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买小产权血本无归

      “这好人是越做越上瘾呀。”赵然的脸上带着开心的表情,嘴角勾起在微笑,像极了开心赵和微笑赵的聚合体,他松开巨无霸的腿,像是孩子一样,丢掉一件玩厌了的玩具,向着新的玩具所在的地方走去。

      巨无霸来不及顾忌后脑勺的疼痛,拼命的喘着粗气,心有余悸,他毫无怀疑如果自己不挣扎的话,赵然会真的把自己从三十层的顶楼给扔下来。

      全身一点力气使不出,像是上了一场大病,虚脱了一样,胸口起伏的幅度越来越低,但是提起的心终于是可以放下了。

      与此同时,胆怯阵容的暗棋们整个心提了起来,赵然玩弄巨无霸的过程全部落在他们的眼中,尤其是其中颇为有逻辑的对话,更是击溃了他们的内心。

      他会不会像是对付巨无霸一样拿刀砍我们。

      又或者把他们从三十层的顶楼给扔下来。

      又或者像是对付赵尔和愤怒赵一样,拿话刺他们,和后一个相比,他们宁愿选择前两个,毕竟比起死亡,他们选择尊严……个屁。

      呸呸呸,尊严在生命面前算什么,他们又不是把荣誉当作一切的战士,他们来之于地痞无奈聚集地的扑克会。

      在那里,为了向上爬,获得灵气等修炼资源,把自己送上上司的床,又或者跪下来舔上司的鞋也是常事。

      甚至于扑克会选拔成员的标准或者天赋是有没有做过坏事,做的坏事越大越多,天赋越高,得高层亲睐与关注越多。

      这也是扑克会的人经常出现在悬赏令上的原因。

      然而此时他们看到赵然,像是看到比他们还要坏的人,整个身体也跟着颤抖起来,这次不是因为被胆怯感染,害怕人群,而是手脚不听使唤,真的在颤抖。

      他们秉承内心真实的想法,集体的颤抖着往后退了许多步,只剩下原地没有动过的刘大胆子。

      刘大胆子一头的问号,他本来被挤在胆怯阵营的中心,看着赵然走过来,丝毫不慌,以赵然一个阵营只选一个人的标准,怎么也轮不到在胆怯阵营的中心的自己身上。

      可现在自己怎么会出现在最前面,这些人也太鸡贼了,同时也有心后悔把自己的胆子训练的像铁石一样,反应太慢了太迟钝了。

      他看看左右前后,想也没想的朝后退了一大步,想重新把自己融入到胆怯阵营里,可没想到脚还没有落稳,已经有好几只手推在自己的背上。

      把他又重新推到直面赵然的前沿地方。

      他回头看了一眼同为暗棋的同僚,只看到他们冷漠的眼神,把死贫道不死道友诠释的很彻底。

      果然扑克会里没有温情,只有利益和自己。

      他欲哭无泪的回过头,赵然已经走到他的面前。

      “这位道友,看你全身在颤抖,是不是有病在身?”赵然“关切”的问道,“你问问刚才那波人,谁不知道我是乐于助人的大好人,帮助人是我的拿手绝活。”

      躺在地上的巨无霸翻白眼,那可不,想寻死的话,你拔匕首的速度可快了。

      “你不要和我客气,有什么话尽管说。”赵然又紧跟着说,“不要拿我当外人,不然我会生气的。”

      我该什么回答?

      刘大胆子也愁,自己现在这幅颤抖的模样,说没病的话,没有一点说服力,说不定还会惹怒赵然,他只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还不得不演出胆怯的样子,上牙齿碰下牙齿道:“我有病,这里人太多了,我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说完这句话的刘大胆子死死盯着赵然,他完全不知道对方会如何回应自己的话。

      “我懂,我懂,这是人群密集恐惧症,到人少的地方,症状立马减轻。”赵然点点头,一副交给我你放心的模样。

      刘大胆子诧异的看着赵然,后者说的话和那个脸上满是胆怯的相似之人说的一模一样,他提着的心放下了一半,那个相似之人说到做到把自己带进人少的会场里。

      难道是自己真的冤枉了赵然。

      他是真的好人?

      他的坏只是针对赵尔,大块头和巨无霸。

      “我有一个地方,特别适合你这样的人,那里的人不多,甚至能给你安排一件单间,你再也不用为人多的事发愁了。”赵然异常贴心的道,每一句话都为刘大胆子量身定做。

      “那里的人会帮助你,找你谈心,治好你的病。”

      刘大胆子激动的看着赵然,提着的心整个放下来。

      我果然错怪他了,他是好人,或者说,善解人意更合适,每一句话像是都说在自己的心坎上,说不定自己换了一个地方,还能借机逃出去,把这里的消息吐露给智囊团,立一个功劳。

      在智囊团那里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想到这里,他得意的回过头瞥了一眼把他推出来挡事的胆怯阵容,你们这些小人冤枉了大好人赵然,现在还蒙在鼓里,不知道把逃跑的机会白白让给了我。

      我会记住你们,你们在我的功劳簿上,他转过头来,问道:“什么地方?”

      “龙爪狱。”赵然缓缓吐出三个字,眼睛却盯着刘大胆子的脸,像是在等候一场好戏。

      “你骗我?”刘大胆子的心里预期落空,脸上除了胆怯外,满是失落和惊恐,龙爪狱对于扑克会的人可是一个心中的禁忌,有不少被抓的扑克会的人被关在里面,再也没有在外面冒过头。

      “我有骗你?”赵然耸了耸肩,“我可没有说半句假话,那里的人确实不多,只有狱警和犯事的超凡者,为你安排一件单间也简单,单独关押你即可。”

      “狱警也会时常找你们聊天,找你们谈心,帮助你们改过自新。”

      “所以,我说的话全都是真话。”赵然摊手道。

      刘大胆子瞪大了眼睛,还能这样解释,但恰恰又能说的通,他举起手给了自己一大耳刮子。

      刘大胆子,你还是太单纯了,这样简单就着了赵然的道。

      “不用,不用,这里的环境适合我,连空气都是香甜的,一点都不闷。”刘大胆子用手在鼻前扇着风,“我怕我去了好地方,我的幽闭恐惧症又犯了。”

      (有些晚了,好在码出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