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娘穿越

      小虎见到苏云再次发起了呆,不由得一阵无语。

      自己救了个人,不仅没钱,脑子还不太灵光的样子。

      “兄弟,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苏云。”

      苏云看着小虎说道,这苏云的名字也不是什么标签,便是在天道宗的外门弟子里,就有七八个,早就烂了大街,说出来倒也不怕被天道宗的人惦记。

      “苏云……”小虎沉吟着,随后咂么咂么嘴吧:“你这名字不好,没我的霸气。”

      小虎评论着说道,随后再次开口。

      “苏云,你咋掉河里的?给我讲讲!”

      苏云闻言皱起眉头,随后终是摇了摇头:“我记不起来。”

      被吴良追杀的事情,牵扯颇多,自己手里还掌握着玄灵宗的灵脉秘密,苏云是无论如何都不敢说实话的。

      陈小虎伸手拍了拍苏云的肩膀,脸上露出了一丝同情和唏嘘。

      “忘了就忘了吧,说书先生说过,记忆是痛苦的根源,有时候,能忘记反而是种快乐和解脱。”

      苏云无语的看着陈小虎,那稚嫩的脸庞,看起来顶多十六七岁,却偏偏装出了一副老成持重的长吁短叹的样子,怎么看都让人有种欠揍的气质。

      苏云十八岁的年纪,陈小虎十七岁,相仿的年纪总是会很快打成一片的。

      两个人聊开了,陈小虎便好似倒豆子一般,将自己的事情全都告诉了苏云。

      原来陈小虎是要去玄玉宗参加入门测试的。

      大秦北域三大宗门,幻灵宗地处偏远,想要去,只能翻山越岭一路上豺狼虎豹众多,困难重重,可能还没走到地方,人就已经被吃掉了。

      而陈小虎本来是想要进天道宗的,可因为有事耽搁,已经错过了天道宗的弟子选拔,只能乘船顺流而下直奔玄玉城。

      “对啊苏云,反正你也是被水泡坏了脑子,也记不清自己的家在哪里,你也和我一起去玄玉宗参加测试吧!咱们一起也好有个照应!”

      苏云闻言微微皱眉,思绪急转,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他伤势以愈,已经可以再次修炼,而且身体内的玉簪也是个问题,他也需要找个安稳的地方仔细研究,进入玄玉宗,倒正好可以将自己隐藏起来。

      “也好,那就和你去玄玉宗!”

      苏云笑着说道。

      小虎闻言一把搂住苏云的肩膀:“你放心,等进了玄玉宗,你就和我混!到时候咱们吃香的喝辣……”

      小虎的话说道一半,声音却是低了下去,因为在二人面前,一个穿着素黑长袍的老者已经站在了两人之前。

      筑基期!

      苏云感受到对方的灵力波动,暗中微微戒备。

      小虎却是搓着手看向老者:“二爷,您遛弯呢?”

      “我遛个屁!”那老者破口大骂:“给不起船钱还捞个吃白饭的上来,没钱就赶紧给我干活!不然给你俩全都扔下去!”

      “是是是!马上就去。”

      小虎赔笑着,拉着就苏云就走。

      “那是船老板,凶着呢,快干活,不然搞不好真会被扔河里喂鱼的。”

      小虎带着苏云两人跑到了渔网旁边,便开始熟练的收拾起来,苏云则是有样学样。

      半日过去,大船缓缓停在了一处繁华码头上。

      这里便是仙定渡!

      众人下船,那船老板虽然嘴上凶狠,却也没有多为难苏云二人,只是骂了几句,便将两人撵下了船去。

      待到所有人都下了船,老者御剑立在半空,双手间法决连变,一道道掌决派出,那数十丈的大船快速缩小成为巴掌大飞入老者的手中,老者随后潇洒离去。

      苏云知道,老者这是返回上游,再次拉人去了。

      百川河上的船,大多是如此,都是带着不能御空的人顺流而下,然后收起船在飞回上游,如此往复,赚的倒也是辛苦钱。

      看着老者消失在天边,小虎目光之中一阵羡慕。

      “这次加入玄玉宗,我也一定要努力修炼,成为筑基期修士,御剑回家,到时候肯定风光的很。”

      小虎这话刚刚出口,在不远处便有一声讥笑传来。

      “就你们?一个练气三层,一个练气一层,两个废柴,也想进入玄玉宗?”

      苏云转头,却看到在不远处,三个青年正相伴向着自己的方向走来,说话的,正是那带头的方脸青年。

      苏云施展观气术,这三人皆是练气五层的修为。

      小虎看向三人,虽然看出了三人的修为,目光之中却是并无半点惧色。

      “我进不进的了玄玉宗,关你们什么事?”

      那方脸青年闻言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你还真说着了,玄玉宗的事情,我管不了,但是你踩到了我的渔网,便是要赔钱!”

      渔网?

      苏云两人低头看去,却见到两人脚下果然有章渔网,只不过看那样子,大窟小眼的早就破碎不堪,这样的渔网莫说是捕鱼,便是一只羊都钻的过去,这样的网,任谁看见,也不可能当做有主之物。

      “这你们也要赔钱?”小虎不服的说道:“你们几个这不是明显在敲诈么?”

      此时那三人已经是将苏云三人围住,那带头的青年从后边抽出一把断刀,直接抵在了小虎的肚子上。

      “小子,你要非说我们敲诈,倒是也可以,拿钱吧。”

      小虎先是一愣,随即破口大骂。

      “我去你大爷的!”

      苏云一直看着小虎的动作,见到小虎的手臂抬起,探出左手便拉住了小虎的腰带,随后用力一带,小虎的身体便直接向着后面倒飞而去。

      小虎一拳打空,那方脸青年的手中的刀刃也是落在了空处。

      苏云一步上前,右手探出一掌便印在了那青年的肋下。

      “诶呦!!”

      青年吃痛到底,苏云一脚便踩在了那青年的脸庞之上,蹲下身体,苏云捡起短刀,转头冷眼看向了已经擒住了小虎的另外两人。

      “把人放开!”

      苏云开口淡淡说道。

      被他踩在脚下的青年想要起身,听到苏云的话,顿时挣扎着喊道。

      “不许放!我看他敢如何!”

      噗!!

      还未等那青年话音落下,苏云手中的短刀已经刺进了他的大腿之上。

      鲜血迸发,地面一片血红,周围的人皆是惊呼着散开。

      唯独苏云脸色如常:“我在问你一句,放,还是不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