岩洞边,这个活,世人也能干,”红衣女子听后说:“那世人和修士,如何分利润?”来道听后说:“如何分利润,让干活的世人与修士,自己定,”短发男子听后说:“若世人远距离运城砖,遇到怪物怎么办?”韦行成听后说:“可以让很多很多世人一起运城砖,同时,世人可雇几个修士护卫他们,”红衣女子听后说:“虽然固沙石很多很多,但是它终究有,被采完的一天,等它被采完后,世人还能干什么活?”羊乐听后说:“你想的真远,”韦行成听后说:“等到固沙石没了,那意味着此处的很多的沙子也没了,没有了沙子后,沙子底下的土,就暴露出来了,有了土后,世人就可以在土上,种植各种农作物了,能够种地,不就有活干了吗?”红衣女子听后说:“世人种庄稼时,怪物来捣乱怎么办?”韦行成听后说:“怪物不会来捣乱的,因为固沙石采完,得用很久的时间,这段时间里,会有很多修士来此屯田建堡,他们建的堡,会将世人的庄稼地,包围起来,如此的话,怪物敢去捣乱的吗?”红衣女子听后说:“那若是沙子还有很多怎么办?”韦行成听后说:“可将一处地方上的沙子,移到一边,等一处地方上的沙子,被世人移完后,沙子下的土,就暴露出来了,然后,世人可把土也移走,等土移走很多后,就会出现一个大坑,然后,世人将沙子,填入坑中,等沙子消耗完后,世人再把土盖在沙子上,等土盖完后,土地就出现了,另外,土地周围会有很多的屯田堡,这些屯田堡会给此土地挡风沙,所以此土不会被风沙侵袭,不会被风沙侵袭,因此,此土不仅不会退化,而且它的产量会很高,”红衣女子听后说:“此法,要干很多活后,才能种上庄稼,因此,谁愿意使用此法?”短发男子听后说:“此法要是有如此优惠配合,就会有很多世人,使用此法了,另外,如此优惠是:‘世人使用此法得到的土地,可使用很多年,同时,若是世人在此土地上,从事农业工作,那就对世人免税,若是从事其他工作,收税不变,’”一位穿黄颜色衣服的女子听后说:“我突然有了个想法,此想法是:‘可以将沙子卖给别人垫地,具体的说:‘买沙子的人,买了沙子后,将土地挖一个很深的洞,之后,将沙子填进洞里,然后,再盖上土,如此的话,地就垫好了,’’”短发男子听后说:“投入的本很大,而获利甚少,因此,得亏死,”固沙城县令听后说:“我总结一下此会,此会我们研究出,如下共识,一是,我们派一些人去别的城,招募世人来此干活,二是,我们要建很多房子等,三是,让世人干卖城砖这个营生,这些共识一出,会就开成功了,因此,散会吧,”众人听后,离开了此地。

      等韦行成等人,离开了此地后,韦行成等人,就直往威沙堡飞去,等韦行成等人,上了威沙堡的房船后,韦行成就看到,日知等小孩在钓鱼,于是韦行成就对日知等人说:“你们整日游手好闲,一个字也不读,”日知听后说:“我天天学习,只是你没有看到而已,”韦行成听后说:“你学没学,我只要考考你,我就知道了,”日知听后说:“你考吧,”韦行成听后说:“你先把你手中的鱼竿收了,然后我考你,”日知听后说:“用不着吧?”韦行成听后厉声说:“我马上就让你知道,是用得着,还是用不着,”日知听后,赶紧把鱼竿收了,韦行成见此说:“你们怎么不收?”其他小孩见此,也收了鱼竿,之后,众小孩跑到韦行成身边站着,韦行成见此说:“日知,你给我解释一下‘道’这个字?”日知听后说:“道的左边是一个辶字,而它的右边,是一个首字,因此,它的意思就很清楚了,它的意思是,把某种思想缩减为一,之后,一能走的动,就是道,比如,可把儒家思想缩减为一,此一即是‘仁’,这个仁若是在人世间能行的通,那么它就是道,即仁道,又比如,可把道家的思想,也缩减为一,此一即是‘无为,’若无为能在人世间行的通,那么无为也是道,即是无为之道,”韦行成听后说:“解得马马虎虎,接下来你再给我解一下‘武’字,”日知听后说:“武由三部分构成,即由一、止、弋组成,这一刚才我说了,它是道,而这止字,是停止的意思,至于这个弋字,是箭枝的意思,合起来就是,用道使别人不射箭,而道有千万种,所以武可以解为,用正义之道去阻止暴力,也可以解为,用残暴之师,镇压正义之人,反正,一种道,有一种解法,”韦行成听后说:“解得还可以,那我再让你解个字,”日秀听后说:“下一个字我来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