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第一狼色区

      雪花零零星星的飘落而下,但在这种天气中,山重村这不算富裕的村子却也张灯结彩起来,神社外人山人海的聚集了接近一千的村民,每个人都翘首以盼。

      终于,神社的大门被缓缓推开,刀牙鬼走到门边充当守卫,雪樱身着十分正式的巫女服站在门前。

      “祭祀开始,请各位有秩序入场。”

      村民安静的朝着神社进发,经过刀牙鬼和雪樱身边时眼中透露着惊奇,但却不敢多看,神乐的式神很少在村民面前露面,即使去解决来犯妖怪也是安安静静的进行。

      此时,神社前院搭建的一个台子上,神乐和凤栖身着祭祀礼服,手上拿着一个古朴金色摇铃,头上戴着金光闪闪的头饰,画了淡淡的妆容,显得无比正式。

      等到所有人来到后,两人对视一眼,身姿翩翩起舞,口中发出韵味十足的祷告词,这一幕颇为神圣。

      山重村的冬日祭祀,寄予了人们对明年的生活的美好期望,与丰收的夏日祭祀同样重要,两个祭祀几乎从来没人缺席过。

      看着台下那一双双殷切的目光,神乐轻抿嘴唇,仿佛突然明白了一种名为责任的东西。

      祭祀进行到了很晚,不过除了开场需要两人上场外也就晚上结束时还需要一次,其余时间都是一些繁琐小事,但这一次神乐没有全都丢给凤栖去做,而是跟着认认真真的做到了最后。

      这比每天的功课还要累人,即使是冬天神乐也出了一身的汗,祭神之舞是神社代代相传的特殊阴阳术,在一定意义上确实可以改变气运,对于身体的消耗也是很大的。

      至于可怕的程度,完整的祭神之舞在系统评价中可是四星术式,她们现在跳的还是删减了很多的简化版呢。

      “你会认真做到最后,还真是让人不敢相信呢。”换上便服的凤栖轻笑的打趣道。

      神乐不满的甩了甩长发,“有时候我也好歹会勉励一些的啦,别说的好像我一直像个咸鱼一样。”

      凤栖目光温柔似水,仿佛要将她整个人都融化在其中一样,轻轻抚摸神乐的小脑袋。

      “辛苦了。”

      神乐脸颊一红,忍不住的偏过头去撇了撇嘴道:“我可是很厉害的好吗。”

      看着自家突然傲娇起来的妹妹,凤栖轻笑起来,牵起神乐的手左右环顾了一下,发现刀牙鬼和雪樱都还没有出现,拽着神乐就小跑起来。

      “哎哎?这是要去干嘛?”神乐一边跑着忍不住问道。

      凤栖俏皮的眨了眨眼睛,说道:“秘密,一会你就知道啦。”

      一直跑到后山的湖附近,这里离温泉有些距离,暗沉的水面上飞舞着许多淡蓝色的光点。

      神乐诧异起来,看上去是萤火虫,但大冬天的会有萤火虫?

      “那是祖灵,我们九舞家传说死去的人一缕灵魂都会滞留在湖底保佑着神社的安危。”

      神乐疑惑的看着凤栖问道:“我怎么不知道这事?”

      “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

      凤栖微微一笑,拉着她就在水面上奔跑起来,灵力托着身体倒不会沉下去。

      深入湖心,神乐才看清楚,一个个光点正从水面之下飞出,在两人接近时,所有祖灵微微一滞,然后围绕着两人飞舞,化为了仿佛漩涡般的洪流。

      望着这唯美一幕,神乐不禁看的入了神,湖面上的两位少女静静地被萤火虫般的光点包围,无比唯美。

      等回过神来,神乐扭头看向凤栖,“所以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每逢岁月更替,来世的第一缕天照降临,届时大雾起,我等超脱六道,可观不可视之奇迹。”

      玄奥的话语从凤栖口中说出,被微微映照的脸颊平静无比,身上渲染上了一层神秘色彩。

      这话中的意思大概是,每年的最后一天晚上,到第二天第一缕太阳光照射到湖面上时,大雾会弥漫,我等应该是指所有九舞家的人,至于可观不可视之奇迹,这个就实在是太抽象了,总之就是会发生不可思议的事情。

      “虽然这么说,但这些年下来姐姐也没遇到什么能够被称为奇迹的事情,神乐的话就一定可以的。”凤栖毫不掩饰对神乐的信心,只是对于自己什么也看不见这件事有点微微的苦涩罢了。

      神乐会意的点了点头,封印着九尾狐的她看来仁斗瞒着她不少事,九舞家的很多秘闻她都不知道,凤栖才是这座神社真正的继承人,也是现任九舞家家主。

      不过这种事情无所谓,家主什么她从来没有想要争过。

      时间渐渐流逝,天边逐渐泛白,第一缕阳光终于要落下了。

      神乐忍不住有点紧张,但凤栖握了握神乐的手,让她安心不少。

      阳光洒下,顿时大雾弥漫而起,毫无征兆,几乎是瞬间神乐连身边的凤栖都看不清了,要不是指尖传来的温度,可能她都以为自己被传送了呢。

      大雾中一道人影由远至近,人影渐渐清晰,很奇怪,神乐能够看见几米外的人影却看不清近在咫尺的凤栖。

      轮廓逐渐清晰起来,非常熟悉却又有些怪异,终于两双眼睛相对而视。

      顿时,神乐眼眸震惊的大睁,对方也是这种反应,不过之后眼中却多了一丝释然。

      “该说是初次见面还是说好久不见呢?”对方笑了笑,用着那熟悉无比的声线友善的笑道。

      “九舞神乐,多多指教了,以前的九舞神乐。”

      没错,出现在眼前的正是神乐她自己,那种熟悉的感觉却多了成熟的气质让神乐感觉非常不舒服。

      老实说就算她在这里看到仁斗都不会惊讶,但看到自己,而且很有可能是未来的自己,神乐也不得不震惊了。

      不可视之奇迹,果然不是说着玩的么。

      “我不多说什么,感觉那样有点作死,万一改变了自己的过去就有意思了。”未来的神乐淡淡的笑了起来,好像已经经历过这一切一样。

      “时间这东西,就算我也搞不懂啊,嘛,祝你好运吧。”自说自话了一番,未来的神乐丢出一块石头,神乐猝不及防的接住,等到在看的时候那个自己已经消失不见。

      不过手上的那块石头告诉神乐,这一切都不是幻觉。

      “简直……活见鬼。”神乐都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了,被未来的她一顿怼一副掌握一切的模样让人非常不爽。

      “啧,跟那个黑崎狩一样,让人想要给她一拳。”

      总之这就是神乐对未来的她唯一的感官,就连她自己都有些意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