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吧快猫下载地址下载

      孙传宇见尼堪大惊失色,不禁有些奇怪,“你认识家主?”

      尼堪赶紧收拾心情,“自然不知,不过是没有想到竟然不是我家叔叔”

      孙传宇却正色道:“我们代州孙家原本是明初朝廷设在代州的世系百户,传庭一支乃是嫡支长房,你家这一支也是嫡支,不过却是二房的,我这一支就更远了,乃是庶出的”

      “传庭二十余岁便中了进士,乃是孙家的首位进士,官职最高做到京城吏部的郎中,可惜他生性耿直,恶了权阉,辞官回家,如今在家里已经闲置了好几年了”

      “那他也来到了恰克图?”

      “正是,他文武双全,又喜好观摩塞外的形势,已经跟着你叔叔来过好几次了”

      将死去马贼的尸体掩埋之后,尼堪对孙传宇单膝跪下了。

      孙传宇将他扶起来,“我知道你的心思,不过这一切要等到家主发话了再说”

      尼堪心里还是有些打鼓,此孙传庭是彼孙传庭吗?

      ……

      大队走过三十多里路后,楚库河两岸逐渐宽阔起来,蒙古人常见的帐篷也多了起来,此时尼堪的队伍已经打起了一面从土谢图汗部那里由于供貂得来的三角形黄旗,上面绣着的却是一座蒙古寺庙图案。

      有了这面小旗,路过蒙古人的部落时就不会受到大的骚扰。

      “你们来的正巧,如今喀尔喀三部都信奉从乌斯藏过来的活佛温都尔葛根,又叫哲布尊丹巴的宣言的佛教,三部大多已经加入他这个教派,不过北边还有少量部族,比如眼前的克烈部以及所有的布里亚特蒙古人都还是信仰萨满教”

      “哲布尊丹巴带着弟子来到了克烈部,这几日正在讲经说法”

      尼堪眼睛一亮,“叔叔,克烈部有多少人?”

      “约莫一千六百多帐,据说以前被铁木真的部落打败后大部融入到了他的部落,不过还是有少数人逃到了林中,大元灭亡之后,蒙古人四分五裂,克烈部也打着祖先的旗号出现了,占据了楚库河中游一带,不过在名义上还是向土谢图汗称臣”

      “克烈部?”

      “呵呵,他们可是讲突厥语的蒙古部落”

      几日后,在一个叫红奇科伊的地方,尼堪他们见到了大片的帐篷,在一座最大的帐篷面前,立着一个用木头搭成的高台,一位戴着用黄、红、蓝三色织成的喇嘛帽、穿着黄、红两色僧袍的老僧盘腿坐在上面。

      高台下面坐了约莫几百蒙古人,不过按照装束、长相来看,这些人与普通的蒙古人略有些不同,倒是与安加拉部有些相似,尖顶的羊皮帽子、羊皮短袍。

      “这些都是克烈部的头人”

      一旁的孙传宇轻声说道。

      尼堪他们这支队伍虽然打着土谢图汗部颁发的小旗,将大部分惹眼的武器也收了起来,不过两百多人的人数还是让克烈部如临大敌,得知是赤塔的根特木尔大汗派人前往恰克图贸易时,他们才略略松了一口气。

      不过尼堪却发现了一个细节,这些克烈部的蒙古人似乎并不乐意活佛的到来,不过是在他们的大汗——一个约莫三十多岁的高大汉子的威逼之下不得已匍匐在老僧的面前。

      那汉子高鼻深目,明显是一副突厥人的面目,此时正跪在队伍的最前面。

      尼堪他们不想惹事,带着队伍快速离开了红奇科伊,刚刚离开大片帐篷汇集的地方不久,后面追来了五六骑。

      “哪位是博格拉汗?”

      只见一位胸前挂满了索伦人常见的法器的蒙古汉子大声嚷道,他手里拿着一根牛腿骨,那也是林中萨满常见的法器。

      尼堪心念转动,最终还是决定站了出来,心想,自己虽然打着根特木尔的旗号,不过尼布楚之战已经过去几乎半年了,最终的结果估计克烈部也知晓了,与其瞒着,不如主动上前结交。

      “我就是”,在阿林阿等人的劝阻下,尼堪策马而出。

      那人看了看尼堪,又看了看他身边的人,在马上拱了拱手,“大汗,我是克烈部的台吉苏布台,也是本部的大萨满”

      “久仰久仰”,尼堪也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

      那人也不以为意,“刚才大法王在说法,我等不好擅动,我还是抽空跑出来的”

      尼堪说道:“大萨满是如何得知我等一行是从赤塔来的?”

      那人笑道:“尼布楚的战事早就传到这边了,何况大汗身边的人多为年轻俊杰,与传说的……咳咳,有几分相像,在下便估摸着这肯定是赤塔的博格拉汗来了”

      “那大萨满意欲何为?”

      “大汗,切莫见怪,你想啊,我一个信奉长生天的萨满,如何能在大法王的座下呆得住,大汗神威已经传到色棱格河一带,在下也就是想见上一见而已”

      尼堪点点头,想来想去,将身边一把单手横刀递了过去,“初次见面,些许礼物,还请笑纳”

      那人接过横刀,从刀鞘里抽出来瞧了瞧,也没说什么,双方又寒暄几句后便便离开了。

      路上,乌力吉埋怨道:“尼堪,若是克烈部的人通知了土谢图汗,我等恐怕……”

      尼堪却摆摆手,“不怕,下次我不出面就是了”

      见到苏布台后,尼堪心里隐隐有了一个计划,不过现在却不方便说出来。

      一路上都是在克烈部的帐篷附近穿过的,尼堪发现除了跪在法王座下的那两三百人,普通牧民却还是正常的蒙古人相貌,估计也就是头领们坚持了一定规则之下的联姻,普通牧民早就与其他蒙古人相差无几了。

      几日后,众人走出了楚库河狭长的河谷,眼前顿时一亮。

      “尼堪,这里便是紧挨着恰克图的库达拉大草原,也是由克烈的一个部落占据着,不过听说这支克烈部落早就融到了蒙古人里面去了,头领们的长相也已经与普通蒙古人相差无几,大草原上有一千多帐,也算土谢图汗的余部,大台吉是他的妹夫”

      果然,在楚库河便一处帐篷最多的地方,修建有一座尼堪在后世草原上见到的典型蒙古风格的寺庙,显见得此处已经纳入哲布尊丹巴活佛的传教范围了,

      见到尼堪两百多骑过来,对面也呼啦啦跑过来三百多骑,为首的一位雄壮的大汗骑在一匹矮小的蒙古马上,尼堪还有些担心他将那匹马压垮了。

      这时乌力吉出面了,听说是去恰克图贸易的索伦人,大汉冷冷地打量了一下。

      “贸易?为何带着这许多人马?”

      “大人,我等从赤塔而来,千里迢迢的,难得来一次,自然要多带一些人手,多换购一些货品”

      说着按照尼堪之前的吩咐递上了五张皮子——此时若是直接拿出金银对方肯定会有所怀疑。

      “啪!”,没想到那汉子一马鞭便将捆着的那五张皮子击落在地上。

      “哼!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招惹蒙古人!告诉你等,刚刚接到大台吉的命令,凡是从西边沿着楚库河来的索伦人,无论多少人马,随身携带的货物都要抽取一成!”

      “啊?!”

      众人一听大惊,这便是尼堪他们击败茂明安部的后果之一了,尼堪想了想,现在的关键是顺利抵达恰克图,无谓在此地横生波折。

      “大人”,他策马出来,“那我等回来了呢?”

      “也是照此办理!”

      “啊?!”,周围又是一阵嗡嗡声,尼堪回头一看,只见所有的人都是一脸愤恨之色,他赶紧向乌力吉示意,乌力吉无奈,只得扬起左手止住了众人的窃窃私语。

      “大人,就依你的”

      等尼堪留下三百张皮子离开此地后,眼见得离那片帐篷群已经很远了,众人都是大声骂起来,乌力吉也凑过来问尼堪:“回头真要再纳一成?”

      尼堪点点头,“一成便一成,无非是多换一些铁锅、粗盐等物给他们”

      刚才尼堪他们取货时蒙古人并没有细细查看,他认为回程时也会如此,关键是他心里已经隐隐有了一个计划,那个计划要执行的话,非得原路返回不可。

      不过经过这一场波折,尼堪心里更加坚定了统一漠北林中诸部的想法。

      在林中过活,老老实实听从蒙古人的安排自然好说,稍微有些叛逆便会处处受阻,除非你已经强大到一定程度,否则只能俯首帖耳。

      “都是克烈部的后裔,怎地两部相比大有不同?”

      一路上尼堪不禁自言自语,身边的孙传宇笑道:“那也很正常,以前克烈部的王罕还是铁木真的义父呢,世事难料,远的就不说了,你们索伦人还不是分成了两部”

      尼堪又问道:“叔叔,这一部克烈人都是蒙古人来着?”

      孙传宇摇摇头,“怎么可能?克烈部也就是一个旗号,兴许是有少量以前王罕的后代,不过传到如今能有多少只有天知道了,大多数还是吸纳了周边的布里亚特、索伦、雅库特等族混杂而成,真正的蒙古本部自然在喀尔喀地方”

      “那刚才那一处就是此处克烈人的台吉所在喽”

      “是的,那个大汉便是台吉的小舅子,叫哈儿浑,此人实际上是一个索伦人,自己的妹妹嫁给台吉做了侧福晋,如今便耀武扬威起来”

      “这一处有多少人?”

      “不多,全部出动的话最多五百骑兵”

      尼堪点点头,正欲说话,石孙传宇将手一指,“恰克图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