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犯中文版

      “阿瓦达索命!”陈安宇朝着前方挥手,无形中一股力量,抱歉他像个神经病喊出送命题的答案,他心里啐了自己一口,大概是方远老师给他遗留下的“哈利波特”后遗症……他啐了方远老师一口。

      这明明是《龙纹法典》中的基础权术“强力一击”——一本由卡希尔校方知名老教授们合力编著,收录从古至今权术的使用指南,包括了发动技巧和安全防患,怎么成了一本巴拉巴拉两个小男孩一个小女孩冒险云云的…总之小说里的魔法咒语。卡希尔出版社的老师要是知道,他辛辛苦苦取的名字被人喊错,他一定会气得用无数个“强力一击”打死那个人,并且在必读书单的目录里取消那堆魔法师们的冒险成长故事。

      “你坦克呢,哥哥,你为什么不这么问问我,你就不想见见坦克吗……好让我装个逼。”和念错课本一样,复习功课的时候总有一个打扰你的朋友,他神出鬼没,经常没理由地来一句骚扰你的话,打断你的思绪,其实你早就知道他话里的意思。

      陈安宇一早上没有见到哈迪斯了,包括那名音乐家,他决不承认脑海里出现骚扰的小贱人是因为自己想他了,也不是因为他爱上古怪的音乐还是别的什么。他昨晚还吵着自己复习不了功课,怎么可能想他……好吧,这一点也不能怪他,外面的世界有一个叫做“手机”的那么一个比哈迪斯还要烦人的东西,朋友圈上边的小点点跟个怪物一样,诱惑你点进去,不消灭他不罢休。还有那个谜一样的短视频软件,总是能在不经意间杀死你所有时间,明明就是为了打磨时间,可为什么需要打磨的时间却越来越多……咳咳,扯远了。

      想哈迪斯,怎么可能?

      鼻头上湿湿的,就和想念哈迪斯这事一样恶心,一双稀奇古怪、糊里八道的大眼睛盯着他。两家伙跟个斗鸡眼似的,陈安宇瞪大了眼睛看着突然出现、闯进他家的不速之客,被对方庞大的眼珠子带偏了视线,两眼珠子往中间靠,两家伙面面相觑。

      ——一头巨大的幼龙蹲在王玲玲家的后院里,身子藏在了草堆后面,只露出脖子以上,长如火车头的巨大脑袋对着陈安宇,正一脸疑惑地看着他,嘴角流着长长的哈喇子。

      天晓得一头巨龙是怎么出现在他家后院的,还是活的,这和陈安宇在神区见到的不同,除了第一次接触的那么近,连他嘴巴里的口臭是什么味他都知道,这可和混血种长得一点不像,长长的嘴巴,锋利的牙齿,脸有一个篮球架那么大,背上如刀一样的脊柱让人大热天也心里发寒,这得多高级的混血种才会长成这样?

      陈安宇想都没想,就是一记“阿瓦达索命”扔出,他抓住一根锋利的脊柱跳到对方的脑袋后方,手抓住的时候被划出了血。横跨在它的脖子上,骑着它的脖子,双手扯着它的鳞片,一记又一记的阿瓦达索命轰击在不速之客身上。强力一击打在幼龙身上不疼不痒,可幼龙还是嗷嗷大叫,咬着牙发出沉重的喘息声,翻滚身子,想要将脖子上的家伙甩下来。

      “你就等着被我打死吧,老实点,你这个傻哔。他妈的别动!”强力一击源源不断地兹拉,兹拉的在幼龙的脖子上发出声音,陈安宇抱着幼龙的脖子,情绪紧张激动,肾上腺素狂飙,这还是他第一次一对一正面对上一头巨龙,这特么谁会认为是混血种!有谁见过长这样的混血种?尽管强有力的摇晃让他几近摔下去,可他还是紧紧抱住,并且不断地放出强力一击。

      想要将他摔下去,没那么容易,既然碰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这么大的动静想必已经引来物业的注意,陈安宇没工夫想怎么和人解释,在这个时候他竟然想到了艾诗,她讲述那满是僵尸的地下车库,类似奇怪的事竟然他也碰上了,胸口来了一股气,小弟再弱,也不能丢了面子不是。别人能做到的事为什么不行——好吧,这是被逼上梁山不上也不行了,可他还是希望有人可以知道这些事,不是为了救救他。

      好吧,就是救救他!这该死的权术打在这头恶龙身上跟个挠痒痒似的,至今连鳞片都没有掰开,对方的眼神越来越凶狠,如此凶恶的眼神和最近陈安宇补番的一些港片里被惹怒的黑老大一般,尼玛,等他摔下来,它一定会像黑道老大那样“撕碎”他的,这一点不用怀疑。

      拜托,来个人也好,谁来救救我啊!

      “哈迪斯这个混蛋又不在…”陈安宇真有想骂哈迪斯姑姑的冲动,如果他有的话。这会儿哈迪斯闲庭信步地从客厅直连后院的落地窗前走过,举着一杯可乐,身上穿着的依然是那套出场到现在都没有换过的小礼服,最致命的是他漠不关心的样子,他一直以来嘴上说着“关心关心”的哥哥,现在都快被人撕票了、生吞了,这会儿他在干嘛?

      “哥哥,你在干嘛啊……带我一个呗,你偷偷背着我和我的宝贝玩耍?!”哈迪斯一脸羡慕,忽然眼睛一亮,他还想着把隔夜的可乐给倒了,结果刚出来就看见哥哥与他的新宠物玩得开心,属实让人惊喜啊。这样的好事怎么能不叫他?

      陈安宇想都没想,他还在那站着看着,“你特么…快来帮人啊!等等,别过来,别过来!”

      哈迪斯冲上来,陈安宇当然不知道他以为是玩耍,两人骑在幼龙的背上,哈迪斯人很小力气却十足的大,他抓着龙背疯狂做迭起的动作,陈安宇只觉得身后传来一股大力,紧接着幼龙进入了暴走状态,和过山车一样翻滚,这一下弄得他直接要吐出来。

      所幸“嘭”的一声,陈安宇和哈迪斯摔在了地上,背上空空的幼龙大叫一声,嗖的一声迈出腿,撞开围栏朝着外面跑去。张开的巨大翼膜就从陈安宇头顶掠过去,他心说还能这样…

      看着幼龙逃也似的背影,以及被撞坏的栅栏,强力一击都倒不下去的路灯如今变成两半,另一头栽在泥土里。他觉得幼龙最后叫的那一下应该是在庆幸。

      “这就是小贱人的本事吗,吓跑了一条巨龙。”尽管最后晕的想吐,陈安宇还是惊讶于哈迪斯的本事,他一出现就把自己拿来没辙的巨龙弄跑了,尽管手段上来说很是荒谬。

      “哥哥,玩得开心吗,和我的宠物。”哈迪斯一脸兴奋,似乎是意犹未尽,他还在想要不要把自己的宝贝叫回来,再玩儿一会儿,这么一个和哥哥共情的机会可不多。

      “你牛逼。”陈安宇现在不得不佩服哈迪斯,佩服原来他还是有不吹牛的时候。他承认哈迪斯在屠龙上有所建树了,以后他做小弟,见了巨龙,跟在哈迪斯屁股后面,为他加油助威。

      “你刚刚叫他什么来着。”助威也是分场合的,陈安宇思考了一会儿,如果他刚才没有听错的话,哈迪斯好像叫了那龙一声“宝贝”?,这是什么新奇的屠龙方法,又爱又恨吗。干别人的时候还喊着人家宝贝,确定不是什么奇奇怪怪的…方法吗?这什么奇怪的方法。

      “新来的宠物当然是宝贝了,哥哥,你对新的家庭成员,就算知道了名字可你的喜爱之情满了又满,你不会喊人家宝贝吗。”

      “啊?”这是什么比喻?听不懂的陈安宇有一种错觉,是不是听力出问题了。他愣了一下,挠了挠有些凌乱的头发,他整张脸滴满了汗,头发黏在脸上,紧贴着额头,看上去凌乱无比,更有一种喝了茶结果告诉你这是咖啡的错愣感。

      从小到大,卡希尔的老师就教导学生龙是人类最应该消灭的生物,因为他们在上古年间曾经统治过人类这一生物,他们天生就对人有统治心理,想要奴役人类为他们做端茶送水捧臭脚,历史记载也确实如此,人类在龙族统治的日子里苦不堪言,是一群烂到骨子里的贱种。

      人类不可能出生就被奴隶吧?反正谁要是从小让他端茶送水捧臭脚,陈安宇第一个让他滚。

      从而两族恩怨长达数千年,见了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虽然没有真正打过照面,但在卡希尔所有的活动里,龙都是出演了反派的角色,无论是不是话剧社的舞台剧表演,陈安宇就连梦里也被露娜控制,回忆过往历史,一幕幕的回忆他是怎么当个太监,捧着巨龙硕大无比的臭脚,还舔着脸喝他的洗脚水只希望能饶他一命不死。

      这能忍吗?见了巨龙自然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陈安宇想都没想便选择了与那只幼龙生死搏斗。

      现在哈迪斯告诉他这家伙是他宝贝,还是新的家庭成员?

      陈安宇表面上什么话没说,算是对救命恩人的尊重,心里对这个说法竖起大大的中指,翻了数不清的白眼,他当作哈迪斯对屠龙的蔑视。“我刚刚都快死了,如果摔下来,那家伙绝对会一口咬下去,哈迪斯胜利后想吹牛就吹牛吧,随他怎么说。”

      “我可不欢迎这个家庭成员,一点喜爱都没有。”陈安宇表情苦涩地摇了摇头说。

      哈迪斯站在陈安宇面前,“哥哥,你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吗,他真的……是我们的宠物,你不可能因为看见了什么,就以为是什么,也许你骨子里反而是什么。他可是我们的新成员,他叫坦克。少点偏见,多一点包容嘛。”

      “他就是坦克?”陈安宇一脸惊讶,“你不是说车子吗。”

      “有区别吗?”哈迪斯歪着脑袋。

      “你要用它去穿越沙漠,别逗了,其他参赛选手不得被吓死。”陈安宇觉得区别大了。骑着一头龙,先不说是不是真的比得过,光是参赛都难。

      陈安宇没想到哈迪斯说得“坦克”就是那头幼龙。

      “那我们不就是第一了?”哈迪斯开玩笑地一笑,拍了拍哥哥的肩膀,“安啦,我驯龙的本事很高的,就算他们自诩神明,在我眼里……只要我休息的好,不过是洒洒水啦。“陈安宇看港片的时候,哈迪斯一定没少待在旁,这会儿他蹩脚的粤语脱口而出,系统自主学习了一秒钟,一会儿流畅起来。

      陈安宇还是无法想象坦克怎么参加比赛,他捂着颠簸受伤的胸口,看着满院子狼藉,一时间疑问该用多少德育分才可以修补这些,重要的是怎么不引起周围左邻右舍的注意。

      至于跑出去的幼龙会不会恐吓到附近的居民,他真的管不了……

      哈迪斯说看到的不一定就是你看到的,陈安宇只希望好好邻居们看到了一头凶神恶煞流口水的巨龙可以不要惊讶,最好当作什么都没看见。

      陈安宇跑到车库,一发强力一击打开了大门上的锁,推着门进去。他忽然想到这事如果被屠龙协会知道了他会收到什么样的惩罚,他昨天才注册了屠龙协会的普通会员帐号,并且点了“我已阅读并同意加入屠龙协会“的条例。里面第一条就是“不可以让除自己以外的第二个人见到龙类。”

      他骑着车库里唯一没有上锁的自行车,从车库夺门而出,飞驰在小区路上,哼哧哼哧地踩着踏板,寻找幼龙的身影,他立马看到跑掉的幼龙盯着一对双胞胎。男的在流鼻涕女的在吃棒棒糖,双胞胎看着坦克,突如其来的巨大怪物比他们电视里见到的小太多了,根本不得劲,两名小孩竖着中指对着坦克。

      “求……求都嘛得(住……住手啊!)”

      他最怕的情况发生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