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一片AV?影

      看着床上安睡的少女,陈冲发现人和人的体质,确实不能一概而论。

      有人可以和对手搏斗一个多小时,然后狂奔六十里,有的人能锁喉制棕熊,滑铲杀老虎。

      幸好,建宁不属于此类。

      即便她从小好吃好喝,再加上习练拳脚,但迄今为止,依然是个正常的少女。

      在帮陈冲排打、修炼《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之后,建宁已经累到虚脱。

      毕竟一个普通人,是无法支撑这种高强度运动的。

      下午一回长春宫,小公主就嚷着饿,饭都没吃完,就困得趴在桌上呼呼大睡。

      直到月上中天,少女也没有醒来的迹象,看样子是累惨了。

      陈冲帮她掖好被子,开始收拾建宁要带走的东西。

      什么八道大漆红木浴缸。

      什么黄花梨小马桶。

      什么三尺高景泰蓝百花大糖罐儿。

      什么青花秘瓷餐具......

      这些东西,再加上她正睡着的鸾凤和鸣拔步床,都属于要带走的喜爱物件。

      看着眼前的杂物,陈冲心说也就是我。

      没有随身空间这种神器,要把这些带出紫禁城,简直是痴心妄想。

      收好小公主的杂物,陈冲轻手轻脚走出长春宫,向慈宁宫潜行而去。

      下午龙儿手抚脑后三支金簪,明显是约自己三更相会。

      如果这都看不懂,那小时候就真白看那么多次西游记了。

      真气充盈以后,即便是《八步赶蝉》这种轻功,也随之变得厉害起来。

      围着慈宁宫外十数丈,大内侍卫守卫森严,但这也挡不住陈冲的脚步。

      几个眨眼的功夫,他就跃过了人墙,来到了慈宁宫内。

      宫内灯火熹微,站在屋外甚至看不清里面情形。

      陈冲推开正门,只见左侧窗边红烛摇曳,一桌精致的席面,早已预备停当。

      “龙儿?”

      话音刚落,就见一个丽人,缓步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她着一身胜雪白衣,乌黑长发挽成倭堕髻,不施粉黛的俏脸上,一抹朱唇红的惊心动魄。

      一时间,陈冲看呆了。

      龙儿微微一笑,问道:“怎么了?”

      陈冲回过神来,不由得赞叹道:“白日英姿飒爽,夜里缥缈如仙,若非亲眼所见,我绝猜不到太后和龙儿,竟然是一个人。”

      玉人轻抬柔夷,轻笑道:“你怎么知道你眼中的我,和真正的我是一个人呢?”

      陈冲坐到龙儿对面,脸上露出肯定的神色:“我自然知道。”

      “我不信!”

      玉人抿嘴一笑,翠绿玉壶倾斜,点在羊脂杯中:“你就是个小骗子。”

      男人叫起撞天屈:“我怎么又成骗子了?”

      龙儿轻轻哼了一声,将一只酒杯推到陈冲面前:“海大富、皇帝、鳌拜被你骗的命都没了,你还说不骗人?”

      陈冲张了张嘴,心说这坎是过不去了,他仰头喝干杯中酒,闷闷道:“我可没骗过你。”

      “那可说不准。”

      女人捏起另一只酒杯,又帮陈冲斟满就被,随即嘻嘻笑道:“好了,今夜不谈扫兴的事。”

      陈冲点点头,向对面美人看去。

      她嘴角噙笑,一双妙目似喜似嗔,眼波流转如春水,眸中有千般心事、万种风情。

      如此媚态,陈冲一眼便痴了。

      “啪!”

      烛花轻响,将他惊醒过来。

      “酒不醉人人自醉,”陈冲端起酒杯,举杯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先同饮一杯吧!”

      龙儿仰头饮下杯中物,一滴琼浆从嘴角漏出,在粉颈上留下一抹晶莹。

      大袖抹过唇边酒渍,她斜了陈冲一眼,英姿飒然道:“一杯怎够?起码要三杯!”

      “好。”

      陈冲将酒倒进嘴中,再斟再饮,两人一连喝了三杯,这才停了下来。

      龙儿放下羊脂盏,脸颊有些绯红:“也不知道你爱吃什么,我就选了我喜欢吃的菜,希望你也喜欢。”

      “我没那么多讲究。”

      陈冲夹了一箸鹿肉丝,嚼吧嚼吧吞进肚中:“山珍海味我吃,猪下水、干野菜我也吃,都只是口腹之欲而已。”

      见他先夹了鹿肉,龙儿眉眼中全是笑意:“不知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接下来——”

      陈冲顿了顿,缓缓说道:“我已知晓《四十二章经》的秘密,准备将其取出来,以作义军起事之用。”

      龙儿檀口微张,惊讶道:“你知道螨清龙脉位置了?”

      “嗯,就在东郊皇陵。”

      男人坦言道:“是不是龙脉我不知道,但是藏宝之处,绝对是那里。”

      “如此重要的消息,你为何——”

      见女人欲言又止,陈冲洒脱笑道:“一来我信你,二来东郊很大,具体位置我也不知,三来嘛......”

      他挑了挑眉:“坦白说吧,除了本人以外,我自信无人能把那些东西取走。”

      看着眼前男人胸有成竹的模样,龙儿不自觉的点了点头,眼中泛起难以言喻的异彩。

      她伸手端起酒杯,贝齿轻启:“好一个坦诚相待!”

      陈冲再次举杯一饮而尽,开始和龙儿闲聊起来。

      少女自幼生活在神龙教,长到这么大,除了潜入皇宫,几乎没有行走过江湖,也无怪海大富说她江湖经验少。

      陈冲虽然年纪也不大,但后世的见闻、经历,绝非眼前丽人可比。

      他挑了些经典段子,换了个背景讲出来,龙儿就笑的花枝乱颤,丝毫不顾及自己“太后”的身份。

      在陈冲带动下,她也讲了些学武时的趣事。

      陈冲对这些事,自然是极有兴趣,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还开口细问,让美人说得极有兴致。

      几壶陈年佳酿,不知不觉间见了底,两人亦是醉眼朦胧。

      烛影闪烁,龙儿伸手拨了拨灯芯,迷离间却不慎摸到了烛泪。

      “哎呀!”

      她轻呼一声,大袖扫过桌面,将满桌残羹带到了地上,蜡烛也就此熄灭。

      “烫到了?”

      陈冲使劲眨了眨眼,下意识握住那只玉手,噘嘴吹了起来。

      她低声说道:“没、没事,我,我去用冷水洗洗就好。”

      说罢轻轻挣脱,便往内间去了。

      陈冲捻了捻手指,随即蹲下身,双手在地毯上摸索,想要找到那半截蜡烛。

      忽然,只听里间有人叫道:“陈冲——”

      陈冲早已醉了,见有人叫自己名字,含糊应道:“谁,怎么了?”

      龙儿颤声说道:“我......你、你进来!”

      分辨出龙儿的声音,陈冲站起身,踉跄着往里屋走去。

      里屋漆黑一片。

      在隐约间,他看到一个雪白的身影,正坐在前方不远处。

      那身影见他进来,身躯微微颤抖,过了片刻,又抬臂招了招手。

      “你,过来。”

      陈冲福至心灵,五步并作一步赶上前去,一把将那团软玉温香搂住。

      见怀中佳人娇躯颤栗,将头埋在自己胸前,他哪还不知道该做什么?

      双臂一抬,便裹着丽人滚进了凤床中,有诗赞曰——

      恩重娇多情易伤,

      夜更长,解鸳鸯。

      朱唇未动,先觉口脂香。

      缓揭绣衾绞皓腕,

      移凤枕,枕陈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