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影音av下载

      喂完乌鸦,奥古斯坐到书桌旁,翘起腿,心中思量:“好像没有重要事情发生,系统也不触发,这么看去一趟光辉城也不错。”

      经过这段时间的琢磨,奥古斯摸清楚一点系统的门道,好像一般是重要时刻才会触发【抉择】,他也试过刻意创造一些“重要时刻”,比如假装拿刀要扎自己,假装要跳白河,最后发现毫无卵用……

      “这一次去参加艾琳小姐成年仪式,杰拉德和加西亚两个老阴逼肯定也会……喂,傻鸟,你过分了喂!”奥古斯正在认真思考去光辉城的事情,可他发现乌鸦居然飞到他的书桌上来了。

      呼,奥古斯伸手去抓,乌鸦非常灵活的扑棱翅膀跳了起来悬在空中,他抓了个空。

      “还挺灵敏,看我不弄……”

      “奥古斯,你除了做面包和发射火球,还会其他魔法吗?”

      忽然,一道女人说话的声音响起。

      奥古斯脑袋上的毛都炸了起来,他猛地站起身朝后退去,左手摸向腰间短刃匕首,右掌对准乌鸦。

      “什么妖怪?吓我一跳!”

      奥古斯听得真切,他万分确定就是近在咫尺的黑鸟在和他说话,虽然他不会以地球上的常理来揣度这个世界,但动物说话还是有些过于魔幻。

      乌鸦停止翅膀扇动落到桌面上,歪着头看向奥古斯。

      “你体内的魔法能量非常稀少,但能施展高深的法术,为什么?”

      呼!

      一发火球从奥古斯掌心飞出,准准的朝乌鸦砸去,管尼玛是何方牛鬼蛇神,先来一发火球再说!

      火球的飞行速度绝对不慢,但是乌鸦依然躲了过去,火球从鸟爪下飞过,砸在青钢石墙上噗的一声熄灭了。

      “人类真是一如既往的粗鲁。”

      乌鸦略带讽刺的说道。

      奥古斯拔出匕首做防御姿态,毫不示弱:“对,人类粗鲁,天天蹲窗台讨面包吃的乌鸦最优雅!我警告你,你……”

      话没说完,熟悉的一幕出现在脑海之中。

      【抉择】

      【一、敢在雷斧堡对城堡主人口出狂言,召集手下将其杀掉,拔毛煮汤。奖励:灰烬使者大宝剑(物品等级MAX),力量+300,敏捷+200,体质+200,附带技能:圣光照拂,半径十里范围友军士气大振,力量+20,敏捷+20,体质+20,精神+20。附图】

      【二、有话就要好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不要粗鲁,爱护动物。奖励:随机基础属性两点】

      “窝槽!!!这是神鸟吗?杀掉直接送神器,怕了怕了……”

      奥古斯心知肚明,系统这个时候给出抉择是在帮他躲避危险,可不是让他真火中取栗干掉黑鸟!

      灰烬使者是有寓意的,奥古斯如果真按抉择一那么做,真就会成为灰烬的使者,还是灰烬!

      “呃……我警告你,你不要太过分,面包在那里,全给你,我不要了,你叼走吧……”

      奥古斯秒怂,虽然光辉闪耀的灰烬使者大宝剑无比诱人,但他还是认为自己的小命更值钱。

      【力量+1】

      【体质+1】

      没有危险还送基础属性,就很好,比灰烬使者大宝剑什么的实用多了,武器那都是外力,自身强大才是根本!

      “纠正一件事,我不是乌鸦,是渡鸦,请不要张口闭口叫我乌鸦。”

      渡鸦再次落到桌面上,真就老实不客气的走到魔法面包旁吃了起来,看来面包对它的吸引力不小。

      奥古斯收起匕首,斜睨着所谓的渡鸦,道:“乌鸦渡鸦有什么区别吗,在我看来不过都是黑色的鸟而已。”

      “人类的智慧果真没有长进,渡鸦代表着神秘与魔法,乌鸦则是厄难与不祥,你觉得会没有区别吗?”渡鸦一边吃着面包一边说话,口齿含糊不清。

      奥古斯撇嘴,道:“还真就往脸上贴金呗?行行,你是渡鸦,慢着……你能通人言那和人没什么区别啊,你天天蹲窗户台上,岂不是把我……把我看了个精光?”

      奥古斯忽然想起这些天以来,不论是书房也好,睡房也罢,这个家伙总是蹲在窗户台上,就差做个窝了,那么就意味着他在书房嘀咕的一些事情,在睡房赤条条睡大觉,和女仆做游戏,都给这个黑鸟看了去。

      想到这里奥古斯额角绷出“#”字,心中无比羞愤。

      被鸟看了鸟,这还玩个鸟!

      渡鸦没有说话,细细品尝着魔法面包,亮晶晶的眼珠子看着奥古斯点了点头。

      奥古斯无语,想到自己在卧室做过的事情被一只通人性的雌鸟尽收眼底,他有点后悔选了抉择二,拼一拼,双手握灰烬。

      “你道德缺失啊,懂不懂什么叫隐私权,天天蹲墙头偷窥我私生活,不要脸!”

      真要被美女偷窥,奥古斯也无所谓,可这算什么……

      渡鸦飞快的解决掉半个魔法面包,认真的看着奥古斯,道:“我只是在观察你对魔法的领悟,至于其他事情……”

      说到这里渡鸦非常人性化的撇头看向窗外,似乎在回避尴尬的话题,亦或是有点不好意思。

      “至于其他事情怎样!听你说话,你是个母鸟,你要懂得礼义廉……等会,你刚才说什么,你在观察我对魔法的领悟?对了,你之前是不是还说过魔法能量什么的?”

      奥古斯逐渐冷静了下来,发现了关键性问题。

      渡鸦扑棱一下飞到靠椅的把手上,换了个角度看着奥古斯,道:“你体内的魔法能量虽然稀少,但无比纯净,你知道吗?”

      奥古斯绕过渡鸦,靠坐在书桌上,道:“对啊,我本来很纯净,被你看光之后就不纯净了!”

      渡鸦的喙颤抖了几下,好似深吸了一口气压制着怒意,接着道:“人类之中两千多年没有出现拥有纯净魔法能量的人,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奥古斯谦虚的摇了摇头,满眼求知欲,这只渡鸦恬不知耻是一回事,但似乎见识广博,如果能从它口中了解到一些事情倒是不错。

      渡鸦在靠椅把手上缓缓踱步,道:“两千多年前发生一件大事,从那之后人类失去对纯净魔法的掌控,两千多年过去,纯净魔法再次出现在人类的身上,古老的誓约与封印被打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