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意失荆州的故事概括

      “逍遥大人,这茶如何?”说三道四见逍遥叹用拇指和食指握住茶杯的杯沿,中指托着杯底,分三次将茶水细细品啜,一副享受的样子,一直没有进行打断,静静的在一旁看着,直到逍遥叹将茶杯放在茶具上,询问其感受。

      “洁性不可污,为饮涤尘烦;此物信灵味,本自出山原。”

      “又是剽窃的吧,逍遥。”

      “要你管啊!剽窃咋的了,我有害人不,我有用于商业利益不,我有公布天下增加自己声望不?没有,一个也没有,能从我口中说出,也是它的福缘。”逍遥叹理直气壮的反驳重楼的鄙视。

      “哈哈哈!逍遥大人,这是曙光大陆的茶,与你天选者的茶,不一样吧?”说三道四见重楼这个不解风情的家伙又横插一腿,主动扛起和平大使的旗帜。

      “说大人,我认为是一样的。嫩芽香且灵,吾谓草中英。夜臼和烟捣,寒炉对雪烹。惟忧碧粉散,尝见绿花生。一样都是用来煮,一样都是绿色植物,一样都是出自于嫩芽,一样都是苦尽甘来等等,除了制茶的工序不太一样外,其它的都差不多,因此,此茶非彼茶一说,我认为不成立。”逍遥叹看着杯中茶,闻了闻其中散发出来的香味,与春秋国中的味道有很大的区别,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在曙光大陆中饮茶了,这茶和酒油盐酱醋等一样,与现实不一样,效果确实类似,从刚开始的不习惯,到现在为止的习以为常,这中间经历几十年的时间,都说岁月不饶人,时间最能改变一切。

      “对了,逍遥,说到茶叶,让我想起了我们此次来紫川镇的目的,也与花草树木有关吧。”重楼给了逍遥叹一个转移话题的理由。

      “重楼,你不提这事,我差点忘了。说大人,来紫川镇之前,听人说大人是这附近最好的采药师,不知道大人是否可以帮忙采购几样药材。”逍遥叹见说三道四微微点了点头,便从身上拿出一张清单,郑重其事将其交与说三道四。

      说三道四从逍遥叹手中接过药材清单,当场展开,看了一下清单中药材的名称,眉头略微皱了皱,陷入了沉思。

      “怎么了,说大人,这张清单有问题吗?我听说这些药材有些虽然不容易得到,但是以说大人的本事,还是可以轻轻松松收集全的,不知道说大人是否可以帮忙,将清单上的所有药材全部收集全。”逍遥叹见到说三道四的表情,知道事情没有表面上那么容易,不过这正是他们一行人所希望看到的,太容易了就没有留下来的理由,更没有办法进一步对紫川镇的情况进行了解,从侧面了解面前这位说三道四的情况。

      而说三道四就是此行的目标,今天之所以只带重楼与说三道四见面,那是因为凤冕等人还有其它任务,表面上是在附近区域寻找药材,暗地却是进行实地调查,双方之间进行配合,尽早对说三道四的事情了解清楚,就可以离开,调查下一个目标了。

      “逍遥大人,这清单上的药材,在这紫川镇方圆万米之内,确实可以全部找到,不过。实话和你说吧,我手上没那么多的药材,这清单上的药材,虽然种类不多,数量不多,不过,其中几味药材市场的所需量不多,因此平时比较少采集,甚至有些我手上没有货,所以,逍遥大人,这事有些麻烦。”说三道四想了想,尽量将自己的意思说的具体些,他的言外之意就是,赶时间完不成,不赶时间可以,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可惜了,说三道四面前的两个人,没有那么深厚的语言功底,对于人际交往更是没有修炼到家,而其她明白这层意思的后援团成员,认为没有必要提醒,因此造成了一个比较尴尬的局面,逍遥叹二人听不出言外之意。

      于是,逍遥叹顺着话语中字面上的意思进行理解,想了想,对说三道四说:“没事,这种情况我们也已经考虑到了,因此,说大人,能收集多少就收集多少,不行,我们去其它地方收集,曙光大陆这么大,资源这么丰富,总能全部收集到的,不是吗?”

      “逍遥大人说的不错,确实是这个理,不过,逍遥大人,你们要这些药材做什么,可否为我解释一二,如果是用于治疗,我不敢说全部知道,但对于药方还是略知一二,有些药物可以进行替代,短时间内可以找到替代药物,暂时缓解病情,等到药材全部齐了,那时候可以进行大范围的治疗了,这也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案。”说三道四热情的为逍遥叹进行解说,一旦逍遥叹听从了自己建议,真的实行了替代方案,那么,所需要的药材就会大幅度增加,就可以出售更多的药材,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

      作为一名药材商人,说三道四自然也不例外,拥有商人的最基本技能:如果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资本家就会蠢蠢欲动;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资本家就会冒险;如果有百分之一百的利润,资本家就敢于冒绞首的危险;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资本家就敢于践踏人间一切法律。这是曙光大陆,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不是现实社会,没有严格的法律束缚,他们这些商人更加的开放,思想更偏激,何况对逍遥叹所说的情况,还没到害死人的地步,自然会更加的大胆。

      “哈哈哈!没事,说大人,我们不急,时间很充裕,即使在这里镇上停留三年五载,也不是多大的问题,只要药材能收集齐全,价格方面好商量。”

      逍遥叹显然理解错误了说三道四的说法,不过,这让说三道四喜忧参半,欣喜的是,可以将某些药材的价格往上提一点,自己所能得到利润也就更高了,而不爽的是替代方案没有顺利进行,少赚了一笔钱,说心里不失落,那是假的,不过说三道四隐藏得很好,脸上没有表露出来。

      “逍遥大人,既然你们不赶时间,那事情就好办了,紫川镇别的没有,就是药材多,漫山遍野都是药材,而你这清单上的所有药材,我们这里都可以采集到,只要给我们一些时间,一个月内收集齐全不成问题,就是不知道逍遥大人有没有那个耐心了?”既然替代方案行不通,说三道四心中有了定计,提高药价是正常操作,不过,这其中的操作步骤嘛,急不来,要让逍遥叹认为这钱花的值,才有可能成为常客,他看出了材料清单中药材的用途,对于这清单上药材背后的疾病,有了初步的判断,这应该是一种需要长期治疗的疾病,就像现实社会中的慢性病一样,是个长期的过程,自然需要大批量的购买,时间跨度也是比较长的,逍遥叹是一个比较不错的金主。

      “说大人,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作为一名修行者,再枯燥无味的事情,我们都经历过,会差这一个月的时间吗?毕竟,有时候在悬崖峭壁中一闭关就是三年五载,一个月算什么?”逍遥叹对于说三道四的话不以为然,认为对方小题大做,太小看自己了。

      “哈哈哈!好,逍遥大人,你有这个信心就好,既然如此,我就不跟你废话了,这药材清单上的药材,我全部接下了,保证在一个月内,在正常情况下将所有的药材给你收集齐全,不过,逍遥大人,你应该明白我们是小本买卖,走的是薄利多销的路子,所以,逍遥大人,既然是谈到交易方面的事情,自然不可避免的涉及到利益的问题,为了保证双方可以正常进行交易,也不能让我亏本太多,逍遥大人,你是不是也要有所表示,以显示自己的诚意。”说三道四瞬间角色转换,从翩翩公子变成了市井之徒,眼睛中的诗词歌赋让金银所替代。

      “说大人,你的意思是定金吗?”逍遥叹不确定的问了一句。

      “哈哈哈!逍遥大人爽快,是的,我们是小本买卖,我手底下有不少的人员,他们的一日三餐,吃喝拉撒,全部要我供应,花出去的都是钱啊!”

      “明白了,说大人,这里有十两金币,就作为说大人这一个月内人员的各项费用,你们什么时候集齐药材,我再将材料费用奉上,如何?”逍遥叹大方的从口袋中拿出一个钱袋子,将其交给说三道四,后者不客气的接过钱袋子,手里掂量掂量着分量,便直接将其放进自己口袋中。

      “好,逍遥大人做事就如你做人一样,爽快。放心,只要不出意外,一个月内保证帮大人将药材收集齐全,既然大人从别处听说过我说三道四,应该是相信我的信誉,才来这紫川镇,我不会让大人失望的。”

      “说大人,那就麻烦你了,不过,说大人,你刚刚说话时说到了一般情况,那么,请问特殊情况是什么意思?”逍遥叹面带疑惑,眉宇之间有一丝的担忧。

      “逍遥大人,我说三道四虽然不是什么大势力,只是一个药材商,不过,在这紫川镇附近还是有一些名气的,自然有不少的客户群体,其中有一些大型客户,他们来自于各大药材采购商,如果你的这清单上的药材正好有他们需要的,我就不能保证在同等的价格情况下,将它卖给你们,毕竟他们财大气粗,为了药材,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故意抬高价格,让逍遥大人不得不退出药材的争夺战是比较常用的一个手段,这也不是第一次的事情,而是时常会发生的,所以,逍遥大人,如果到时候出现这种情况,那我只能对逍遥大人说一声抱歉了,除非逍遥大人能在药材价格上压过他们,否则,恕我无能为力。”

      “说大人,感谢你的提醒,我明白了,我不是刚出山门的毛头小子,这其中的利弊关系还是知道一些的,若真出现这种情况,不会让说大人为难的。”逍遥叹对于说三道四的提醒,以茶代酒表示感谢。

      一杯茶水下肚,说三道四见逍遥叹真诚,便对后者提了一个建议:“逍遥大人,要不这样吧,这清单上有一些药材比较昂贵,逍遥大人与我一同前往药材地采集,这样就可以堵住他们的那张嘴,毕竟这里面也有逍遥大人的一份功劳,如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