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app如何下载视频播放器安装

      “我不能给你们。”

      卡通猫猫头尽量用身体遮挡着竹篮子,一步步后退,最后退无可退,倒坐在长椅上。

      “真是不识抬举!”

      一个混混恼怒不已,大手直接朝着竹篮伸去。

      少女的力量又怎么能和大汉相提并论呢,哪怕是用上了全部的力气,也不过坚持了三秒左右,竹篮子就被混混给夺走了。

      “看不出来,一个卖花的,居然一天能卖出七八百块钱。”

      混混手在篮子里清点了一下,啧啧笑道。

      疤佬拍了拍猫猫头套:“小姑娘,刚刚老实交出一半就行了,非要反抗。”

      “现在一分都没有了。”

      说完四人分完赃,准备离开时,一个人影挡在了他们面前。

      “小子,好狗不挡道。”

      混混们看见有人拦路,开口骂道:“再挡着我们,可没你好果子吃。”

      说话其中一个人伸手推了一把,愣是没推动。

      那种感觉就好像推在了一堵墙上。

      辛尝看着混混的手印在自己胸口,不在意地笑了笑:“你们拿了我的钱。”

      “你的钱?”

      “是啊,还给我吧。”辛尝左手取下嘴里的烟,直接摁在那只手上。

      “嗷!!!”

      燃烧的烟头将皮肤烧焦,隐约还散发出一股糊味,这个混混飞快缩回手,但是手上已经烫起了一个大泡。

      就算水泡消掉,也会永远留下烫疤。

      “欺负我兄弟?”

      疤佬见状,怒骂一句:“给我干死他!”

      四个混混摩拳擦掌,将辛尝团团围住。

      辛尝面无表情,站着没有动弹。

      “小子,吓傻了吧。”疤佬见辛尝一动不动,出声嘲讽道:“现在跪下来求饶,我就放你一马。”

      “呵呵……”

      辛尝抬起手掌,认真地看着掌心的纹路:“我只是在想,要用多少力气才不会一下打死你们。”

      “艹(一种植物),给我弄死他。”

      疤佬愤怒地大吼道,随后他一拳打出,朝着辛尝脸上招呼而去。

      不过在辛尝眼里,却是太慢了。

      愤怒的疤佬只觉得眼前一花,然后他的拳头就被一只修长的手掌扣住了。

      用力一抽,却好像被铁钳夹住一般,纹丝不动。

      “还是个硬茬子。”

      “都愣着干什么,给我上。”

      剩下三个混混也纷纷出拳,想趁着辛尝钳制疤佬的空档,进行群殴。

      这样的战术他们已经干过很多次了,操作起来得心应手。

      “乌合之众。”

      辛尝冷笑一声。

      右脚飞起,分别踹在三个混混的小腹上。

      三个动作,实际上不过是一眨眼的时间就完成了。

      三道身影顺着各自的方向倒飞出去,几乎是同时落地。

      “嘭!”

      “嘭!”

      “嘭!”

      混混们捂着小腹,痛苦地在地上打滚。

      辛尝左手微微用力,眼前的疤佬整个人就已经扭曲地捂着自己的右臂嗷嗷叫了起来。

      “大……大哥饶命,饶命啊……”

      疤佬半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饶道。

      辛尝抓着他不放,慢慢蹲下来看着疤佬的惨样,用岛腔惊讶又戏谑地说道:“喔~你怎么了啦,刚刚不是还很勇讷。”

      “大哥……不,大爷!”

      疤佬此时整个人已经瘫倒在地上,根本不敢起身,一旦他微微抬起一点,手臂马上传来钻心的剧痛,仿佛下一刻就要撕裂。

      “大爷,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求大爷饶我一命!”

      “小的下次再也不干了,嗷……”

      辛尝推了推墨镜:“你还想有下次啊?”

      “不不不,绝对没有下一次,小的从此以后洗心革面,做一个好人。”疤佬紧张地保证道。

      “你们几个呢?”

      辛尝转头看向地上叫喊的三个混混。

      “不敢了……”

      “我们再也不敢了。”

      “大爷饶我一命。”

      辛尝撇了撇嘴:“抢了人家小姑娘的钱,还不还给人家?”

      “是是是……”

      混混们立马从兜里掏出一堆零散的纸钞,也不细点,直接放进了竹篮里。

      疤佬此时也被辛尝松开了,也不敢跑,老老实实地把兜里的钱掏出来。

      粗略扫了一眼,四人交出来的钱,加起来有两千多块,比之前多多了。

      “大爷,您看我们……”疤佬带着谄媚的笑容问道。

      辛尝摸了摸兜,只掏出来一个打火机,顿时皱了皱眉。

      疤佬见状,很识时务地从兜里摸出一包华子,恭敬呈上。

      “滚吧。”

      烟火点燃,辛尝摆了摆手,不耐烦地驱逐几人。

      四人如蒙大赦,屁滚尿流地跑了。

      “走吧,以后不要再来这了。”

      辛尝将竹篮子放到卡通猫猫头的手里,说道。

      这些混混,今天教育了,隔天就会忘掉,卡通猫猫头要是还在这里,绝对会把火加倍撒到她的身上。

      “谢谢您,先生。”卡通猫猫头软软糯糯的声音从头套底下传出来:“如果没有您,这些钱就被他们抢走了。”

      猫猫头从竹篮子里点出820元,这些是她卖花所得,然后把剩下的钱收拢起来,都递给辛尝。

      “先生,剩下的钱您收好。”

      辛尝指了指钱,再指了指自己:“这些给我?”

      猫猫头用力地点了点,头套一晃一晃的。

      修长的手拍了拍头套,辛尝笑了笑:“我呢,吃喝都报销,这钱用不上,你收下来替我捐了吧。”

      猫猫头歪着脑袋看了辛尝好久,似乎是在思考着这样是否可行,过了好一会儿,才再次点头:“那先生您留个姓名吧,我到时候以您的名义捐款。”

      “还要留名?”辛尝呲了呲牙:“这么麻烦,那我不捐了。”

      “……”

      “逗你玩呢。”

      看着猫猫头不知所措的模样,辛尝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好久才停下道:“你真要个名字的话,那我就给你写一个吧。”

      猫猫头见此,缩起一只手在卡通套装里摸索了好一会,才从眼眶里伸出一只握着纸笔的手。

      纸张皱巴巴的,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摧残,笔身上也有些水汽。

      想来套装里十分闷热。

      辛尝拿着纸笔,沉吟了一下,最终落笔写下三个字。

      随后把纸一折,和笔一起放进篮子里。

      “走了。”

      猫猫头看着辛尝走出自己的视线后,才低着头打开竹篮里的纸张。

      “镇界军。”

      “还有姓镇的人吗?”猫猫头迷惑道。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