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学后的故事动漫第一集观看

      石陌回头望去,双眼朦胧隐约看见一人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

      “师弟,是你吗?”

      “师兄,是我。”

      “师弟,怎么不早些休息?”

      “心绪有些乱。”

      两人相顾无言,石陌转头望向月光,月色如稠酒填入心口有一种异样感受。

      齐天济看着石陌的背影,神色复杂,举起酒壶狠狠灌了一口,似是下定决心。看着石陌的背影,缓缓道:“师兄,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说。”

      石陌回头看着踌躇的师弟,师弟可以算是青铜山最“正常”的存在,修行路上,勤勉不辍,待人接物,彬彬有礼,为人处世,进退得体。

      “师兄,你......你是不是......”

      石陌心中有了不祥的预感,想起白日里抱着师弟的场景,莫非师弟以为我有断袖之癖?

      两人对望一眼,不约而同道:“我不是盖。”(“境界全无。”)

      齐天济疑惑道:“师兄,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

      “师弟,你说啥?”

      齐天济看着石陌的眼睛,鼓足勇气道:“师兄,你好像掉境了。”

      见石陌没有回答,又继续道:“白日过江时,我抓着师兄手腕,我感觉到师兄经脉中并无多少灵气,更是察觉不到金丹存在。”

      石陌叹了口气道:“确实如此,不知为何。我醒来时,就感觉自己与常人无异,就连记忆也有所丧失,体内灵气更是毫无波动。”

      齐天济急切道:“师兄,如此大事,怎么不告诉我们。”

      “原先,我也是想,只是身为青铜山掌门,却境界全无,若是其他门派知晓此事,我青铜山颜面何在,名存实亡啊。”

      “师兄,你若是信得过我,我帮你仔细看看。”

      “都是同门师兄弟,我不信你,我信谁?”

      言罢,只见齐天济伸出左手,两根手指轻轻抵在石陌眉心处,石陌只觉一股热流自前额缓缓流入,自十二正经,后经奇经八脉,游走于五脏六腑。

      石陌只觉浑身毛发舒张,说不出来的舒服。

      不多时,齐天济收回左手,轻轻呼出一口气道:“体内经络、气窍完好,丹地也平平整整,只是丹府,金丹却消失无踪,怪哉。”

      “师兄,你现在修为当是筑基期中期,只是金丹却消失不见,我猜测或许跟梦蝶神功有关。”

      石陌急切道:“师弟,你知晓梦蝶神功?”

      “师兄,我也只是略知一二,此种功法由开山祖师庄祖所创,原先老祖只是山下王族一后裔,一日梦见自己化作蝴蝶,遍览群山,飞过无数仙家圣地,看尽无穷仙法妙术。待老祖醒来时,发现自己身披彩翼,赶忙再度入梦,见一蝴蝶倒飞数万里,后沉寂于一段时光岁月中,作茧自缚。”

      齐天济面露敬仰,继续道:“自此,老祖沉寂数百年,后一飞冲天,达山巅时已是元婴,踏白云时已是出窍,乘风万里时已是大乘,一时震惊天下。后来开宗立派创下青铜山,直接晋升为甲级门派,只是......”

      说到这儿齐天济叹了口气继续道:“岁月催人老,人力终有尽时,老祖在位期间一直寻找关门弟子,却无一人能习得此种功法,苦寻数百年未果,最后老祖叹息,人生如梦,一尊还酹蝶翼,言罢老祖化作蝴蝶,待有缘人相遇。”

      “自此,千百年来也有几人在青铜山遇到老祖所化蝴蝶,只是都是福缘并非厚缘,青铜山由此没落,直到师父跟你都遇见蝴蝶,当时我们都以为青铜山将再度崛起,只是师父他老人家并未“沉寂”,如今你又......哎。”

      “师弟,那你知道这梦蝶功法在青铜山何处吗?”

      “此功法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似是梦中修炼,师兄你也莫要泄气,若是境界再达金丹,说不定会想起些什么?”

      石陌听到这里,微微叹息,如今自己记忆全失,就算要“梦中修炼”也是白日做梦。

      不过石陌也算乐天派,不然也不会短短十来日就接受自己的这一“身份”。

      想起白日里师兄弟们过江的场景,虽然小若所言甚多,但对功法之类却知之甚少。

      既然师弟已知晓自己是筑基期的事实,不如趁此机会把心中的疑惑一一问出。

      “师弟,白日里各师兄弟过江都各显神通,是什么功法?”

      齐天济微微一笑道:“师兄,你记忆丧失可能忘了,我们修真者只要踏入金丹期,可以选择一物为自己的本命物,炼化后与自己本意相通,如臂使指,我修炼的功法是玉清诀,本命物是家族传承的长剑“无铭”,其他金丹修士多数也选择坚甲利刃,主伐或主守,只是我青铜山却算修真界的异类。”说道这儿,似是想到什么,对石陌道。

      “师兄,你可知为何周师兄对你如此礼敬,见到你总要不分场合的敬仰?”

      “嗐,你还别说,周师兄不知为何,夸起我来简直天花乱坠,我曾怀疑他多少有点毛病。”

      “那是因为师兄,本命物为玉章,而他修炼的功法是......夸章。”

      石陌似乎知道大拇峰为何叫“大拇峰”了。

      齐天济笑言:“当然若是山峰倒转又是另一种“章”了,师兄以后有机会,你会看到。”

      齐天济继续道:“孙师兄,本命物为长棍,南疆棍王一派弟子后来入我青铜山门下;李师兄本命物为北荒图腾豕舒。”

      “那二人过江之时,口中念念有词,这是何种神通?”

      “纯属卖弄,能真正做到言出法随的只有黄牛观的七字真言和金蝉寺的怒目金刚叱。”

      齐天济感觉今夜说的话比一年都多,但掌门似乎意犹未尽,如转了性子般,想来颇觉有趣,心情也开朗了不少,继续道。

      “至于师姐林舞,本命物却无人知晓,功法也从未见过,似乎每次惹事都全凭灵气胡乱扔出,打不过就跑,使得却是我青铜山最基础的青云纵。”

      石陌想起林舞那张绝美的脸,再想起白日里把自己当成“攻”,赶紧摇摇头,把林舞甩出去。

      好奇问道:“师弟啊,若是我金丹还在,过河当是如何场景?”

      齐天济思索了会儿道:“大概是你不渡江,江来渡你,心有所思,闭眼须臾,人已至江岸。”

      “这么潇洒?”

      “就这么潇洒。”

      石陌越想越是开心,嘿嘿笑出声。见齐天济一脸怪异的看着自己,咳嗽两声道:“师弟啊,今日听君一席话,受益匪浅。”

      “理当如此的,师兄时日不早了,不若回去休息吧。”

      “师弟,你先回吧,只是今日之事还请保密。”

      “师兄,放心,定当缄默不言。”齐天济抱拳道。

      送走齐天济,石陌轻轻摇晃手中酒壶,还有些余。

      黑山仙酿,馥郁芬芳,入口缠绵。

      灵心草园,荧光点映,与月争辉。顿觉豪气万丈:“一生一世一场梦,一梦何不一万年?归也归也。”

      石陌一摇一晃走向别院,脚步散乱,时不时打个酒嗝。见远处一丛灵心草乌漆处,一青色“物体”显得格格不入,石陌吓了一跳,四下张望无人,轻轻喊道:“师妹,师妹。”

      正在薅草的女子,闻言动作一滞,也不见回头,把头伸进草间道:“不是我,不是我,师兄你认错人了。”

      “不是你,你为何又喊我师兄?”

      女子如鸵鸟一般,将头埋在草间动也不动。

      石陌无奈道:“出来吧,若是他人见了,会以为我青铜山都是偷鸡摸狗之辈。”

      只见女子慢吞吞挪了出来,柔情绰态,双眉似蹙非蹙,双手背后,不言不语,额间还沾着草叶,平添了几分可爱。

      石陌会心一笑,伸手将额间草叶拨掉,女子抬头对上石陌双眸。

      石陌柔声道:“怎么想起深更半夜,来拔草的?”

      “师兄,不怪我吗?”

      “有什么好责怪的,山门弟子修炼蒲团早已不足,你拔这些灵心草也是为了弟子。”

      “拿出来吧。”见林舞没有动作,石陌绕到背后,轻轻掰开林舞双手,触摸到林舞手指只觉白皙修长若削葱根,细软无比。

      灵心草握在手中比想象中要重不少。

      “走吧,师妹。”

      见石陌果然没有责备,林舞脚步轻快,赶忙跟上,偷偷瞄了石陌几眼,见石陌并无怒色。

      “师兄,你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了。”石陌脚下不停。

      “你有点怪。”

      “我怪可爱?”石陌今夜心情大好,想都不想接道。说完,石陌驻足不前看着林舞。

      “噗,师兄,哈哈哈......”

      见林舞一手叉腰,一手捂着肚子,双眼弯如月牙,皓齿微露,赏心悦目。

      石陌心中一动,伸指轻弹林舞额头。林舞看着石陌,笑盈盈道:“师兄,你变了呢。”

      “怎么变了?”

      “以前我一犯错,你就会像师父一样说教我,对我更是不假以颜色。”

      石陌摸了摸鼻子道:“以前我怕青铜山朝不保夕,在我手上断送了香火,不敢有所懈怠,自走火入魔倒也想通了,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走吧,此地不宜久留,赃物还在手上呢。”石陌扬了扬手上的灵心草。

      “师妹啊,以后你再作梁上君子,记得乔装打扮一番,至少得穿套夜行衣。”

      “师兄,晓得哩。”

      “师兄,你可知白日里我跟白梅说了啥,让她面红耳赤,哑口无言。”

      “肯定不是啥好话。”

      “我让她答应我,偷偷怀孕,再惊艳所有人,尤其她师兄。”

      “哈哈哈哈......你呀,以后性子淑女点就好了,这种话也说得出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