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班车后在胶囊旅馆懂得都懂

      菲利普三世和佩雷斯不知道,还有一封报告大阿帕塞奥城被攻占的信件,正在送往西班牙的路上。

      迪戈和卡塞尔分别带着印第安战士,正朝着大阿帕塞奥城进发。张大力终于骑上了战马,踏上征途,不再用自己走路行军。

      经过特兰与匠人们的努力,现在殷商部落终于有了十门火炮。上一次缴获的火药,也统统制作成炮弹和手榴弹。张大力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占领硝石矿区,提升自己的战斗力。

      当巨石营地的战士也来到大阿帕塞奥城后,这一次参与战斗的印第安战士有了三百名之多。张大力没有太过兴奋,因为奥斯瓦尔多提供的消息称,硝石矿区周围,西班牙四个城市总兵力,合起来有一千人以上。

      围点打援,也只有围点打援才是正解。

      休整两天后,印第安人队伍开始北伐。

      第一个被攻击的城市,在出发前已经确定,就是萨卡特卡斯。

      之所以选定萨卡特卡斯,是因为帕努科城距离它最近,两个城镇之间相隔只有20里。在计划中,印第安军队做出围攻萨卡特卡斯的姿态,吸引帕努科城派兵前去救援,然后印第安主力部队设伏,消灭前往萨卡特卡斯支援的西班牙军队。

      分出三门火炮,由卡塞尔带领一百七十名战士向萨卡特卡斯进发。他们将做出围攻萨卡特卡斯的佯攻,然后暗地里抽调一百名战士赶到张大力和迪戈带队的埋伏点,参与伏击战。

      趁夜,卡塞尔和队伍在萨卡特卡斯的南门外进行土工作业,挖掘了战壕,堆起了土墙,建立了进攻阵地。

      凌晨三时,向城内发动了炮击。

      三门火炮在夜色中,给毫无察觉的西班牙人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和精神压力。守城的指挥官,连夜派出了信使,将城市遭受印第安人攻击的消息传播出去。

      卡塞尔按照事前的计划,放过了通往帕努科城的信使,而其他两个城市之间的道路,早已派出骑兵把守,把信使拦截了下来。

      此战,正按着张大力事先的预想方向发展。

      天色既亮,卡塞尔停止了间歇的轰炸,将三门火炮对准了城镇的南门。

      驻守萨卡特卡斯的西班牙军队只有一百名士兵,另外还有协助防守的弗雷斯尼洛公司一个连的雇佣军,分别是重火枪兵90人,火绳枪兵40人,长枪兵90人。

      雇佣军躲在城墙下进行了集结,然后打开南城门,准备出城与印第安人一战。结果,三门火炮的开花弹,在城门处剧烈爆炸,使得雇佣军前列的五十人,无伤的士兵只剩下了十余人。雇佣军们无视弗雷斯尼洛公司命令,拒绝出城,躲回了城墙根下。

      卡塞尔派出士兵,前去射出要求对方投降的信件。

      萨卡特卡斯城镇可是还有接近三百名士兵,岂会向未开化的土著投降,战斗由此陷入僵局。

      而这僵局正是实现预估所要的结果。

      卡塞尔立即带着一百多名战士,偷偷地脱离战场,向张大力设伏地点跑去。

      在卡塞尔带兵前往萨卡特卡斯时,通过瓦鲁尼的高空遥感,张大力带兵很快就来到了预设埋伏地点。开始在道路两旁挖掘战壕,布置火炮阵地。

      凌晨的时候,有人在埋伏地点的道路上跑过。听闻放哨的士兵的报告,张大力知道,是萨卡特卡斯派出的信使,到帕努科城求援去了。

      临近中午,从帕努科方向过来了一队一百五十人的士兵。看他们的着装,应该也是弗雷斯尼洛公司的雇佣军。排着队伍,慢慢走进了部落战士的伏击圈。

      迪戈现在是伏击战的专家,结合卡塞尔使用手榴弹的经验,整个伏击战波澜不惊。再没有看到像大阿帕塞奥城那样宁死不屈的西班牙军人。当手榴弹在队伍中炸响之时,雇佣军的队列立刻乱了,所有的雇佣军都开始寻找藏身之处。然而,接踵而来的弓箭袭击,让大多数的火枪兵来不及点燃他们的火绳。在损失了接近一半的士兵,依旧看不到逃脱的希望后,雇佣兵们扔下武器,跪在地上投降。

      迪戈叫停了进攻,他知道自己这边没有多少的手榴弹库存。

      很快,所有的雇佣兵解除了武装,被交给后勤部队,集中看押在一起。

      帕努科是一个比较大的城镇,西班牙驻军和雇佣兵一共有三百来名。

      按照计划,全军押着俘虏,返回萨卡特卡斯。

      当数十名西班牙俘虏被捆绑着,出现在萨卡特卡斯城外时,城里的西班牙人感到了绝望。

      他们一直坚守的希望就在于能够得到其他城市的支援,然而,有人认识俘虏中的熟人,是驻守帕努科的雇佣军。

      帕努科是一个比萨卡特卡斯更大的城,眼前这些俘虏多半就是前来支援的援军。

      印第安人的火炮威力守军已经知道,现在城下一字摆开的十门火炮,让守军嗅到死亡的味道。

      萨卡特卡斯并不是一个城,而是欧洲常见的城堡,外围修建了一圈围墙。十门火炮齐轰,估计也是挡不住。守军指挥想起了早上印第安人射进来的劝降书。

      “平托,现在作为谈判使者,你去问问印第安人对于我们的安全的保证,是不是真的?”

      “是。”

      平托和雇佣兵不一样,他是西班牙军队的士兵,在他心中,王国的荣耀才是他内心的追求。然而城门口几十具残破身体的尸骸,让他的脚有些发软。尽量绕开尸骸和地上的血,平托来到印第安人的攻击阵地。

      “告诉你们的指挥官,大家都是文明人,我保证你们所有人的安全。知道上阿帕塞奥城的奥斯瓦尔多吗?现在就随行在我身边。”

      张大力一边说着流利的西班牙语,一边用目光到处搜寻奥斯瓦尔多的身影。

      “奥斯瓦尔多去哪里了?”张大力问卡塞尔。

      卡塞尔跟着张大力一起才回到萨卡特卡斯,哪里知道奥斯瓦尔多的去向。又问过几个小队长,才知道奥斯瓦尔多不想看见自家的军队被杀戮,跑到后面一个小树林补瞌睡去了。

      平托得知上阿帕塞奥城曾经的指挥官奥斯瓦尔多,现在居然跟随了眼前这个年轻的印第安首领,战斗的时候还能去睡觉。基本上已经相信了张大力的保证。

      当睡眼惺忪的奥斯瓦尔多,一个人慢悠悠地从小山坡的树林中走出来时,平托完全相信张大力的话。

      “告诉他们的神使,等我们两个小时。我们要收拾一下东西,还有一些不愿意投降的士兵还需要我们去劝说。”

      守军指挥再一次让平托出使去了印第安人的进攻阵地。

      当把平托从城墙上放下去后,守军指挥带着人下了城墙。集合起队伍,悄悄地打开西门,向巴亚尔塔港溜去。

      “嘿嘿,老板。”瓦鲁尼对张大力道:“西班牙人从西门跑了。”

      “哦,敌人大大的狡猾。”张大力也不想打下去。因为炮弹的库存也不多。

      装作不知道。

      过了两个小时左右,张大力指挥印第安战士进入了萨卡特卡斯城。

      当平托看见空无一人的城市时,愣住了。

      这一场战斗,并没有达到消灭西班牙人有生力量的目的。但是驱赶了硝石矿附近的西班牙人,又得到了萨卡特卡斯城中仓库中的火药,还消灭了帕努科一百多的士兵,张大力还是满意这个结果。

      萨卡特卡斯城中只有十来个印第安人,作为西班牙人的奴仆。

      迪戈和卡塞尔在安置军队和清理物资,张大力和瓦鲁尼商议下一步的行动。

      “帕努科的守军不会再出来。估计已经派人去了另外的两个城市通报消息。”张大力对瓦鲁尼说道。

      卡莱拉距离帕努科最近,只有20公里。因为处于银矿和帕努科之间,遇到情况时,矿区和帕努科都可以支援,所以守军较少,只有一百多人。相反,东北方向的科斯镇距离最近的帕努科都有一百来里。由于担负着为矿区和三座城筹集生活物资的任务,科斯镇守军最多,有四百多人。

      不出预料的话,卡莱拉只有自保之力,派不出支援。能向帕努科提供支援的,只有科斯镇。

      “下一步,我们派兵在科斯镇到帕努科的道路上设伏。”张大力道。

      瓦鲁尼也是个战场菜鸟,听张大力分析得头头是道,也觉得有道理。北伐之前与众人商议的也是这么个情况。

      “不过,老板。万一科斯镇不派兵支援帕努科怎么办?”

      对呀,科斯镇如果不派兵出来,这埋伏打谁?下一步又该怎么办?

      围点打援嘛,其精髓就是要攻敌其必救。

      张大力摸出地图,看了看,道:“既然卡莱拉驻兵少,依靠的就是附近城市的支援。我们能不能就打卡莱拉,然后伏击支援卡莱拉的援军?”

      “嗯,老板,我看行。”

      心中既然下了决定,似乎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张大力心中也感到轻松许多。

      出了房屋,来到院子中,夕阳正要落山。

      “奥斯瓦尔多,来看看这夕阳。”张大力对着院子中闲逛的奥斯瓦尔多道。

      奥斯瓦尔多莫名奇妙地看了眼就要躲藏到西山后面去的太阳,疑惑地望向张大力。

      “西班牙就像这落日,看起来比中午时还大,但热度就不够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