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家直播司机码

      随着陈坚的加入,在双方探马的绞杀中,己方全面占据了上风,只要双方一接触,建虏探马基本都是全军覆没的下场,陈坚变态的武力令建虏探马感到绝望,无论是弓箭的远程比拼还是小规模骑兵的对冲厮杀,建虏探马都是被碾压的结果。

      在连番打击之下,建虏大军几乎变成了瞎子,完全搞不清楚前方到底是什么状况,相反,己方却完全像没穿衣服一样被对方一览无余,这样的情形简直是致命的,不过多尔衮对此毫无办法,对对方探马实力陡然变强的原因也摸不着头脑,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为此,多尔衮不得不令全军减缓行军速度,以免一头撞进对方的埋伏中。

      轻松地打掉建虏大军的眼睛之后,建虏大军的真容完全暴露在陈坚的眼前,此刻陈坚正在建虏大军不远处用军用望远镜观察着建虏大军的军容,评估着建虏大军的实力。

      从装备和军容上,陈坚可以很容易地分辨出哪些是建虏两白旗的人马,哪些是科尔沁、喀喇沁等部的协从军,两白旗的人马装备上明显好得多,队形也更为严整,而协从的蒙古兵马装备上就差的多,队形上也散漫得多。

      根据陈坚的观察,两白旗虽然也算得上强军,但若是正面对决的话,陈坚有绝对的信心战而胜之,而那些蒙古协从军陈坚根本不放在眼里,只要打残了两白旗,这些人只有屁滚尿流的份。

      此外,陈坚还在手下探马的辨认下,确认了多尔衮和多铎的身份,以陈坚的枪法,完全可以用九五式将这两兄弟就地正法,但陈坚不想这么做,因为如果这时候就干掉了这两人,眼前这五万大军恐怕立马就会作鸟兽散,这显然与想要将他们一网打尽的计划是相悖的,暂时就让他们多活两天吧,反正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他们也跑不掉。

      在陈坚的严密监控下,三天后,建虏大军到达了陈坚选定的战场,在此之前,陈坚有意放松了对建虏探马的打击,让他们比较容易地就探知了己方大军的存在,既然正主已经出现,无论这里是不是自己心目中理想的战场,多尔衮都不得不让大军停下来整军应战。

      双方人数相当,陈坚有心检验一下己方的实战能力,因此陈坚并没有一上来就用火枪火炮的打算,而是准备就用冷兵器与对方硬刚一番试试深浅,哪怕损失一定兵力也要让手下的勇士得到实战的锻炼。

      陈坚从来没有过指挥数万古代军队作战的经验,对于如何排兵布阵也是一窍不通。不过这在陈坚看来并不是什么大事,看看多尔衮怎么做,自己有样学样就行了,因为自己有军用望远镜这样的秘密武器,多尔衮的一举一动自己第一时间就能知道,反正多尔衮出多少人,自己就出相应的人马怼上去就行了,要比的就是硬实力,若是打不过咱不是还有火枪火炮这样的后手么?

      两军交战其实就和两个人打架差不多,在不清楚对方深浅的情况下谁都不会一上来就使出全力,大多都会先以试探性的进攻摸一摸对方的底细。

      多尔衮自然也懂得这个道理,因此也是先派出三千兵马向陈坚的左翼发起了试探性的进攻。当然,出动的也不是两白旗的人马,而是协从的蒙古兵。

      看到多尔衮的出招,陈坚没有多做考虑,很自信地从左翼调派三千人马怼了上去。这就相当于多尔衮先来了一记右勾拳,陈坚则是以一记左勾拳迎了上去。

      结果没有超出陈坚的预料,自己这边在装备上本就有着绝对的优势,加上大半年的集中训练,整体性上也比对方强得多,因而在双方接战之后,己方很快就确立了绝对的优势,对方在折损了两三百人之后迅速败退而回。陈坚这边也早就打过招呼,不论对方真败还是佯败,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都不得擅自追击,违令者军法处置。

      第一回合双方硬碰硬,多尔衮的一记右勾拳打在了铁板上,对方毫发无伤,自己则不但未尽寸功,反而被震伤了手指。

      多尔衮当然不会就这么死心,紧接着又是左勾拳,左直拳,右直拳,左鞭腿,右鞭腿相继使出,但均被陈坚一一轻松化解,一通操作下来,不但未能占到半点便宜,反而让己方折损了上千人马,虽未伤筋动骨,但也令多尔衮相当肉疼,不仅如此,对方完全没有任何弱点的表现让多尔衮颇有一种强烈的无力感。

      好在此前都只是侧翼的较量,双方的中军都还没有上场,多尔衮对于手下两白旗的勇士还是挺有信心的,只要两白旗能在中军的对抗中占得上风,未必就没有翻盘的机会。

      经过两翼的全方位比拼,陈坚这边完全占据了上风,也让陈坚手下这数万人树立了足够的信心,陈坚觉得趁着此时士气正旺,完全可以一鼓作气,与对方进行决战。至于两白旗的战力究竟如何在陈坚看来都没有什么意义,因为陈坚已经计划好了干掉多尔衮和多铎的方案,只要干掉了这两人,甭管两白旗的战力有多强,在知道多尔衮兄弟的死讯之后很快就会崩溃,因此,决战的结果完全取决于自己是否能及时干掉多尔衮兄弟,与双方的战力没有多大关系。

      陈坚的打算就是己方兵力全部结成战斗队形全面压上,自己则潜行至适当的位置以九五式对多尔衮兄弟实施斩首行动,若是成功,则立刻散布多尔衮兄弟的死讯,以造成建虏大军内部的恐慌。陈坚知道古代历史上很多战争中主帅的死讯都成为了胜败的决定性因素,这个时代也不会例外,尤其是据陈坚所知建虏内部对于护主不力的惩罚是相当严酷的,多尔衮兄弟的死讯势必会造成两白旗内部的恐慌,在恐慌的情绪之下,必然会失去章法,从而导致最终的失败也是势所必然的事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