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被折磨

      此时小壮腹部那个漆黑的鬼影,如同被钢钉钉住了右脚,疯狂的挣扎,却始终无法挣脱那根牛毛一样的银针。

      “关元穴,封!”

      “气海穴,封!”

      “神阙穴,封!”

      “太乙穴,封!”

      “天枢穴,封!”

      “大巨穴,封!”

      当第七根银针插进大巨穴的时候,那个漆黑鬼影逐渐停止了挣扎,只是双眼竟然缓缓睁开,露出了猩红色的目光。

      “你是谁?”

      一道仿佛来自九幽深处的声音响起,幽远苍凉,鬼气森森。

      “你又是谁?”

      叶焱看着那鬼影,竟然开口说话了,心神一凛,神色随即恢复了平静,皱眉道。

      “我是谁?我是谁?我也忘记了我也是……”

      那鬼影似乎陷入迷茫之中,不时重复着这句话。

      “现在怎么办?”

      沈珺瑶好奇地看着那鬼影,看着眉头紧皱的叶焱问道。

      “没有想到这“恶鬼咒”竟然还有意识,看来隐藏在大爷家的恶鬼,修为恐怕很深!”

      叶焱闻言,苦笑道。

      “小师傅,那、那怎么办啊?”

      钟树年想到家里竟然还隐藏着一头厉害的恶鬼,即使他是百战余生的老兵,此刻老松般的身体,也因为畏惧在不停颤抖。

      “呵呵,有恶鬼正好,刚好拿它开刀!”

      叶焱突然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幽冥界在人间界的监察使,不仅有阴阳两界瓶还有那根哭丧棒和银袍,心中大定。

      “先把这“恶鬼咒”解除再说!”

      叶焱说着,从挂在拐杖上的那个包袱中,取出一个黄色包裹,打开一看,竟然是一支狼毫,一沓符纸和一个古朴砚台。

      “我用鬼门七针不仅能困住这“恶鬼咒”,还能切断它和施咒恶鬼之间的联系,这样即使不处理它,这恶鬼咒也会逐渐的自行消失,只是小壮现在的身体状况却是等不起!”

      说到这里,叶焱从包袱中拿出一个黑色小袋子,从里面倒出一堆暗红色粉末,倒在了那砚台上,“这是朱砂,符咒的主要材料之一!”

      叶焱拿起砚石轻轻搅拌,原本干涸的砚台,很快出现一股粘稠的液体,和朱砂混合在一起,散发着淡淡的墨香。

      “现在我画一张“驱厄符”,只要把这符烧成灰,冲水让小壮喝了,恶鬼咒很快就消失了!”

      叶焱手持狼毫,沾满了朱砂和墨,看着众人解释一句,心中却有着忐忑,毕竟,这是第一次画符啊!

      “呼……”

      长长吐了一口浊气,叶焱秉心静气,脑海中浮现出“驱厄符”的画法,反复观摩以后,笔走龙蛇,很快便画出一道符咒出来。

      “好厉害的样子!”

      沈珺瑶看着那道黄表纸上,一连串奇怪的符号,竟然有莫名的美感,笑着赞叹一句。

      “咳咳,这个没成功,只有符形,没有符胆!”

      叶焱闻言,老脸通红,赶紧将那张符咒揉成一团,仍进了垃圾桶中。

      姜新宇本想出言讽刺,不过看到小壮腹部那黑漆漆的鬼影竟然被七根银针困住了,知道这落魄道士应该是有些真本事的人,强忍住到嘴边的嘲讽之语。

      至于朱广林,在沈珺瑶出现的那一刻,他只好把自己当做路人,自己学生的颜面虽然重要,但哪抵得上自己的前途呢?

      作为见证人的那个患者家属,则是一直保持着畏惧又兴奋的神情,目光热切地看着叶焱。

      “老大,画符不知窍,反惹鬼神笑;画符若知窍,惊的鬼神叫!”

      这时,叶焱的脑海中,响起了小西稚嫩的声音,“开天眼,观星象,纳灵气!”

      叶焱精神一震,体内灵气运转,眉心天眼打开,神识透过这个以黑白为基调的世界,仰视宇宙星空。

      “驱厄符成,需要借助北极紫薇大帝的星力!”

      当叶焱看到北极星空中一颗璀璨夺目的大星时,在心中默念叩拜紫薇大帝。

      “快看,狼毫好像闪烁着光芒!”

      作为见证人之一的患者家属,平时也喜欢看一些捉鬼驱魔的电影,没想到今天竟然亲眼目睹这么灵异的事情,目光一直紧紧盯着叶焱,此时看到那狼毫笔尖上闪烁的一点星光,兴奋的叫了起来。

      众人望去,果然,叶焱手中的狼毫笔尖,好像钻进了一只萤火虫一样,不时闪烁着点点银光。

      叶焱神色肃穆,右手持着狼毫,在黄表纸慎重地勾勒三笔后,那光芒才消失不见。

      这三笔虽然简单,却大有来头,占据了整张黄表纸大部分区域。

      这三笔叫“符头”,代表着道家三清祖师,至高无上的神灵。

      北极紫薇大帝虽然地位尊崇,但也是三清座下弟子,也要尊三清法旨。

      当这三笔勾勒好以后,叶焱心中大定,飞快地完成了一张“驱厄符!”

      “将这符纸烧成灰,给小壮冲水喝下,恶鬼咒很快就会消失!”

      叶焱擦了擦额头的汗,看着钟树年笑道。

      “好,好,我这就弄!”

      钟树年接过那张符咒,就匆匆跑了出去,不一会便端着一个盛了半碗清水的碗过来。

      “咳咳,爷爷……”

      当钟树年将符灰给小壮喂下去以后,不多久,小壮就睁开了眼睛,神情迷茫地看了一眼众人,虚弱地说了一句话后,又沉沉睡去。

      “小壮,我的大孙子,你终于恢复神智了!”

      钟树年看着呼吸均匀,神色安静的小壮,忍不住老泪纵横,十天了,小壮终于又认得自己了。

      “快看,那个鬼影子也在渐渐消失!”

      沈珺瑶看着小壮腹部那个鬼影在不断缩小,拉着叶焱的手兴奋说道。

      “切断了和恶鬼的联系,这恶鬼咒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驱厄符,加速了它的消亡!”

      感受着那双玉手的柔软和滑腻,叶焱看着激动的俏脸通红的沈珺瑶,一时有些失神。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朱广林从始至终都仔细观察着叶焱的一举一动,和小壮身体的变化,看到那个鬼影消失以后,在争取叶焱的同意后,就给小壮做了全身的检查,发现这个孩子,除了营养不良外,各项生理指标都恢复了正常。

      “姜主任,怎么说?”

      叶焱收拾好自己的包袱,似笑非笑地看着脸色阴沉的姜新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