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浅浅app在线直播

      谏張立刻大吼了一句,他想阻止阿尼娅,却为时已晚,一个巨大的黑影,在仓库的大门被打开以后,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这一瞬间,所有人都吓傻了眼,他们看见那个黑色的东西竟然是一只长着獠牙的鳄鱼,嘴巴里面还叼着一大块被咬碎了的牛肉,看上去非常恶心。

      “吼~吼~”

      一声声低沉的咆哮声响彻这间仓库,这一瞬间,整个地面都颤抖了一下,这只鳄鱼将嘴里的牛肉撕扯吞下,然后开始向外面众人冲来。

      仓库里黑暗不清,等它跑起来的时候,众人才清楚的看见了这是头鳄鱼的面目。

      这头巨大的鳄鱼浑身鳞甲漆黑,头颅如牛头一般,从嘴里伸出来的锋利牙齿足有2米长,它的嘴巴微微张着,嘴角边还残留细小的碎肉。

      它朝着众人狂奔而来,阿尼娅站在最前面,根本来不及反应,鳄鱼狂暴的力量猛的撞击到门上,铁质的大门将她重重重的推开,摔了出去生死不知。

      刹那间,布洛妮娅做出了反应,构造之力在她体内流动,然后从她的指尖喷涌而出,尽数附着在金属大门上,门锁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扭曲,堪堪挡住了这只鳄鱼的第一次冲击。

      两扇铁门向外拱起,仅有门锁的部分链接着,看起来岌岌可危,那只怪鳄的头伸了出来,疯狂的挣扎摇摆着,口中的涎水甚至撒到了一个站得靠前的学生的头上。

      “爸爸,快想想办法,我快困不住它了!”

      布洛妮娅艰难的支撑着,却也仅仅只能抵挡这只怪鳄的第一次冲击,当它缓过神来,就再也阻挡不住了。

      谏張在一旁点点头,抽出车子座椅下的厨刀,向着一旁的伍尔夫招了招手。

      “伍尔夫,我们上,宰了这畜生。”

      伍尔夫也没废话,捡起路旁一根破碎的路灯,跟着谏張走上前去,随着神性原初粒子对他的强化,他感觉自己的力量也增加了不少,原来的那根撬棍在他手里拿着就像是拿着根筷子一般,已经不太适合他了。

      “等等,你们疯了吗?快跑啊,没见到那鬼东西吗?”

      马克西姆也是站在比较靠前的位置,就在阿妮娅的身后,在鳄鱼冲出来的一刹那就已经吓傻了,拼了命的提起颤抖的双脚往外跑,根本没管阿尼娅的死活。

      谏張懒得跟这人废话,直接侧身越过了他,现在那怪鳄被困住,正式干掉它的好时机,要是大家一起乱成一团,各跑各的,迟早都得进它肚子里。

      伍尔夫也没那耐心,只是他没谏張灵活,这家伙还傻傻的挡在路中间,他伸手拎起马克西姆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轻轻一扔直接将他丢在身后。

      “别挡道,小子,站在我身后就行。”

      谏張三步作两步,飞快的跑到大门口,可这畜生似乎是发觉了不对,在它不断破坏大门的同时,布洛妮娅的力量也在不断的修复,让它始终不能冲出这块烦人的铁皮,对着外面的小点心饱餐一顿。

      “吼!”

      它嘶吼着,将张开的血盆大口收了回去,快速转身,消失在了仓库里的黑暗之中。

      “它跑了,谏張,这畜生白长这么大个子,胆子居然这么小。”

      伍尔夫站在门口,将手里的路灯放下,竖在脚下,嘲笑着那只退却的怪物。

      “白痴,伍尔夫快躲开!”

      谏張却是发觉了不妙,已近快步向后退去,在那仓库里的黑暗之中,一阵沉闷的脚步声开始响起,轰轰烈烈向门边冲来。

      “嘭嘭~”

      一声声剧烈的碰撞声传出,紧跟着是一阵剧烈的震荡,伍尔夫上一秒还在肆无忌惮嘲笑的脸色变得煞白。

      “砰!”

      大门轰然倒塌,谏張顺利躲到了一边,伍尔夫却来不及反应被一股力量弹飞了起来,狠狠的砸在一旁的墙壁上,喷出一口鲜血,手里的路灯更是飞出去老远。

      “伍尔夫!”

      谏張连忙扶起他,却发现他居然只是脑袋晕了晕,没什么大碍,自己就站了起来。

      “妈的,小瞧他了,谏張,我从正面牵制它,你从后面上。”

      伍尔夫伸出手臂将嘴里的鲜血抹掉,就这么赤手空拳的狂奔着朝怪鳄冲了过去。

      “伍尔夫,用这个!”

      布洛妮娅看见伍尔夫没了武器,赶紧将那扇铁门驱使起来,将它略微改造,装了个可以手握的把手,这样,这扇厚重的铁门就成为了一个简陋的大盾牌。

      伍尔夫冲到一半,接过飞来的盾牌,然后猛然加速,和怪鳄狠狠的撞到了一起。

      “碰!”

      霎时烟尘四起,铁门与怪鳄鳞甲碰撞居然发出了金属的声音。

      “哈哈哈,我压住它了,谏張快上!”

      尽管伍尔夫被怪鳄撞得连连后退,他却是使用蛮力硬生生的抵住了怪鳄的冲击,怪鳄两根长长的獠牙狠狠的刺进了门里,却被牢牢卡住,一时动弹不得。

      谏張看见如此好的机会,自然不愿错过,飞身跑到怪鳄的背后,用厨刀在它的背甲上狠狠的砍出一刀。

      锋利的刀刃准确的砍到了怪鳄的背甲上,却是被反弹了回来,

      还差点割伤谏張自己,吓得他赶紧后撤。

      “妈的,这鳄鱼鳞片居然这么硬!”

      谏張皱着眉头,观察形势,一时没有上前,怪鳄整个身体趴在地面,又是剧烈的摆动,想要砍中它相对柔软的腹部无疑是在痴人说梦,可它背上的鳞片却又坚硬异常,谏張这把砍肉切骨的厨刀看上去居然一点用都没有。

      “我需要一把更好的武器!”

      伍尔夫被怪鳄推得连连后退,他不可能坚持太久,现在怪鳄的獠牙被卡住,导致它没办法转身,是杀它最好的机会。

      “快点,谏張,快想想办法!”伍尔夫的肌肉膨胀到一个夸张的尺寸,却还是不能匹敌怪鳄第力量,他将整个身体都靠了上去,拼尽全力阻止它前进。

      “吼!”

      怪鳄也发现一时半会了结不了眼前这个碍事的人类,它暗中收了几分力气,然后整个身子一下子伏低,长长的獠牙向上抬起,居然将伍尔夫举了起来!

      “救命!谏張,快帮帮我!”

      伍尔夫在空中没办法借力,眼看着就要被怪鳄左右摇晃下来,下一秒就是羊入虎口,血肉模糊。

      “放心!,死不了!”

      谏張也咆哮着,纵身一跃,跳到了怪鳄的背上,右手反握着刀柄,疯狂的向下面刺了出去,而他的左手,一支空了的试管正顺着他的指尖在空中滑落,碰撞在地上摔个粉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