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军事历史>

      ‘咚咚咚’的闷响声,犹如一面面大鼓般被疯狂擂响,每一次撞击都狠狠敲打在他的心脏上。

      地面在抖动,林间的树叶无风自落,高远惊回首,只见峡谷深处荡起了漫天尘雪。

      “兽群!”

      高远大喊着,飞快起身,“后面有兽群,别管猎物了,赶紧逃!”

      有猎人听到预警果断放弃雪橇,然后跟着高远疯狂逃离。

      峡谷两岸高耸,壁面陡斜光滑,只能沿着来路奔袭。

      大部分猎人离出口并没有多远,有人露出犹豫之色,这次的收获来之不易,他们并不想放弃,索性咬紧牙关,拉着雪橇向出口赶去。

      “妈的,不要命了!”樊娄在后面看到族人们的疯狂举动,赶忙大喊老鱼头帮忙。

      两个最强猎人,开足马力向族人们冲过去。

      高远冷静的探测周围地势,荒芜的草堆中有一条隐蔽的路径,似乎是野兽积年踩踏而成,窄小结实直通山腰。

      “跟着我。”高远呼喝一声,带着几名猎人调转方向直奔山上而去。

      逃离峡谷,并不代表着能够避开兽群,占取有利位置才是至关重要的。

      ‘轰隆隆’的巨大声响越来越近,兽群前面尘土翻飞,带起滚滚烟尘,仿佛一堵黑色浪潮般向众人压迫过来。

      “给老子跑!”樊娄接连踹断几根雪橇,拉起那名族人就跑,老鱼头同样如此,但此刻他们已经失去了上山的机会。

      野兽洪流滚滚而过,雪橇顷刻间被撞碎,连同上面的猎物一起消失在烟尘中,兽群没受到丝毫影响,

      一股腥臊的劲风扑面打来,呛得高远直捂口鼻,猎人在他面前焦急地表达着什么,但他完全听不见,耳朵里全被兽蹄声塞满。

      “走。”高远反应过来,带猎人们沿着山壁追寻,樊娄他们已经失去了踪迹。

      山壁光滑陡峭,他们走得小心翼翼,兽群从峡谷深处涌出,连绵不绝仿佛没有尽头。

      “老徐!”

      樊娄面目狰狞,眼看着族人消失在烟尘中,他却无能为力,在庞大的兽群面前,哪怕是源力战士也会被踩成碎片。

      “再快点!前面就是出口了。”老鱼头须发皆张,提着面色苍白的阿泰疯狂跑路。

      黑色洪流无情的碾压着面前的一切,一个个族人接连被吞噬,跑出峡谷仅仅剩下来三个人。

      此时崖壁上高远等人也发现了他们的身影,然后丢出一道道绳索,大喊道:“来这里。”

      出了峡谷地势陡然变得开阔,兽群分散奔逃,三人终于得到一丝喘息,他们抓住绳索攀附而上。

      “剩下的人呢?”有猎人询问。

      樊娄三人摇摇头脸色晦暗。

      一行三十多人的队伍,短短几天时间,竟是死去了一多半。

      樊娄低着脑袋,面色颓废,众人脸上一片哀伤,这次狩猎对他们的打击太大了,意外接连不断,猎人队元气大伤,到现在连只猎物都没有捞到。

      “看来我不适合做头领。”樊娄眼睛通红地抓着头发。

      “这也不能怪你,是我们运气不好,换做其他猎人队估计连地震都挺不过去。”高远在一旁客观说道,“那是他们的选择,你已经尽力了。”

      老鱼头在一旁喘着粗气,“这规模完全达到了兽潮的级别,我们能逃出生天已是万分侥幸,你就不要在自责了,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打起气精神来。”

      “你们快看兽潮。”有猎人喊道。

      众人纷纷看去,只见兽潮中除了有大量山猪、豪牛、巨鹿等草食性野兽外,还夹杂着不少独角虎、熊獾等食肉猛兽。

      “这不像是独角虎捕猎,完全没有章法。”老鱼头沉声说道。

      “熊獾看上去更像在逃命。”

      “那驱赶它们的是什么?”

      众猎人纷纷愣住,一个不好的讯息出现在他们脑海中。

      “隐蔽!”樊娄连忙说道,然后快速伏低身子。

      众人也紧张的趴在地面上。

      “怎么说?”高远好奇问道,他对荒野中的怪物并不是很熟悉。

      “可能是雪兽。”老鱼头幽幽说道。

      “雪兽有什么特别吗?”

      “雪兽原本是生活在冰原上的生物,成年后便能进化成源兽,实力强横,同状态下完全碾压猎人。”

      樊娄在一旁缓缓解释,“以前很难看到它们的踪迹,但最近几年雪兽开始频繁出现,捕食荒野猎物,挤压着我们的生存空间,

      几年前的食物危机都是因雪兽而起。”

      “我怀疑这次兽潮的作俑者就是雪兽。”

      “不全是,肯定还有其他原因。”老鱼头反驳道,“雪兽虽然厉害,但想要圈禁这么多野兽完全不可能。”

      说到这众人沉默,兽潮如洪水倾泻一般覆盖了平原然后淌进森林,但峡谷后的野兽依然连绵不绝出现。

      “不管是雪兽还是其它怪物的杰作,我觉得现在是个不错的狩猎机会。”高远在一旁提醒到,此刻他们居高临下,随便搬些大石头都能砸倒猎物。

      “确实是个机会。”老鱼头吩咐猎人们准备,然后叹息说道,“兽潮过后能带多少带多少吧,我们必须尽快离开了。”

      “荒野变了,这将是个难熬的冬天。”樊娄站起身来看着峡谷似有感触般说道,

      ————

      片刻后猎人们抱着一块块石头站在崖壁前,然后随着一声令下纷纷丢了出去。

      兽群数量密集,零散的石头胡乱砸中目标,但紧接着倒下的野兽就被淹没。

      “再等等吧。”高远说道,倒下的动物等兽潮过后连渣都不会留下。

      樊娄点点头,让大家休息。

      随着时间推移,兽潮源头终于开始出现变化,密度逐渐稀疏起来。

      “就是现在!”高远提醒众人。

      峡谷口的野兽风涌云集,峡谷后方零零散散,此刻狩猎完全不用担心猎物被踩踏。

      说话间他举起一块巨石,朝下方狠狠砸下去,随着撞击声响起,一头豪牛应声倒地。

      猎人们接连举石投掷下去,皆有收获。

      “就这样吧。”樊娄挥手止住猎人们,“再多我们也拿不了,不如留着让它们修养生息。”

      【恭喜宿主击杀巨鹿,邪恶值+68】

      【恭喜宿主击杀豪牛,邪恶值+72】

      高远有些意犹未尽,但还是选择了停手,他并不是个嗜杀的人,有几百邪恶值入账也不错。

      “嗷呜......!”

      就在众人等待兽潮散去时,一声深厚昂长的狼嚎声忽然从峡谷深处传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