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田暴风雨350

      邱汉婴呆住了。

      坐在地上,两眼发直,愣了愣。

      刚才没听错吧?

      多拿三万钱帮太常署衙修缮房子…

      这是明目张胆的收买吗?

      不过,大汉律里面貌似没有说捐赠犯法。

      这三万钱,按理说来,是合法所得,哪怕日后有人翻出来,状告到长安,自己也绝对胜诉。

      当年高祖起家的时候,虽然没有明确记载,但可以肯定,多多少少收过商贾的好处费!

      否则,他哪来的钱粮、兵器?

      以为如何?

      当然是没问题!

      能把油水转换成他太常丞合理所得,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邱汉婴把竹简和毛笔放下,深吸一口气,站起来,笑眯眯地拱手,“公之大义,吾临淄太常署谨记在心!日后所有能用到的地方,尽管开口!”

      司匡作揖而拜,声音沉着,“既然太常丞阁下没有意见,敢问,鄙人何时能拿到地契?”

      钱到位,自然好办事!

      邱汉婴拍拍胸口,慷慨激昂,保证道:“明日可拿!”

      “善!”

      司匡与孔安国对视一眼,皆露出满意的笑容。

      “呃……二位别急着高兴。”

      “嗯?”

      邱汉婴整理好衣冠,面色严肃,指着案几上的竹简询问,郑重问道:“买地钱财,何时能到?”

      司匡转身,把目光投向孔安国,试探性的问道:“孔兄?”

      孔安国点点头,示意明白了。

      一步踏出,拱手一拜,声音洪亮。

      “买地一共七十六金,数额庞大,稷下没有这么多储备资金,因此我儒家不可能一次性付清。希望邱公可以给儒家一个月的时间,用来筹集资金。”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袖口中的暗口袋中摸出来一块巴掌大小的小木牌,高呼,“此乃我儒家在稷下府库的取款传信,请邱公先收下。”

      孔安国把传信递了过去。

      邱汉婴看了一眼,接了过来。

      “邱公,吾等愿意先支付六十金,请公明日带领太常所属,前往稷下,领取钱财。而剩下的十七金,将在一个月之内付清。”

      孔安国语气稍作停顿。

      “公以为如何?”

      邱汉婴笑了笑,点点头,朗声回答。

      “可!”

      随后,打开衣服的褡裢,把传信塞了进去。

      还是那句话:有钱好办事!

      反正这笔买卖,他稳赚不赔!

      趁新齐王的任命还没下来,多捞一点算一点。

      反正地就摆在那里,还能跑了不成?

      邱汉婴把褡裢关好,笑眯眯的,像一只吃胖的黄鼠狼,“二位放心,明日拿钱之时,本官会把地契同时交付!”

      “多谢邱公!”司匡点了点头。

      邱汉婴心情大好,重新坐下。

      同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二人也坐。

      区区一个买地小忙,就捞到了不少油水。

      如果帮更多的忙,岂不是,捞得更多?

      于是,他情不自禁地询问:“二位可还有难题?如果有,尽管开口。临淄周边,我邱某还是有一定话语权的。”

      司匡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点点头,直言不讳,“还真有一个麻烦事。”

      “请讲!”

      “不瞒邱公,鄙人买地,打算修建一个‘里’。如今,地已经买到,民夫也基本上有了目标,就差购买材料了。请问邱公,这附近可有出售建房材料的商贾?”

      邱汉婴作为本地的太常丞,对于往来的商人再了解不过了。

      一些商贾为了在临淄办事方便,也会到太常走一遭,留下点东西。

      虽然留下的东西,不怎么值钱罢了。

      司匡开口询问的时候,他就知道需求了。

      “阁下想找专门从事石料、木料的商贾吧。”

      “对!”

      邱汉婴微微抬头,发着长长的“嗯”声,回忆着临淄今日的相关商贾。

      司匡跪坐,身体前倾,目光中充斥着期待的光芒,“邱公可有人选?”

      邱汉婴思索了好一会儿,脑海中划过一个又一个名字。

      然而,一个合适的也没有。

      最终,他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抱歉,没有合适的人选。”

      他指着西方,解释道:“自从黄河决口,三河之地与济南、齐国之间的商路就被隔断了。因为成本的缘故,除了经营盐、铁、粮食的商贾之外,很少有其他类型的商贾,往来于两地之间了。”

      司匡面不甘心,追问,“齐地就没有经营石、木的商贾?”

      “有是有,恐怕,满足不了阁下的需求。”

      邱汉婴拿起案几上的酒樽,喝了一口樽内盛放的清水。

      嗓子湿润,问道:“阁下打算购买多少石、木?”

      司匡心一横,直言:“要能供一千八百间房子可用!”

      一千八百间……

      邱汉婴瞳孔蓦然收缩,倒吸一口凉气。

      接着便是一连串堪比雷声的咳嗽。

      “咳咳咳……”

      刚才喝下去的水没咽好,被呛到了。

      虽然他早有预料,但是,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多。

      位于临淄城外的将近两千间的房屋建筑群……

      恐怕只有巅峰时期的稷下学宫可以比拟了。

      邱汉婴猛地拍打胸口,企图缓解嗓子眼的痛苦感,用悲凄的声音问道:“阁下这是打算打造第二处稷下学宫?”

      “算是吧!”司匡报之以微笑。

      “呼!第二处稷下……大手笔!”邱汉婴竖起一个大拇指,感叹不已,“一千八百间房子,若是能全卖出去,也未免不是一个佳话啦!”

      迄今为止,

      他还没见过哪个‘里’能卖掉一千八百间房舍。

      哪怕是长安周围,也没有这个先例。

      若是真的被司匡做到了,恐怕,齐地史书上,会有浓墨重彩的一笔!

      “公有雄心壮志,我邱某人也不能看热闹。”

      邱汉婴眯着眼睛,隐藏着眼底的精光。

      虽然他不清楚司匡哪来的自信,但是,既然敢建,就说明敢卖。

      对司匡而言,这一千八百房舍是房子,对他这个太常丞而言,这就是税收!

      一千八百个人,每人每年产生的价值按照五百钱计算,每年的税收就要多征收九十万钱!

      多征九十万!

      这是他平常日里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若是成了,绝对大功一件!

      邱汉婴笑嘻嘻的,脸皮上下跳动,活脱脱一只笑面狐狸。

      他起身,坐到司匡的身边。

      把胳膊搭在其肩膀上,拉近乎,“司贤弟,临淄虽然没有合适的商贾,但是,为兄有一个不错的主意。”

      司匡仅仅瞥了一眼肩膀上的那只小肥手,笑容不减,“邱公请讲。”

      “请本地大型商贾帮忙!他们交往遍及天下,必定认识兜售木、石的商人!”

      “本地有大型商贾?”司匡快速眨眨眼,有些不信。

      邱汉婴咧着嘴,皮笑肉不笑,“齐自古以来,就是天下重要的盐产地,这里的大型盐商,只多不少!”

      “这个我可以证明。”一旁的孔安国也开口了,“我孔氏与本地的商贾,也有贸易往来。若是请求他们,说不定真的可以解决问题。”

      司匡神色正然,“敢问此事拜托哪家比较好?”

      孔安国与邱汉婴互相对视一眼。

      二人同时笑了笑。

      异口同声,“东郭!”

      “东郭……”司匡眼皮一紧,忽然想到了什么,冷不丁地打了一个哆嗦。

      声线颤抖,轻声发问,“敢问,其家主,不会叫东郭咸阳吧?”

      “正是!”邱汉婴点点头,疑惑询问,“贤弟认识他?”

      “呵呵,有所耳闻。”

      司匡尴尬地笑了笑。

      没想到还真是这个家伙。

      齐地的大盐商……早就该相当的。

      没想到孔安国与邱汉婴竟然会意见一致,同时推选东郭咸阳这个人。

      挺难得。

      不过,司匡心里却没大有底。

      这货真的会心甘情愿帮忙?

      就怕狮子大开口,狠狠地赚上一笔。

      没办法,他被蔡东藩那句“三商当道,万姓受殃”的评价吓出心理阴影了。

      汉武帝时期,有名的财政官员莫过于桑弘羊了。

      汉武帝后期,那句“请烹桑弘羊”,天下人皆知。

      然而,桑弘羊接管盐铁,开始敛财的时候,除了他之外,还有两个人!

      那一次,加上这位日后的顾命大臣,刘彻一共招募了三个人!

      另外两个分别是:

      齐地盐商东郭咸阳,为大农丞,领盐铁事。

      南阳铁商孔仅,为大农丞,领盐铁事。

      为了让国库充实,三大商贾,直接插手了大汉财政!

      东郭咸阳能够与桑弘羊一起被刘彻赏识,绝对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司匡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

      不过,既然二人都推荐了,见一见也可以。

      注意力重新放在邱汉婴身上,“邱公,敢问东郭咸阳现在何处?”

      邱汉婴微微一笑,回答,“三河之地!数日前,他派人来我这里领了传信,带人前往三河之地售卖食盐了。”

      “呃呃…何时回来?”

      “半个月后!”

      “好吧。”司匡无奈的耸耸肩,看着孔安国,沉声说道:“孔兄,材料到达之前,我等先招收流民吧。”

      “司公尽管放心!我儒家昨晚就已经开始行动了。”

      司匡:“???”

      什么意思?

      “哈哈,考虑到流民分布散乱,稷下儒家弟子几乎全部出动了。”

      孔安国笑容灿烂,声音自豪。

      “儒门弟子以稷下为中心,携带粮食,向西、向南、向北出发,在告知流民稷下北部情况的同时,发放支撑他们赶路的干粮。”

      他微微抬头,盘算一会儿,“估计第一批流民,明日一早就能到了吧。”

      司匡眉头一挑,“此言当真?”

      “绝无半分虚言!”

      司匡猛地站起来,拱手,“邱公,我等恐怕要失陪了。”

      “哈哈,无妨。”邱汉婴挥挥手,“明日一早,我会把地契送到稷下的。”

      “多谢!”司匡作揖一拜,“告辞!”

      起身,对着孔安国点点头。

      在孔安国的道别声中,二人离开了此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