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军事历史>

      最开始两位长老是直接奔着炖的汤去的,毕竟这玩意儿可是大补,虽然说精华什么的少一点,毕竟是用来熬汤的,但是问题是对于他们来说,现在也就算是增长和见识,回去之后偷偷摸摸买一个炼药鼎也试一下。

      但是当他们吃到了苏云制造的烤肉以后,才明白自己刚才的想法实在是太过于渺小了。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肉?当它们咬到第一口的时候,就感觉到有一股浓烈的香气在自己嘴巴里面蔓延,迸发出来的极为绚丽的色彩。

      如果不是自己现在和苏云以前老怪物两个人进行抢食物的话,这两位长老就会选择直接抢了这些食物,然后安安静静的找个没人的地方一点一点的吃下去,毕竟这些食物给他们带来的冲击感实在是太过于强大了。

      很快,两位长老变如图,饿死鬼投胎一样,将这些食物强多了,非常之多,苏云就连师傅他老人家的那一份差点就没撕下来。

      如果输赢倒没有说什么,毕竟自己考出来就是为了让人吃的。虽然说自己没有吃到什么,有点很令人不爽,但终究是给了两位长老一个面子,毕竟当初陈山河来袭的时候,两位长老没有选择抛弃自己,师傅独自溜走,这就本身是一件很让人感慨的事情。

      所以说在结束了以后,苏云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撤掉了周围师傅布置下来的定制。

      直接将周围的空气甩到了更远处。虽然说有风能够吹过来一些香味,让这些地怎么流连忘返,但是他们并不知道是自己这帮人吃过的枪法,还以为自己这帮人吃的很没有品位,连一点香气都没有。

      ……

      酒足饭饱之后,苏云也陪着自己的师傅对周围进行了一定的勘察,去再三确保了没有任何实力强大的人赶过来以后。

      师傅他老人家就决定了和苏云要一定回到宗门里面去完成一下关于自己修为的注册事情。

      对的,没错了,当地子达到一定境界之后就可以选择前往万事阁,进行弟子修为的注册,毕竟这么大个宗门,更多的还是需要弟子们进行主动释放自己的修为。

      没有哪个人闲到会要对弟子们的修为进行逐一测试。

      玄玉宗规定的是你现在记录在案的虚伪是什么,那你就只能换取什么档次的福利。所以说大部分弟子并不会选择隐藏自己的修为,因为这样来说没有任何好处。

      但是有一些天赋比较独特,而且还选择特立独行的地址往往会选择进行隐藏。就比如说所有人,因为他对于这些资源的需求量并不是很高,相反的,他甚至觉得自己没有任何的资源,也可以修炼达到这种境界。

      当然,前提肯定是要建立在自己已经领悟了如何继续生命能量的一件事情。

      如果连生命能量都没有办法吸收的话,那么苏云觉得自己也就只能安安静静的待在旁边,当一条猥琐的咸鱼了。

      师傅在三和两位长老进行告别,当然更多的还是师傅在吹牛逼。

      什么我的弟子,天赋极佳,搞不好以后还能当个大帝玩玩。

      听着苏云满头大汗,毕竟自己师傅现在这种操作就如同表现出自己这个当徒弟的实在忒贵于妖孽了,可是自己真的不怎么乐于高调啊。

      但随机苏云摇了摇头,师傅都已经把这话说出来的,自己现在总不能捂着嘴,直接把师傅拽走吧。

      所以说他也是选择了慢慢悠悠的和自己的师傅向着自家宗门的方向飞了过去。

      一路上,苏云和师傅谈论了很多的事情,有的是关于师傅他老人家在自己修为十分低微没有恢复到原本的境界的时候所受到的种种待遇。

      像比如说什么奇奇怪怪的经历,为了自己能够获取大量的生命能量而不断的汲取着周围自己所能遇见的一切资源。

      然后拼命的完成任务兑换能够兑换到的那些福利,以此来确保自己在接下来的训练过程之中能够快速的恢复自己的实力。

      甚至师傅还完成了好几个别人看来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机缘巧合之下也算是获得了一定的好东西。但是这样的结果最终也只是让他成功的掉在了金丹圆满的境界上不去。

      人呢就害怕,没有任何的希望,师傅他老人家当年也是这样的,结果就连好几个老不死的都出来,对师傅的修为进行勘测。

      毕竟再怎么说师傅这么年轻突破达到了元婴境界,虽然说在大战的时候将自己的修为进行了散去。

      但是没有任何人选择说什么,毕竟强者的人要还是在一定程度上有一定的震慑作用。

      后来师傅他老人家也就彻底放弃了,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使用了,直接让比选择别人叫自己老怪物。

      虽然说自己的修为和一些普通的金丹圆满的境界,修炼者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毕竟师傅他老人家当年也曾经踏入过元婴境界。

      他要是真正的彻底爆发,出来一个打十个也不是什么问题,但是这样的结果就是自己以后也真的就是按天再活了。

      所以说一旦有什么事情,是否她老人家搞事情,绝对都是选择一哭二闹三上吊。逐渐的有人也明白,师傅他老人家由于经济没有办法突破,导致脾气越来越古怪。

      至于师傅的姓名,苏云象征性的询问了一次,师傅也没有说,所以说苏云也没有执着于这个事情。

      当他们第一天来到这里的时候,师傅就将这个名号告诉了他们,也从侧面说明了师傅他老人家对比这个名字的执着和不执着。

      两个人就这样互相闲聊着,慢悠悠的往前飞着,毕竟这样美好的日子对于他俩的修炼者来说,并没有多少时间。

      毕竟绝大多数修炼者其实将自己的时间大部分都花分费在了。如何让自己的境界快速的提升?

      就连一向苟到极致的苏云也选择了闭关修炼,他的修为能够增长得如此之快,这还得要感谢于自己那一段时间的闭关修炼,汲取了大量的周围能量。

      ……

      没过多久,山门外的样子开始出现在了苏云的面前。

      所有人倒没有什么感觉,反倒是自己师傅,他老人家在这一刻似乎想到了很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