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下载色版app官网

      砰砰···

      连续的两声驳壳枪射击声响起,同时响起的还有一声机械的断裂声。

      两枪将鬼子侦查兵击毙,然后将尸体一脚踹倒,张大彪低头盯着自己手里枪匣断裂的驳壳枪。

      机匣断裂,内部的零件已经裸露,甚至连后枪膛都露出来的,这几乎是判定这枪死刑了,以后方兵工厂徒手挫枪的技术,肯定修补不起来,愣了愣,他当即大骂起来:

      “玛德,晋造的就是垃圾,这才几天,就坏了····”

      狂野如同震雷的骂声震得身边的随身警卫耳朵疼。

      这枪您起码用了两年了,死在这把枪上的鬼子至少二十多个了,加上伪军,怕是有一个加强排了,这么高强度使用,能撑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一旁通讯兵兼任警卫兵撇了撇嘴,同时动作麻利的将鬼子的三八大盖马枪收拾起来。

      一般营级别干部,是不配备专职的警卫员,但是战斗的时候都会带上一个或者是几个随身通讯兵,一来传递命令,其次兼任警卫员。

      之后,警卫员扛着马枪,静静的待在一旁,看着张大营长继续骂骂咧咧,也不说话。

      他可不敢嘀咕出声,自家这营长平时脾气很好,很和蔼,但是,一到战场,那脾气,完完全全就是换了一个人,暴躁的像一头恶狗,稍有不顺,逮着人就咬,除了团长,还没有谁能压住他。

      不过,面对团长,自家这营长简直乖巧的像个孩子,指哪打哪,团长怎么骂都不还口,甚至还满脸堆笑,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一物降一物啊。

      “营长,等会去后勤部领一把王八盒子吧···”等到张大彪骂声逐渐停歇,警卫兵才说道。

      “鬼子的王八盒子还不如晋造驳壳枪呢”张大彪撇了撇嘴,语气不屑。

      日军的王八盒子手枪由于设计缺陷和子弹因素,经常卡壳,而且射程短,精确度也不高,只能近距离面对面战斗,一旦超过三十米,准头就会大大降低,就算是射击高手也无能为力,这是枪械设计制造的问题,和射手能力技术无关,对于经常需要在前线作战的张大彪而言,标准射程近百米,握把加上枪盒之后射程接近一百五十米的驳壳枪才是他的首选。

      可惜,如今团里没有剩余的好驳壳枪了,只能先找一把王八盒子凑合这用,平时就多用步枪吧·····张大彪心里叹气。

      这次反扫荡,战斗极其惨烈,苍云岭主阵地已经打了好一天了,鬼子进攻猛烈,装备和弹药消耗严重,到如今,团部后勤部哪里,这大半年积攒下来的家当,怕是已经空了,估摸着,能有一把王八盒子就算不错了。

      这大战场的,也没机会,没时间去搞一把新驳壳枪。

      虽说新一团一营很多基层军官都是使用的驳壳枪,但张大彪也不屑于要战友部下的武器,哪怕对他而言是轻而易举。

      “哼哼,冤家路窄啊,居然遇到坂田联队”

      将手里坏掉的驳壳枪丢给警卫,张大彪将视线转移向眼前死掉的鬼子,鬼子在渗透,他们也在渗透,互相打探对方的番号和部署。

      而他成功知道了鬼子的番号,就是不知道鬼子有没有搞清楚新一团的番号。

      “回主阵地,向团长汇报,我估摸着,咱家团长听到眼前这个对手,估计又要搞幺蛾子了”

      张大彪舔了舔嘴唇。

      作为跟随李云龙好几年的人,张大彪自然很熟知自家团长的行事风格,完全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要是他听到眼前的敌人是坂田联队,是那个多次将民国各团打的灰头土脸的坂田联队,怕是会红眼····

      红眼的团长,那可是让总部首长都头大无比的家伙

      一旁的警卫缩了缩脖子,这话题他可不敢参与。

      “营长,营长···”

      此时,远处,之前和陈凡见面的排长抱着三个盒子奔跑着向张大彪,脸上的笑容都快绽放出花儿来,甚至因为太兴奋,脚下没注意,差点一个趔趄。

      “王根生,你小子娶婆娘了,这么毛躁····”

      看着自己部下的笑容,排除了紧急情况的张大彪眯了眯眼睛看着自己手下这个老排长腰间的驳壳枪,同样是晋造,但质量比他稍差,他眼角跳了跳,语气不善。

      “营长,左翼阵地有一个人找你,说是要和你做一笔生意”

      王根生也是一个老兵,虽然不是从长征雪山路上走出来的,但也是37年初就参加了八路军改编,至今为止参军两年了,跟着新一团辗转这么就,参加了不知多少场战斗,自然眼力劲锻炼出来了,他一眼就看出自家营长心情不好,而且还找到了原因。

      跟随营长的驳壳枪坏掉了,那一把晋造二十响驳壳枪,据说是大师傅亲手制造的,质量虽说比不上团长的那一杆德国原厂镜面匣子,但在新一团的驳壳枪中,也能排的上前几名。

      “这是那人付的定金,刚好你用得着”堆着傻笑,王根生将手里的精品驳壳枪礼盒递了过去。

      “生意?什么乱七八糟的!”

      “这大战场的,鬼子就在前面,还有人跑过来和咱们团做生意?不会是鬼子的饵吧,你连这点东西也分不清了么?”

      张大彪看着王根生递上来的三个木盒,语气继续骂骂咧咧。

      如果在根据地,那那些牙纪或者是掮客还是会找新一团做生意,毕竟一个超过一千五百人的团,哪怕再穷,人吃马嚼的,也有不少生意往来,况且,新一团平时和鬼子作战,缴获的物资不少,自己用不到的,都卖给各地商人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生意,有生意就会有商人,哪怕鬼子重兵封锁围剿。

      “我看过,不像鬼子派出来的饵,他给的东西很特殊,不过,说是做生意,但具体啥生意没说清楚,”

      王根生缩了缩脖子,同时举着手里的三盒驳壳枪盒子往张大彪手中递了递。

      平常的流程不是这样,但是,陈凡给出的价格实在是太高了,四杆德造二十响,这是一笔难以拒绝的高价。

      他已经检查过了,四个装驳壳枪的盒子没有任何问题,枪支,子弹和各种配件都是真货,也没有爆炸物或者是其他异常的东西。

      来之前,他将一把枪留在了自己的排中,由副排长保管,因为枪支质量实在是太好了,一旦外露,那肯定没有他的份。

      “嗯?战场上,遇到不明人士,没问清楚就报告给我?你是干什么吃的?”

      王根生的话让张大彪很是不满。

      他多次三令五申,战场上做事要一定要谨慎小心,平时里遇到可疑分子都要仔细调查,这战事遇到不明人士,居然不搞清楚对方的目的,作为他的手下,居然做事这么毛躁。

      找揍呢?

      “去调查清楚,再向我汇····”

      说着说着,张大彪的语气突然噎住,此时,王根生已经打开了手里的盒子,盒子中,一杆驳壳枪斜躺在张大彪眼前。

      “他给了我四支这个,两把您的,两把我的,说是····”

      王根生还没说完,张大彪一手抓起驳壳枪,拉开枪栓,检查机头和撞针,然后摸了摸枪身表面,眼神骤然如同火山蓬发般炙热。

      “德造二十响··”

      “这质量比团长的那把还要好”

      “握把居然还镀银!”

      系统出品的,有着超越时代至少十多年制造质量,和握把镀银防滑刻印的驳壳枪,让张大彪,这个玩枪老手惊叹不已。

      随后他逐一打开了另外两个盒子,看着手里三把一模一样,质量高到可怕的枪,一时间沉默了。

      “总共给了你四把是吧”

      “是的,另外一把我已经收起来了”王根生语气讪讪。

      “你倒是鸡贼,早先藏了一把,这三把,我留一把,其他的给团长”许久之后,张大彪才将手里的两把驳壳枪放进盒子,交给一旁的警卫。

      之后,他款上胡桃木木盒,将崭新的驳壳枪插在腰间,扯了扯衣角遮盖住镀银握把,然后将插着弹匣的牛皮制弹匣携行具绑在腰间,这裂开一口大白牙,满脸微笑,语气和蔼的对这王根生说道:

      “走,带我去看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