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传媒为什么不能下载

      灵星收起秘籍和丹药,苏意欢却没有要离开的打算。

      法无量从始至终发不出一声求救声,喉咙像是被一股子真气堵着。

      憋屈,从来没有过的憋屈!

      “欢姨,你在等什么?”

      灵妙心情大好,姐姐的修为一直是她心上的一块石头。

      苏意欢指了指法无量,“等等看他会不会气死了。”

      灵妙识趣的闭上嘴,欢姨想干什么,她摸不透,也不想摸。

      苏意欢轻轻一挥手,法无量稳稳的落下了一旁的床榻上。

      “你现在是什么想法?”

      苏意欢开口,她老感觉这个法无量没那么简单。

      “妖女,今日之仇,我来日必报!”

      苏意欢拍拍手,“有志气,好想法,我等你。”

      苏意欢转身带着灵星灵妙推门走了出去,灵妙无上大宗师的气质展露无疑,连上前询问的人都没有。

      出门,蹲在街对面,头上罩着黑布,正抽烟的三娘愣了一下。

      急忙小跑了过来,“我看过名单上的人了,依旧是庸庸碌碌,连那个文北也是,不过那家伙好像和历青青有了交集。”

      “所以你后知后觉的回来看看法无量死了没有?”

      三娘心虚的点点头,“这能怪我?你当谁都和你这么妖一样?”

      “还是我的不对了,你这家伙!该罚!”

      三娘把烟枪往腰间一别,挺胸抬头,拉着灵星就走,不想和苏意欢多逼逼。

      打打不过,说说不赢,她早就习惯了。

      灵星抿嘴一笑,灵妙则是叹了口气,“少有人能和三娘一般活的通透。”

      “通透是假的,人心冷暖自在心中,三娘可不是你们这些小家伙,她经历的可多了去了。”

      灵妙不接话了,她怀疑欢姨又在拿三娘克死两个前夫说事儿了。

      道魔之争比想象中的还要劲爆,三娘既然开了口,琼花宫对正气门的打压从全方位开始。

      短短半年的时间,正气门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这期间,苏意欢又接二连三的找上了法无量三次。

      分别都有不小的收获,且一次比一次丰盛,法无量疯了,自己从城楼上高高跃下,就死在程青云的眼前。

      程青云被她的妻子迁怒,直接废掉了手脚,关在私牢之中只给口饭吃。

      要不是他野心勃勃,自己的儿子哪里会遭了这劫难?

      借此机会,朝廷也有意染指江湖,名为青龙会的组织接手了正气门的位置,成为新的九大门派。

      江湖风起云涌仅仅在一念之间。

      相府,面色阴郁的中年男子看着面前的历青青眼神明灭不定。

      “父亲,若是真如你所说,本宫和那苏铭同父异母,那这天下局势,岂不是父亲反手之间就能平定?”

      厉青青略带嘲讽的口吻,偏偏厉文道发作不得。

      “你见过苏意欢了?”厉文道紧紧攥住拳头,身躯微微颤动。

      “倒是没有,但是我那哥哥却是见过了,江湖之中,年轻一辈,少有能与之媲美者,法无量也不行。”

      厉青青丝毫不掩饰对苏铭的欣赏,但是美目之中却是一片寒光。

      谁能想到当年的农家女居然会是现在的魔道巨擎?

      如果说厉文道他能帮助大乾扶大厦将倾,那么苏意欢则是拥有将这四面透风的大厦倾刻间土崩瓦解的能力。

      “青龙会的事情,就交给你全权负责,能做到什么程度,决定你在你母亲面前的话语权。”

      厉青青自嘲的笑道:“爹爹对娘可真是一片真心,可惜了您这份心思了!”

      厉文道手里的茶杯瞬间被捏的粉碎,整个人气息都凌乱了许多。

      “你少管这些,你娘愿意干什么,她就干什么,她是这大乾的长公主,是圣上的亲姐姐!”

      厉青青不屑的笑了笑,转身离开了相府。

      这也许就是身为一个面首的悲哀吧,他厉文道能有今天,说到底都是爬上了长公主的床。

      就算已经证明了自己的价值,但是在皇城,在天下人的眼中,他还是那个吃软才有今天的人。

      他心里没有怨气是假的,而且那个女人虽然生下了厉青青,但是却从来没有认同过,她一生风流潇洒,面首无数,可以称一声荒淫无度。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相比较而言,苏意欢此刻的魅力已经是不可阻挡了。

      当年的那个女人,现在当真那么强?而且一言能变江湖风云?

      若是……厉文道所已年近五十,但是他心中始终还有梦想。

      厉文道拍手,令东来和余华出现在相府之中。

      “你们谁替我走一趟琼花宫,约见一下琼花宫宫主?”

      令东来和余华面露难色,这个档口,不是过去找死吗?

      “难道堂堂的海外三仙岛的岛主弟子连这些事情都办不了?”

      令东来余华如何不知自家师尊就在这相府之中,若非如此,他厉文道一个小小的宗师敢对他们两个无上出言不逊?

      “相爷与琼花宫宫主有旧?”令东来留了个心眼,开口问道。

      “自然是有的。”厉文道面不改色的说道。

      相府门外长笑之声传来。

      “哦?我怎么不知道我还与相爷有旧?”

      苏意欢人还没到,声音已经传遍了整个相府。

      厉文道的无耻,有点让苏意欢恶心的受不了,要不是她今天找上门来,自己还要被他派去的人恶心一下?

      地宫之中,一白发老者陡然睁开双眼,流露出惊讶的神色。

      “这天下真有如此年轻的神魔境强者?”

      老者身形出现在了相府门口,余华令东来刚刚绷紧的心弦又松了下来。

      厉文道安心不少,阔步超着老者走来:“因厉某琐事打扰了元师,实属不该。”

      元十三郎轻轻点头,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

      苏意欢皱眉,看向了身旁的三娘,“你先前的说的杀不了厉文道,就是因为这老头?”

      三娘摇了摇头,“这个人面不知何处去的家伙有点古怪。”

      苏意欢一愣,这是几个意思?稍稍细品,苏意欢感叹道:“三娘你何时变得这么有文化了?好一个人面不知何处去。”

      苏意欢自然听懂了三娘在嘲笑厉文道没皮没脸,“苏铭!”

      “在!母亲!”

      黑衣公子握刀从长街尽头走了出来。

      苏意欢嘴角微微勾起,看向了此刻神情恍惚的厉文道。

      “杀个人,助助兴?”

      苏铭眼神一凝,目光如刀,落在了厉文道的身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