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视频可约空降靠谱吗

      “酒醉的蝴蝶?”任铭疑惑的看着这五个字。

      这名字,和刚刚闪过的那些,根本就不是一个画风好吗?

      还酒醉的蝴蝶。

      这蝴蝶是正经蝴蝶吗?

      他试听了一下。

      当场就想找系统退货。

      这歌……

      和咱新闻主播的严肃形象有点不搭啊。

      不行,这歌必须烂在手里,绝不能卖出去。

      他下定了决心,谁来都动摇不了。

      “嗝~”

      一个嗝带着股泡面味,直冲他鼻子,他又低头看了眼身上的衣服。

      要不……还是找个办法不让别人知道这是我写的吧。

      ……

      “女儿啊,还没找到合适的伴奏吗?”

      阳城,某小区。

      一个穿着花里胡哨的中年女人,端着一盘切好并扎上牙签的西瓜,走进女儿的房间。

      “没。”娇小的女孩从电脑上移开视线,接过瓜盘,有些随意道:“我说老妈,你不就跳个广场舞吗,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又是要我在易曲上买歌,又是给你舞蹈队的姐妹定制服装,冠军的奖金,还比不上这些花费吧?”

      易曲网是夏国最大的音乐网站。

      在易曲网,你可以作为一个纯听众,在里面淘歌、听歌;也可以作为歌的买卖双方,在上面交易。

      易曲网还联合了版权部门,规定歌曲版权默认属于首发者,交易后的歌曲版权由交易双方自行协商,这就避免了许多的版权问题。

      “你懂什么?”中年女人看土包子一样看着女儿,同时又带着点骄傲,“这可是国家体育总局主办的,全国性的大赛哎。我得了冠军,不给你,给这个家争光吗?”

      “我看你就是嫉妒你老妈在全国人民面前露脸,娜娜,要是你羡慕,你也可以来。我作为领队,给你个领舞的位置,我们母女齐出,冠军还不手到擒……”

      “别别别,您还是自己跳,别带上我。”

      老妈深以为然,“也是,你也没经过训练,要是你上,我们的水平都会被拉低,冠军也就不稳了。”

      娜娜:(→_→)

      “你那是什么眼神?”

      “没啥,我找歌。”她视线又转到电脑上,突然,一个熟悉的名字跳入她眼中。

      ……

      龙天国际小区。

      任铭看着易曲网上的作曲家后台,眨眨眼,又擦了下眼睛。

      “这就卖出去了?”

      这首歌还只是个半成品啊,演唱部分都是由系统的机械男声完成的。

      虽说易曲网流量大,可这都半夜了,这卖出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这歌的质量,真的值得这么秒杀吗?

      还是说,我的审美有问题?

      “老贾,你果然是我的福星,以后就不叫你儿子了。”

      他看着自己主页的死党头像和名字,感叹道。

      在后台输入相关的个人信息后,他把名字和头像,都改成了贾力的,这样一来,就没人知道这歌是他写的了。

      “布谷。”

      来了条短信。

      尊敬的客户,您尾号为3727的储蓄账户7月19日23时52分入账27000元,当前余额元。

      看到短信的那一刻,任铭感动的眼泪都出来了。

      吃了半个月的泡面,这回终于有钱加根肠了。

      正在感叹时,电话又响了,擦了下眼角。

      看了下来电号码,是个来自阳城的陌生号,这么晚了,是谁呢?

      “喂,你好。”

      “西贝,少用你的主持腔跟我说话,在我面前你还装什么,还是说,你根本没存我的号码?还有,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一个熟悉的女声从电话里响起,这让任铭心里一紧。

      完了,这是儿子女朋友的电话,《酒醉的蝴蝶》不会是她买的吧?

      这事绝对不能暴露!

      得想想办法给他圆过去。

      “是娜娜吧,我任铭啊,你是打错电话了吗?”

      “啊?铭哥?”电话里的娜娜有些惊讶,“我在易曲网上买了首歌,看头像和名字都是西贝,我还以为是他写的歌呢。”

      “什么歌?我怎么不知道。”任铭语气跟真的一样,“他是不是把联系方式留成我的了?”

      “呃,现在看来,好像是的。”

      “这老贾,娜娜,我先不跟你说了,我得打电话质问他一下,留我的号码,连说都不跟我说。”

      按掉电话,任铭在通讯录中找到儿子,拨了过去。

      ……

      第二天。

      天朗气清。

      距离面试还有一天,任铭一大早就直奔万物广场。

      这里是全国连锁的购物中心,吃喝玩乐,应有尽有。

      这次,他出行坐的还是公交车,不是因为节俭,而是因为他已经养成了习惯,一时还改不过来。

      昨晚,他联合儿子,总算把歌的事给圆过去了,但是也被敲诈了三顿饭和一次无条件帮忙的机会。

      这种感觉让他很不爽。

      他在心里打定主意,下次见了这货,非得与之重新巩固一下他们之间的父子关系。

      公交到了万物广场,他没有耽搁,直奔三楼男装区。

      没几分钟,他拎着三个手提袋出来了,里面是他此行的战利品,一身藏蓝色西装、一条红色领带、一条鳄鱼皮腰带以及一双正经牛皮鞋。

      他本来还想都买鳄鱼皮的来着,但考虑到面试不宜太高调,也就没买。

      这一趟,花了他大几千。

      现在一切都准备就绪,就等明天面试,然后入职南江卫视了。

      ……

      周六。

      天朗气……

      气清天朗,没有风。

      快七月底了,气温较高,但卫江早晨的温度还算怡人。

      任铭一身笔挺的藏蓝色西装,大背头,脚上一双小牛皮鞋,在习惯的影响下,登上了公交车。

      他上来的时候,车上已经有不少人了,但还有零散的空座。

      他没坐,而是站到了公交后门口,扶着栏杆,这样,西裤就不会被坐皱了。

      【检测到宿主前往面试,任务:面试成功,进入南江卫视。任务成功奖励:幸运药水(小)。任务失败惩罚:三天贤者时间。是否接受?】

      系统的声音再次冷不丁的在他脑海响起,这次是发布任务。

      任铭听完,乐了,这不是给自己送福利嘛。

      虽然失败惩罚挺狠的,但这任务完全没难度,接了。

      ……

      车上人越来越多,他周围的空间也被压缩的越来越小。

      任铭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7:11。

      面试是八点开始,公交车不到半小时就能到,时间充裕的很。

      “呀~呀~”

      他左手边的座位上,一个还不会说话的奶娃,双腿站在妈妈腿上,脑袋放在妈妈肩上,小手一抓一抓的跟他打招呼,肉墩墩的脸上笑嘻嘻的。

      “你好。”

      他被这个笑脸治愈了,主动跟奶娃打招呼。

      看到任铭跟自己招手,奶娃乌黑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小短腿一蹲一蹲的,很是高兴的样子。

      少妇转头,跟任铭对视一眼,笑着点了下头。

      “啊~粑~”

      奶娃伸手跟他要抱抱。

      “我能抱一下吗?”任铭知道这个要求大概率不被答应,但他还是问了出来,实在是这孩子太可爱了,他想rua一顿。

      少妇看了下他的穿着打扮,又看了下他的脸,再看看自己伸手要抱抱的孩子,犹豫着把孩子递给任铭,同时眼睛紧盯着他的脚下。

      几分钟后,眼看快到了,他准备把孩子还回去了。

      “小宝,跟叔叔再见。”任铭看着奶娃的眼睛,笑着道。

      “哇~啊~”

      “真乖。”

      他突然感觉胸前一阵温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