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美文散文>

      剑仙对这个虽鹤立鸡群却张扬令人恼火的年轻人丝毫没有好感。但他还是抑制着自己的杀意。

      他要是真想杀,以他的真气强度,直接让他当场自焚也不费事。强度差就摆在那里,只要让真气的原理物质直接加速做功,就像磁暴加速电流烧坏电路板一样,这种应用可以说是真气最简单的应用了。

      但他不想。倒不是因为有什么执着的,只是在他们出现的时候,思路非常野的他已经想出了一个把他们当做垫脚石的计划。

      虽然刚开始不过是想想而已,但现在,又为何不让他成真呢?

      活了上千年的他,早就不止局限于一种属性的真气应用了。而且,在绝对的强度下,真要打起来,真就是习武的哪能打过修仙的情况,他可以轻易杀死这里的任何人。

      但是他早就明白,心态爆炸的愤怒可以让人更能打,却不见得能让人更接近自己的目标。

      他不需要让自己在武学上造诣多高,他只需要每时每刻都学会让自己更加理智。

      于是剑仙很快就确定好了方向。

      “只能游说别人,却没有任何办法出手的感觉怎么样?”

      剑仙回头在他游说的时候让剑更加贴近他的喉咙,让那人浑身的汗毛一下都炸了起来。

      他此刻不止不敢动,更不敢再回剑仙的话。他现在清楚,这个活了千年的剑仙,可一点也不像老头。完全不会容忍他。

      他不说话,剑仙也不打算让他多说。这一点不影响他的计划。

      “你刚刚是觉得我在这个摇摇欲坠的联盟里,是可有可无的角色吗?那我就告诉你,这个摇摇欲坠的工具泥塑,离开谁都可以正常运作,唯独不能离开我这个拥有特殊地位的存在。知道吗?”

      那人知道剑仙是在出气,并不理解为什么地偷瞄剑仙。在他眼里,剑仙这种出气行为可太毁形象了。就算剑仙不在乎,这传不传出去也不归他管。总归是一种亏本的行为。

      不过亏不亏,还是看剑仙要干什么。就像奢侈品,对于拿着自己看的人来说,是可以称作亏的。但要是作为复用型生产资料,那就是相当实用的东西。剑仙在这里大声说话,早就跳出了他认为的亏不亏一说。

      “这个所谓的联盟,本身就不是什么有意义的东西。就是砸了那个占地方还弱的破阵,也不会让任何势力想掺进来一脚。你知道你们这部门为什么这么运作,部门主管一直作各种死吗?因为从一开始,你们这个可悲的部门就是孤立无援的。他们给你讲的故事没有意义。”

      剑仙的话意思很明显,是直接把他的游说全部驳回了。但这不是全部。这句话还有一个显而易见的意思。

      这个联盟的存在很有问题。他们过去所关注的那个高高在上的联盟,不过是镜花水月。

      如果这么说,那剑仙在这个地方,其实就是最高的权威,就是整个联盟唯一称得上是真正的权利中心的人。

      那人看着剑仙的样子,他几乎真的可以断定剑仙没有说谎。

      真要这么大个联盟团结一致,那他所在的这个地方凭什么作为一个卧榻悬剑而生龙活虎?

      江羽在一边,自然也听到了。

      “好家伙,瞧瞧这眼神,让人吓住了?作为预备队还真是丢人啊。”

      江羽说话没有很大声,算是专门和墨莲在聊天。

      “什么预备队……”墨莲并不知道江羽在说什么,又被甩在了旧大陆。

      “就是预备面对妖怪入侵的预备队啊。”江羽早就清楚这些事情,比周围人直接多一层:“就和我们那里一样,每个人都算是应对妖怪入侵的备选个体。这也是一样的。从其他势力里选人出来,作为特殊厢军来专门对抗妖怪。基本上就是咱们刚出生不久的时候造起来的。你记得吧?”

      墨莲不敢说话,因为她记得这柱子打小就有。记忆完全混乱。

      但江羽却在那里回忆起来:

      “我小时候刚刚发现这种情况的时候,正是我最不服,天天研究的时候。也是那段时间,这个核心塔头一次点亮了。虽说丑是丑了点,但这柱子是真的亮。比我打灯可亮多了。”

      江羽在那里回忆,墨莲就不知道该搞什么了。她是真的没有印象。于是就王顾左右而言他:

      “这么大的联盟,其实就是筛选用的原料吗。那他这么嚣张也算情有可原,毕竟是从那么多人里选出来的啊。”

      “筛选原料?”

      江羽被惊人发言拉回了现实。

      “这么松散的同盟,其实影响力看得下去的也只有剑仙一个人啊。这种无冕之王的威慑,问题是不是其实已经摆平了?”

      “摆不摆平,和你要不要搞大新闻开始没关系的啊。”江羽抓住了他怀疑是重点的一点,感觉还是不能相信墨莲真被带沟里了:“而且这联盟再松垮,其实只要普通人相信,那么联盟就是有自己的权利的。只不过这可是给了你可以义无反顾地去做的理由啊。你可不能退缩啊。”

      江羽对局势有自己的理解,有些跳得远,但其实并没有错。

      他的推测正中红心。

      “不过我直接杀你,是没有意义的。这样,我给你一个机会。”

      剑仙的眼神相当吓人,那人完全不敢直视。毕竟他对面的人其实什么动作都不用就可以让他当场蒸发。

      “你只要能证明自己的实力,我就可以放你走。就你自己,不用其他人的协助,阻止他们炸掉那个巨柱法阵。”

      这人愣了一下,不敢相信。

      这里离那核心的大柱,真就左右百米开外的尖头在视野中已经如同发丝。

      这算是什么证明实力?

      不光他懵,墨莲也懵。

      剑仙可没见过江羽,这么相信这成功得了?

      但在江羽那里,却显然都在意料之中。

      “这是你证明实力舞台。墨莲,看准打了啊!”

      江羽又是一脸轻松,墨莲却还在那里有点懵。

      这种局势发展是活人能搞出来的计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