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欧AVAPP软件下载

      “尖刺”神经质地嘿嘿笑着,拿着枪对倒在地上的佣兵不断射击,一枪枪收走还在喘气的人的性命。

      “你疯了吗?”“骷髅”将它枪口往下一压,“那些是咱们的人!”

      “这有什么关系?他们的任务已经失败了,而且我在镜头上看得清清楚楚,他们打算求饶!”他仰着头对高大的骷髅大声咆哮,发泄着不知从何而来的愤恨,“绝对不允许放弃任务,绝对不能!”

      “贵妇”声音复杂道:“你不要对放弃任务这么敏感,当初‘长老’做出的决定……”

      “闭嘴,我叫你闭嘴!”尖刺像被踩了尾巴,枪口一移,威胁她吼道。

      “你疯了,我退出!”骷髅看这人变成了这副样子,哪还敢跟他做队友,毕竟他们都对这个任务充满疑虑,若在战斗中出现什么问题打算退出,指不定这人下颗子弹就落到自己头上了,所以他打算在开打前就离开。

      果然,他的担心不是没道理,在他说出退出后,尖刺转身抬枪就对他开火!

      在枪还没指向他时,骷髅胸口衣服下突然冒出红光,在枪响起前,他整个人就以与两米多巨型胖子完全不相符的灵巧往旁边移开了。

      骷髅此刻就像是跑了很久的步一般,喘息着,流着汗,浑身皮肤变成了粉红,在他身体周围光线都微微扭曲,就像是有一些高温水汽在蒸腾。

      “离我这么近的时候开枪,你是认真的?”他喘息着,两手红光隐现,咬牙切齿道,“你是想找死吗?”

      就在尖刺打算再动手时,“血师”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他旁边,用食指顶在了他扳机后面,制止住了他继续开枪的打算。

      “别动了,看看周围。”他提醒尖刺道。

      只见此时,周围建筑物阴影的黑暗中不断响起吱吱声,半空中盘旋着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的飞行动物和昆虫。

      但尖刺此时感受到的最大威胁在身后,他警惕地一回头,只见贵妇已经端着一挺多管机枪对准了他们,表情淡漠。

      “果然,你们都是些卑鄙无耻者,叛徒,骗子……”

      尖刺气的语无伦次。

      但无论他如何骂人,贵妇三人也不再理会,只十分有默契地戒备着,彼此掩护,倒退离开。

      “不用管他们了,要报复他们等以后有的是机会,现在完成任务……”

      血师话说了一半突然身形一闪暴退!

      与此同时尖刺也往旁边一躲,但慢了一拍,右边肩膀突然迸射出血花。

      在他们闹成一团之时,恩已经压下了内心复杂的情绪,冷静地在地上找了一把枪况良好的自动步枪,然后往身上塞了三个弹匣后,就对开枪的人进行还击。

      恩他对这一枪很不满意,他刚刚明明是瞄准对方的胸腹部打了个三连射,结果只有第一枪命中,子弹还往上飘到了肩膀,到底是不熟悉枪啊。

      跟激光武器不同,火药武器每把枪都有自己独特的特性,影响最终子弹的弹道的因素太多,无论是再强的神枪手,要是拿起一把陌生的枪就用,也会有失水准。

      没浪费时间,恩在一枪落空后,又接连对他打了两个短点射,一枪命中了他大腿,两枪击中了他腹部。

      就在他打算再开枪将尖刺彻底结果的时候,发现那个身着皮衣的家伙向他快速冲了过来,于是枪口一移……

      就在此时,他手部血管突然胀痛,那里的血液似乎停滞了一下,血压暴涨!

      恩的动作被迟滞,没有及时跟上那家伙的速度,在他恢复后再次调整枪口准备射击时时,身体的血液又出了状况。

      他突然感觉头晕恶心,感觉脑袋里面胀痛,恨不得拿脑袋去撞墙,而他受伤的左脸颊结痂的伤口也被崩裂,血液直往外淌!

      这是突然头部血压升高?!

      先是手,然后是头,都发生了局部高血压,以恩对神秘的了解,认定这家伙能影响血液!

      恩明白了这一点后,就立刻开始采取针对性措施。

      血师通过连续两次影响恩的射击后,拉近了与他的距离。

      距离更近后他对血液的影响能力更强了,这次他打算直接给恩来个狠的。

      随着他使用能力,恩突然手一软,丢下枪,捂住心口跪倒在地。

      “心绞痛的滋味如何?”

      血师说着,两手一翻,两把反刃奇刀凭空出现在了他手中,借着他两手一挥,两刀交叉,剪向恩的脖子。

      就在此时,恩突然抬起头,下巴底下露出黑洞洞的枪口!

      砰砰砰!

      三枪后,血师的冲锋被止住。

      他一脸震惊地低头看着腹部开的三个洞,血液从皮衣上的孔洞流出。

      恩抬起藏在他身下的手枪,对准血师就要继续开枪。

      血师则在这时咬牙抬起刀一指恩。

      恩浑顿时身子一软,捂着头摇摇欲倒。

      “我不明白,为什么你竟然能抵抗住突然飙升血压?”

      一脚踢飞了恩的手枪后,血师拿刀对准他的脖子。

      制住对手后,他解开身上的皮衣,掀开里面被血染红的白色短袖,随后衣服上的红色渐渐消失,血液快速涌回伤口,把三颗子弹推了出来掉在地上,然后如凝胶一般堵住了伤口。

      “我曾经是杀手。”恩的大脑缺氧状况恢复了些,勉强笑了笑,“学过如何催眠自己稳定情绪,降低血压对我而言不过是小把戏而已……”

      “是吗,那你再来降降看!”血师轻蔑一笑。

      这人话音一落,恩浑身的血管都鼓了出来,就像有人在往里面吹起一般,太阳穴明显的快速跳动着,看着就像是要将他整个人撑爆。

      恩此刻终于是无计可施了。

      就在这个危急时刻,血师往旁边一侧身,躲过了从后射过来的一根电击矛。

      遥见这一矛没有命中,抬起手上的弩就向这个怪人射击,但这一箭也没创造奇迹。

      就在她给弩重新上弦时,血师手一抬,她也捧心倒地。

      就在这时,恩爆发了!

      恩趁他对付遥时,放松了使用能力的机会,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将匕首拿在了手中,随后他把手舞出了抽风般的残影,对着血师就是一阵视线跟不上的连贯袭击!

      血师身上开始连连受到重创!

      他的各处动脉,各处内脏,各处筋腱和神经中枢都先后被恩的匕首光顾,它被恩以一秒十多刀的惊人速度连续攻击了三秒,直接就被弄成了筛子。

      三秒后,恩被迫停止攻势!

      砰!

      一颗子弹射来,从恩与血师中间穿过,他被吓得急忙后跳躲开。

      发现自己没事的恩惊诧地回头,看向尖刺的方向,疑惑自己为什么被打了冷枪还活着。

      ……

      阿姆斯对着已失去知觉的尖刺哼了一声,甩了甩椅子腿上的血,不屑道:“在我店门口攻击我朋友,也是心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