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猛烈无遮挡视频

      嗡嗡!

      弧光耀眼而璀璨,回荡在云霄之间,宣告临世。

      乱古戈壁深处,一处七彩神湖旁,仙鹤猛然昂起头颅,定定的望着那道冲天而起的弧光,无比的绚烂与璀璨。

      “成功了?!”

      他的神情有些激动,不由振了振洁白的羽翼,向着弧光升腾而起的方向飞去。

      古帝山顶,王腾手持天帝圣剑,感受着其中浩瀚无垠的伟力,很可怖,不愧是以至尊血骨铸就的大杀器。

      他深吸一口气,圣剑表面闪耀的白金光泽缓缓淡去,复归古朴之形。

      “这里,似乎有乱天秘术的痕迹。”

      王腾眉头微挑,细细感应着,在帝者曾经停留之处,有空间层层叠起的痕迹,似乎通往了某处神秘的地界。

      他心念一动,亦是催动起乱天秘术,与之呼应,但很可惜,他如今修为尚浅,连着呼应了一个时辰也才感受到一丝丝波动,不得不放弃。

      “也罢,待日后入了四极再探也不迟。”

      王腾并不纠结,只是以乱天秘术又在周围加固了一层虚空屏障,算是后手。

      若是有人触动,他自是能第一时间感应到,以秘术将之轰杀。

      轰隆隆!

      他吐气开阖,周身蕴荡起连绵霞光,精气凝聚成华盖高悬,恍若帝王出巡。

      在天帝圣剑的滋养下,他第三处神藏蕴养的神物也化形而出,是一方通体碧色的神环,生机盎然。

      唰!

      光华闪过,三轮神环呼啸而出,缔结在王腾身前。

      一者通体纯白,锋锐若金,一者通体湛蓝,绵柔似水,一者通体翠碧,盎然如木。

      嗖嗖!

      三者缔结轮转,隐隐有了雏形。

      “五行轮转,真是期待啊。”

      他低语,淡淡一笑,届时自己五行缔结轮转,四象真灵汇聚,不知又会是何模样。

      轰隆隆!

      金色古战车自道宫内显化而出,横立在王腾身旁,其上交织的符文愈发璀璨了,好似接受了某种洗礼一般,很不凡。

      昂!

      蛟龙长吟,似在呼唤,似在提醒。

      王腾迈步,踏入古战车中,刹那间一片无垠星空显化而出,三大真灵齐聚簇拥,恍若朝拜。

      嗷吼!昂!嘶唵!

      白虎临星,真龙登阙,玄武拓海,恢宏的异象绽放,无比的璀璨,如同古之大帝出巡。

      轰隆隆!

      金色古战车横贯而起,辉荡出一片金光大道,太璀璨了,比日辉还要夺目。

      霎时间,天穹之上好似出了两轮大日,在争辉。

      唳!

      远处,云霄之间,有鹤唳回响,一只仙鹤腾飞而出,向着古帝山的方向赶来。

      骤而,他瞥见远处急速涌来的金霞,便停下了脚步。

      在古战车中央,赫然有一道身影伫立,手持天帝圣剑,身披紫金战衣,恍若帝君临世。

      在他周身,四象真灵环绕簇拥,在雀跃,在欢呼。

      “鹤老。”

      战车上的身影开口,金霞高举,神光挥洒,将周遭天际映照的一片绚烂。

      “你成功了便好,那柄剑,你也得到了。”

      仙鹤收翅而落,亦是步入了古战车中,定定的望着王腾手中的圣剑,神色很复杂。

      “鹤老,曾与乱古大帝血战的至尊来自哪一处禁区?”

      王腾开口询问,在那一幅幅残破的画面中,无法洞悉那两位极尽升华至尊的来历

      只知晓,他们三人是从一处禁区中冲出,之前发生了什么也无法得知。

      “来自不死山。”

      仙鹤神色间有些落寞,缓缓开口。

      “不死山?!”

      王腾心中一动,乱古大帝晚年是于不死山禁区至尊大战?

      “不错,大帝最落魄时得到了虚空大帝、狠人大帝的传承,融汇走出自己的道路缔结魔胎。

      而虚空一脉与不死山是不死不休的关系,大帝渡劫时他们也曾出手干扰,故而一直有仇怨。

      这处古帝山便是我原来栖息之地,只可惜因为至尊躯体崩灭的余波,偌大一处山脉被移平,大地崩裂,龙脉尽毁,只剩下这一处古帝山孤零零的留了下来。”

      仙鹤缓缓道出当年之事,眼底有一丝缅怀,也是因为那一场大变,他被步入晚年的乱古大帝带走,陪伴在身边。

      “原来如此,虚空一脉···,不死山。”

      王腾恍然,原来当年还有如此隐秘,乱古大帝晚年是与不死山的至尊血战,崩裂了神符。

      先有虚空大帝征战禁区,得到他部分传承的乱古大帝亦是继承遗志,与不死山血战,斩杀了两位至尊,熔炼成圣剑。

      在王腾看来,估计是乱古大帝渡劫时显露出虚空经的波动,这才引来了不死山至尊的出手干扰,彻底结下仇怨。

      念及至此,他心神一动,道宫内碎裂成两块的乱古神符微微亮起,似在呼应。

      “嗯,归去吧,你也需小心一些,不死内尚有至尊留存,可能会阻你成道。”

      仙鹤神色郑重,提点了他一句,并非空穴来风,若是有至尊被准九终极一跃的大劫所惊动,那必然会有所动作。

      届时是不是虚空大帝的传人已经不重要,至尊们需要的是充足的生命精气与血气,更不希望一位当世帝者对自己产生威胁。

      “我知晓了。”

      王腾微微颔首,心中也有些沉重,他自是知晓,届时不仅会有至尊出世,还会有成仙路出现,黑暗动乱亦会再次爆发。

      若是在那之前他能够证道为帝还好说,若是时间不够,届时的动乱就是最大的危机。

      轰隆隆!

      金色古战车横行天穹,挥荡起绚烂的虹光与彩霞,远去。

      半个时辰后

      七彩湖畔,一只仙鹤自古战车中振翅飞出,停留在山崖上。

      “鹤师,你不与我回王家吗?”

      王腾开口,希望仙鹤能与他一同回归王家。

      “不了,此处亦是大帝晚年停留的地方,便由我在此守候吧。”

      仙鹤缓缓摇头,示意王腾不必相劝,对他而言此处便是第二个家了,度过了漫长岁月,不愿离去。

      “保重。”

      王腾郑重的行了一礼,驾驶古战车远去,轰鸣声回响,一条耀眼的金光大道显化,没入远方无垠处。

      天风呼啸,有点点日辉洒落,照映在湖畔,泛起涟漪,恍若当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