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韩国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我的阴力提升了,现在完成一次收割是96天。坏消息是这次的提升并不是因为修炼。看到我头上长的这两个包了吗?我吸了一个阴使。

      上次不是跟你说,我杀了一个跟踪我的阴使吗?我嗅出了他袖口的气味。我没告诉你,我还抽出了他死前半个时辰的记忆。

      这种抽取死灵生前记忆的能力,其他阴使应该是没有,不然他们事先必定要有所防备。

      我虽然抽出了他的记忆,但在我只在记忆里看到了三个背影和一个纸香囊。那三个背影很可能是他的同伙。

      如果真是同伙,那他们找上门来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与其被动地等,不如掌握先机抢先下手。

      从背影来判断,那个三个人应该也是阴使。从腰部的配饰来看,他们很可能来自同一个阴使家族。所谓阴使家族,是后天组成的,可以看作是一个小联盟。阴界里有很多阴使家族。

      他们腰部的那个配饰,我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可能是某个新成立的家族。总之这条线索目前算断了。

      那个纸香囊倒是很常见。

      阴界会给每个阴界妓女分发一个纸香囊。那就相当于允许她们从业。所以这种香囊,是妓女们都的行动证,她们会随身携带。

      妓女所服务的客人,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就自愿剁掉自己的一跟手指交给妓女,强行剁掉的则不行。

      妓女验好货后,把手指存放在纸香囊里,然后才会和对方云雨纠缠。

      妓女凑够一定数量的手指后,再由专门的人转呈给阴界,算是上缴的赋税。一个妓女一年要上交50根手指。手指在阴界是很重要的献祭材料。

      那么问题就清楚多了,可能有某个妓女的香囊被偷了,或者是遭遇不测后香囊被夺了。

      我希望这个妓女不是属于后者,不然我的线索可能又要断了。

      很遗憾,妓女还真死了,而且不止一个,前前后后一共死了四十多个,她们的香囊都不翼而飞。这件事背后一定藏着什么秘密,但我不确定这一定与我要找的目标有什么关联?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查了很多个妓院,但都没有头绪。

      不过有件事是肯定的。在四十多个妓女被害后,妓女们都不再敢外出揽客。

      对于妓女们来说,不外出并不能躲避悲惨的宿命。这里可是阴界。

      要知道,没有钱却又会到妓院里厮混一番的人毕竟是不多,妓女们获得的手指根本不够上缴。

      以往妓女们都会走出妓院主动诱惑,这才勉强凑够上缴数目。可眼下的情形,出去可能就回不来了。

      上缴的期限一到,不够数的妓女就得拿自己的手指抵账。

      其实那些抵账的手指在献祭中不起作用,因为根本谈不上自愿。

      要妓女们剁掉自己的手指作抵,仅仅是惩戒的手段而已。妓女们如有不服,当即处死。

      至于为什么凑不齐,阴界管事们从来不管。

      所以即使外面异常危险,依然会有零星的妓女外出招揽那些没钱的顾客,也就不断有零星的死讯传来。

      我自然不会去抛头露面充当诱饵。

      虽然我对自己的阴力有些信心,但我毕竟是众矢之的,特别是如果让别人看出我现在的等级,那必定会招来源源不断的横风。

      我选择尾随妓女守株待兔,但那些妓女有时候出来一两个,有时候一连几天都不出来。

      于是我干脆找了个妓女,让她在我的保护下引出幕后黑手。

      起初她不敢答应,可眼见期限临近,而她还只赚到了21根手指。即使加上自己身上仅剩的六根,也不到30根。眼下她只有一条路可选,不出去,就只能等死。

      从那天开始,我一直尾随那个女子走街串巷。她赚她的手指,我等我的猎物。

      事情远没有我想象的顺利。

      我一直跟了六天,什么大事也没发生,只顺带帮她惩罚了几个想吃白食的家伙。除此之外,我一无收获。

      那女人倒是格外好运,手指眼看就要凑齐。

      我一度怀疑,是不是我尾随时被察觉到了?

      这个可能性很快就被我推翻。我的阴力足够把自己隐藏得很好,不然我也活不到今天。就在我的疑惑间,她的五十跟手指凑齐了。

      我多少有些泄气,但也只好把她送回妓院。在回去的路上,她突然停下来说她还有个一个妹妹,腿被老鸨打残了。能不能让我再护她几天,她想多赚些手指分给妹妹

      我心底不愿意。继续待在这里寻找的意义并不大。

      但等我看到躺在马棚里的的那个妓女时,我答应了。我看不得女人哭,即使是妓女也是一样。

      卑微的群体也有感情,而那感情,可能就是她俩继续活下去的支撑。

      接着我又跟这她游荡了一段时间,具体是多少天,我也没理会了。按之前的速度,也要不了几天。

      外出游荡的妓女很少,她的生意出奇地好,没多久就又凑足了数。

      我再一次送那个妓女回妓院。顺带,我把那个老鸨给收割了。不要以为在人界才可以收割,阴界也可以,只是绝大多数阴使都不知道而已。

      起先我也不知道,这多亏了我那个不知是死是活的老爹,他在我的脚底种了一根他自己的头发。

      从我记事以后,那根头发就时不时的隐隐作痛,就好像在提醒我它的存在一样。

      有一天,我拔出了那根头发,也顺带拔出了这个在阴界收割的秘密。

      不过这种收割技法很难,我到目前为止也没能完全掌握下来。这次正好拿这老鸨练手。

      本想把她收到人界做只污秽的老鼠,谁知功夫不到家,让她成了只黄鼠狼。算她走运。

      后来我又换了几个地方,也分别找了几个妓女如法炮制。最多的时候,曾利用分身同时尾随过三个妓女。但依然一无所获。可能那伙人怕引来阴界的追究而有所收敛了。

      我的最后一站是一个很偏僻的小镇。那里离这里很远。我找了个当地的妓女,一连跟了六天。结果一无所获。

      正当我要放弃的时候,目标终于出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