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ning man 111204

      一个仿佛没有头额的全体,呈着大字正躺在大床上,像拥抱着天空,却什么都拥抱不了,他望着自己的杰作,最后吐出依旧还是那一句话:“孩子不是我的!”

      再没有人可以阻拦他了,面对这失去生命的躯体,更容易让他去挖掘自己想要的东西,他把石块扔到一旁,抨击着名贵的地毯上,发出沉重的声音。一度有着轻微洁癖的他,不嫌弃把手伸进那血淋淋,余温扔在的肉末以及还没砸碎的大小肠里翻着。

      在他全神贯注间,他正头顶上,那一副结婚照,突然一道线笔直地由画中央从上至下的裂开了。一条锋利的蜘蛛的腿缓慢地从裂缝中钻出来,一条腿,两腿退……从着那裂缝伸出来。

      结婚照被劈开了两半,框在半弯着还脆弱地斜挂在墙上,但是那张照片,缓缓地掉落下来,交叠着覆盖到她那张曾经的天使面刻上,画中的他们,原本笑得多么得甜蜜啊。

      “果然这孩子不是我的!”这一次,他终于说出略有改变的台词,他找到自己想要东西,那一个是胎儿?他双手把它捧出来,那是一个他曾经在电视上看过类似恐龙蛋模样的巨蛋。

      “可惜,那一个娃,既不是他,也不是她的。不过,也有可能是他的。”电台的声音再度响起。

      “他哭了,他大喊着……”

      直到他发现他们的婚纱照掉落在她的脸上,他终于发现了,“她”的出现。艳丽着穿着黑色高领礼服,身材丰满的女性,出现在蜘蛛的头额上,她的身子不像镶进去,这无缝地接连着,更像是她天生就长者八只腿似的,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男子好像对于她的模样见怪不怪,他没有惊讶,有的只有满满的愤怒,以及很多的不解,“孩子,不是我的。”

      他手捧着那颗蛋继续说道:“孩子,不是我的,我的孩子不可能是有蛋壳的!”泪花都在他的眼眶里闪烁着。

      “为何这样,明明我多么爱她,她依旧要出轨,给我生了一个不属于我的娃。她到底跟着那一个畜生在一起,生出这一个怪物!”

      “怪物?”女子掩饰着自己心中的怒火,“畜生?你在骂你自己?”

      “啊?”男子愣住了。

      “真的吗?你再仔细地回想一下。”那女子,不知道哪儿弄来第九只爪子,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庞。

      她的声音,简直就是男生们的天籁之音,如此得吸引人,“回想一下,我们是什么时候见面的?”

      “阿基。”她呼唤着他的名字,而他的内心想着,果然她还是记得我,不过她叫什么名字,她住哪里?男主头脑很疼,他一点都想不出来,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面!

      “你还记得那一晚吗,你说你受不了你老婆怀孕期间,禁止跟你一切亲腻的行为,是你喝着酒,大声地抱怨道:‘我是男生,她怎么这么自私,有没有考虑过我的需要吗,我足足忍了三个月了。’”

      “不可能!”阿基一瞬间疯掉,尘封的袋子,突然一下子撕开一个大血口,全部线索都从那血口处喷射出来,这怎么会是自己的行为呢,如果,自己真的这么做的话,为何自己这段时间都失忆般,从来不曾想起了,自己还心安理得地在老婆身边,继续维持着好老公的“假象”呢?这多么像本来不存在过的记忆,是别人强制加进去,但是他的身体却再告诉自己,这一切的行为,都是他自己“自愿”做着,他的身体的确存在这样的记忆!

      当乌云都散去,一切真相都浮出云端,他看到那一晚,修女失去了洁贞在神父面前祷告、不小心打破碟子跪在父母面前的小孩、终于顶不住压力决定跟父母出柜的阿妹,现在坐在急诊室的门口苦苦地等待父亲的信息……

      是啊,他可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他欲望一直都很大,尤其是那一晚,他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那野兽般的欲望了,他特别特别想要,想要她的香喷喷的身体,想要侵略她的领地,想要更多……

      但是她却拒绝了自己,一句话,“你疯了吧,我们的孩子都块生下来,你就不能再坚持一下吗?”

      “对,我疯了了,如果生育是这么煎熬的事情,我就不该让你把这个娃生下来。”

      野性完全占据了他的身体,他穿上衣服,就扬长而去,那一晚他只不过是单纯地想要冷静一下,想把内心的冲动再一次埋进心底里,就像这三个月一样。

      本该是不会发生什么事情的,一个很普通的夜晚,到底哪里出现了问题?

      是遇到她那一刻,那一刻穿着黑色高领礼服,身材惊艳的女生?

      是,就是这一位美女!

      是她的出现!

      那一晚,她走进自己的心窝,走进了自己的世界,让自己毫无防备地,一次又一次地外出就餐,一次又一次地偷吃偷情,每一晚的同一个地方,同一个时间,她都准时出现,直到她把一个精致的小蛋放在自己的心窝。

      她在自己的耳鬓悄悄地说了一些话,到底是什么话?自己想不起来,但是他清晰地记得,当晚,他很早就回去了,他发现老婆居然奇迹般,终于答应自己的要求。

      “只许这一次,啊基!”

      那可是自己软泡硬磨的结果,但是那一晚,自己一点兴趣都没有,暗然无味了,多像当初第二次跟她上床的时候,再没有第一次这么激动人心了。

      不过既然,有机会摆在眼前,他不会抗拒的。在他们再度交织在一起的前期准备,他……

      “老公,有什么东西进入我的身体,好像是直住,你快帮我赶走?”美人软绵绵地问道。

      “没有啊,是你幻觉了,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是吧。”

      突然间,他忘记这一个星期的往昔,他很高兴老婆终于答应自己的要求,但是他内心却有些抗拒,更多的是疲惫。

      被玩过的玩具,失去新鲜感?

      但是,这感觉又不是这样的,说不出的莫名的奇怪。

      “阿基,这可是我们的孩子,是你把它带进你的家里,把我们的结晶放进你老婆的肚子里,让我们的宝宝,把你跟那个女人的宝宝,一点点吞噬掉!”

      那一只蜘蛛腿,在他的脸上,毫不犹豫地化出一道血痕,这疼痛感,让他从记忆大海里,猛地浮出来,踹着气在呼吸着。

      “哈哈哈……原来出轨的人,不是晓燕啊,原来是我,是我把这头家都毁了,是我,我才是那一个小丑。”

      他用着沾满鲜血的手,掩盖着他自己痛苦夹着泪的脸,“肆无忌惮地”哭着,笑着,无奈着。

      他突然想到一点!

      这一切罪孽的源头,那一个非人的孩子!

      “无论你是谁的,你‘妈’死了,你也没有必要继续活着。”它到底是谁的孩子,这一刻已经不重要了。

      “慢着!”

      迟了,那男子已经猛地把蛋扔在地上,眼看着它就要跟大地接吻了,他终于露出今晚第一个真心的笑容。

      “啊!”蛋悬空浮起来。

      女子“温柔”地说道:“孩子是无辜。”

      虽然自己跟她相处很短,但是他听得出她刚才那颤抖着的愤怒。

      她的双手终于动了,轻轻地抱着投入自己怀里的蛋,收回自己全部的手手脚脚,高昂地俯视着他,她有很多话想要说,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和冲动,对着站着窗户树影投影在他的模样,看待弱小可怜又无比卑微劣质品的他。

      她最后什么都没有说,身体缓缓地塞回蜘蛛头里,巨型蜘蛛从刚才的缝里钻回去,缝儿也随着它的消失而消失了,出了他脸上那一道血痕,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咚”他双腿无力地,笔直跪在地上,像在对着死去的爱人道歉。

      “对不起,晓燕!我是一个罪人,把我们家毁掉的罪人!”他望着自己的作品,望着曾经笑得多么开心的合照被撕开一半,他看着……

      他的目光留意到他们的毕业礼物、那一个凶器,那一个今晚断结他们关系的破石头。

      原来我不是陨石,我只是一块丑石!

      他低语着,他单手拿起那一块石头,低着头,正对着爱人尸体的位置,狠狠地,用尽毕生之力,把自己的脑袋砸碎了,像玻璃一样,记忆黑胶片支离破碎,伴随着脑浆和溢出来的滚腾腾的鲜血,散落一地。

      走马灯的灯芯坏了,破旧不堪的记忆,不值得一回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