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252

      今天的训练让吴明身心疲惫,拖着疲惫的身躯,吴明前往学校的澡堂。

      学校一共有四处澡堂,吴明去了最偏远的澡堂。

      吴明之所以想去哪里一是因为人少二是因为他想多走走。

      这一个月发生的事太多了,让吴明有些喘不过气,他要泡个澡让自己安静安静,放松放松身体。

      来到澡堂外面这是一座高楼有三层之高,主颜色是金色副颜色是白色,两种颜色交替刷在房屋外。

      进入里面现在男澡堂上标着只有一人。

      看守澡堂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妈,她拿着类似相框的白边液晶屏。

      她走到吴明身边用那个类似相框的东西对准吴明,一根绿色的线条照射在吴明的脸上。

      大妈看了眼液晶屏弹出的绿色的对勾摆了摆手,示意吴明进去。

      男浴池在二楼,吴明坐上电梯来到二层。

      每一层都很大,来到换衣间,紧靠墙边的一排排都是自动洗衣机。

      退去衣物将衣服扔进洗衣机中,之所以有洗衣机也是照顾学生。

      每次学生来洗澡浑身是泥,洗完澡还得穿那些带泥土的衣物,刚洗好不又脏了,为了学生方便直接在澡堂设置了洗衣机。

      试衣间出来就是澡堂,澡堂内飘满了水蒸气,温暖的空气飘在身上吴明觉得很温暖也很舒服。

      左边一排是冲澡的地方每一间都用墙隔开,进去后可以把门锁上。

      这样一人一间主要也是为了是照顾东部人,吴明虽然是北方人习惯了一起在浴池洗,可他还是喜欢东部人的洗澡方式,因为他觉得这样有隐私空间。

      在右侧则是北部人最爱的洗澡方式大浴池,和北方一样这里分为三个水池,左边第一个是冷水池,第二个是温水池,第三个是热水池。

      按照风之国的习俗吴明需要先把身上的泥泞冲洗掉,才可以进入大浴池。

      吴明先从单间冲了个澡,他并没有打算去温水池。

      而是走进了冷水池,吴明在没觉醒之前就喜欢泡冷水,因为他觉得冷水可以让自己变得更勇敢。

      当进入冷水池吴明的身体因为太久没泡有些不适应,身体被那股刺骨的寒意深深扎入,不过泡了一会身体就完全适应了,感觉和温水没有任何区别。

      在冷水池呆了一会,吴明想起澡堂中还有一个人。

      吴明有些兴奋,说不定这就是缘分,大晚上的两个男的在浴池里。

      不对这他喵的咋有些基。

      从冷水池出来,来到一旁的温水池。

      在温水池吴明很享受,将自己整个身子侵在水中只露个头,半个小时过去。

      噗通!一旁的热水池一个男人站起来,男子身上的水哗哗往下落。

      “卧槽”原本睡意朦胧的吴明被惊醒他没想到到旁边竟然有人。

      吴明打量眼前那男子,他与其他人的皮肤不同,他的皮肤很白很细腻拥。

      有一双淡蓝色的眼睛,整个人精瘦甚至可以看清身上的每一块肌肉。

      那人用那双清澈的篮眼睛盯着吴明,吴明脸红了。

      “刚才在憋气没注意到你。”

      那人踏着水坐在水池边,“你是新来的吗生面孔。”

      “今天报道,前天刚出院。”

      “原来如此,为什么来这里洗,这个澡堂应该是最烂的澡堂,还很偏僻。”

      “我就是因为人少地偏才来的,你应该和我一样吧”

      男子站起身从水池里走出来。

      “确实。”

      说完他便去单间冲澡。

      吴明见他离去也起身去冲澡。

      二人相序洗完擦干身子坐在试衣间。

      洗衣机早已经把衣服洗好,拿出自己的衣服二人坐在同一张沙发穿衣服。

      “你是哪个班的。”

      吴明觉得说第零班很挺丢人的,但总不能编一个班级说出去吧。

      “嗨,我第零班的。”

      蓝眼少年想说什么又憋回去了。

      “没事只要努力也是可以成为一名了不起的觉醒者。”

      吴明看着那双篮眼睛感觉到一丝温柔,“谢了我会努力的。”

      “我记得你们的班长是张文对吧。”

      听到张文两字,吴明觉得装逼的时刻来了。

      “假装不好意思摸着头讪笑道:已经不是了今天刚换成我。”

      “啥?换人了?”

      蓝眼少年看上去很惊讶。

      “怎么了吗。”

      “张紫远没找你吗?”

      “张紫远?”

      吴明突然想起今天张紫远要他在十点之前在去宿舍找他。

      找了他还让在十点之前找他,不过他那煞笔我理都不想理他。

      “篮眼少年瞪大了双眼你没去?”

      “对啊,为什么要去?”

      “别回去了你赶紧跑吧,别刚出院又进去。”

      “啊?”吴明很懵逼。

      那人无奈的摇头穿好衣服临走时对吴明说道:快跑吧在晚就没时间了,张紫远可是F级巅峰即将到达E级的人。

      听完他的一番话,在吴明心中一种无形的恐惧感正在萌发。

      穿好衣服吴明到想看看张紫远能把他怎么样。

      回到宿舍吴明刚踏入宿舍楼的第一步就感受到不对劲,这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整座宿舍楼走廊死寂如灰,这里面竟然一个人也没有,这完全不像平常。

      吴明可以清晰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太安静了这太反常了。

      吴明一个人走到宿舍们前,门没关微淹着。

      门内很安静,吴明有些紧张他轻轻推开门。

      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逐渐吴明看清了门里,在宿舍的尽头一个陌生的人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

      李耀强,白小小,王羊,都坐在自已床上。

      李耀强他低着头他的双腿在打颤裤脚处不停的流血,眼中充满了愤怒。

      他旁边的白小小手不停的在颤抖整个人甚至都坐不稳,汗水吧嗒吧嗒的从额头滴落。

      最惨的是王羊他脸上肿了一片几乎毁容,王羊不甘心的握紧双拳他的全身都在颤抖,眼中带着愤怒。

      那人冷冰冰的望着吴明,“你回来了。”

      冰冷的目光直刺吴明的心中,吴明也不甘示弱盯着张紫远,“不好意思我就没打算回来。”

      “没关系我懂我懂,年轻气盛?没挨过社会毒打?还是没把我放在眼里?”

      说着张紫远将棒球棍从床底下掏出来。

      吴明憋着心中的愤怒,他清楚自己的实力敌不过张紫远。

      “你看看就是因为你,他!他!他!,都被跟棒球棍砸伤了!”

      张紫远吼道:“明天他们都不能训练了怎么办?”

      “都是你!”张紫远拿棍子指着吴明露出戏虐的表情。

      “你找死!”吴明憋不住那口恶气,那种自责感和张紫远的话让吴明难以冷静。

      吴明冲过去。

      张紫远捂着嘴轻蔑的笑了,伴着笑声拎起棒子,“各位看好了他先动的手。”

      棒球棍对着着床边的白小小做出挥棒的预备动作。

      白小小的额头冷汗直流双眼已经闭上了眼眶中泛起一丝一丝眼泪。

      “等一下!”吴明哀求道。

      “啊?咋停下了?”

      “不好意思停下也要挨揍。”

      嘣!

      喀喇……

      骨头断裂的声音,白小小瘫倒在地上,他的牙齿散落了一地。

      张紫远看着棒球棒几次的重击棍子有些变形了。

      “吴明这个棍子变形了我需要你帮我再买一根,明白了吗?”

      吴明双眼充血,怒目远视不敢上前,颤抖在嘴唇伴着沙哑沙哑的嗓子,“为什么?只是因为我迟到了吗?”

      他感受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即使是自己也在害怕。

      “我之前说过的,把我的话重复一遍。”

      “你让我十点到。”

      “没错!”张紫远抿着嘴唇为吴明鼓掌。

      “这是警告,明天我不希望在发生类似的事情,明白了吗。”

      吴明什么也没说他盯着张紫远,不甘心的低下头。

      咣当……

      棒球棍被扔到吴明面前。

      “我知道你很不服气。”

      “来我把棒球棍给你让你打我。”

      说着张紫远走过去把自己的头伸过去。

      “来这里后脑勺”,张紫远指着自己的后脑。

      “打一下必死,你来砸我,我眼睛都不带眨一下。”

      吴明捡起棒球棍,看着眼前毫无防备的张紫远。

      蠢货真以为我不敢老子砸死你,吴明毫不犹豫一棍子挥下去。

      眼看棒球棍就要砸到自己,张紫远赶忙用手臂挡住。

      咣当一声,棍子砸在手臂上。

      “你小子很有种啊”,张紫远怒视着吴明。

      吴明也不甘示弱,“如果还有下次我一定砸死你。”

      “是吗我可能等不到那一天了,因为从今天开始你就要住院了。”

      “什么意思?”

      “还不懂吗”,就是这个意思,张紫远抓住吴明的肩膀,吴明感受到刺痛感,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直到传遍全身。

      紧接着张紫远着对着吴明的下巴一拳,将吴明直接打翻在地。

      拿起吴明手中的棒球棍,“祝你在医院里过得快乐。”

      砰……砰……砰……

      仅仅第一下吴明就晕过去,甚至连惨叫都发不出来。

      一下……两下……三下……

      李耀强愤怒的瞪着张紫远。

      已经闭上眼睛的白羊不想再看到眼前的画面。

      他的暴行终于结束了。

      张紫远将自己手上的血抹在王羊的衣服上。

      将棒球棍扔到李耀强身前,仿佛在告诉他二人别惹事一样。

      直到张紫远离开宿舍,二人内心依然无法平静下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