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图乡

      “你这是什么表情?”云龙仙尊见张堕一脸鄙夷,顿时一吹胡子一瞪眼道。

      “我说师父,你这么做不厚道啊。一家出一样宝物,我们拿回两样,不怕被别人戳脊梁骨?”张堕说道。

      “哼,怕什么。再说了,你以为前十那么好进的吗,这帮老家伙叫的可都是自家最宝贝的小家伙,论其实力未必输给你们两个。”云龙仙尊有些打击道。

      张堕一耸肩,不跟云龙仙尊争论了。

      不过张堕与云龙仙尊说完话,却发现在场的很多人都在看着他,眼神古怪。

      “师兄,在外人面前,对师傅尊重点。”白宫尚小声提醒道。

      张堕顿时恍然,是刚才自己与云龙仙尊说话的方式与众不同,完全看不出来是师徒的关系。不过也难怪,张堕与云龙仙尊的相处,有些像爷孙俩,在这个对于尊师重道十分看重的修行界,恐怕理解不了张堕的行为。

      “好吧,以后是要注意一些,毕竟这个世界可没有前世那般包容和开放。”张堕心中默默记下了。

      雷神宗的那名弟子下场后,立刻有人上前察看傀儡的状态,检查一番后并没有什么异常,便对着众人点点头,示意继续进行。

      “文海,超过那小子。”火神宗的宗主对着站在身边的于文海说道。

      于文海的脸色有点不自然的苍白,不过并没有什么异常,在火神宗宗主的发华下,进入了光罩之内。

      不过进去之后,于文海朝着张堕这里看了过来,眼神有了一丝极短时间的不自然,随后就恢复平静,收回目光。

      “哇,这小子昨晚喝酩酊啶大醉,今天还这么精神,厉害了。”张堕看到于文海上场后,有些诧异道。

      “不过他的脸色有点苍白,应该还是收到了一些影响吧。师兄,以后还是少喝酒为好,就算我们是修行者,喝多了也还是会对身体不好的。”白宫尚有些规劝道。

      “师弟说的对。”张堕也不否认。

      二人说完,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即将开始的战斗上。

      于文海作为火神宗年青一代的第二天才,实力也是在金丹巅峰的样子。

      火神宗的弟子,主修火系功法,于文海这样的核心弟子,都在修行火神宗的不传之秘,火神绝。

      张堕虽然听过火神绝,却并未见到过。

      倒是白宫尚与火神宗的弟子有过几次切磋,对此比较了解。

      光罩中,于文海看着即将交手的傀儡,神色凝重。

      刚才的三场交手,他都看到了,这个傀儡无论是速度、防御、攻击力,都是元婴期的范畴,战胜它是不可能的,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办法多在傀儡的攻击下坚持更长的时间。

      面对元婴期的傀儡,一般的金丹修士根本不可能语气交手多长时间,但是在场的众人,都是十大宗门的天之骄子,每个人都有强大的底牌,坚实的基础,以及顶级的功法。

      他们的能量又不是一般的金丹修士可以比拟的,所以即便不能越级挑战,战而胜之,但是在修为几乎都在金丹巅峰的这些天之骄子,与高于自己的元婴级修士交手并不是罕见的事情。

      眼前的傀儡,的确是元婴级别的傀儡,不过比起同实力的元婴期修士,还是有一些差距的。

      傀儡本身并没有人为的意识,之所以能战斗是因为与操控傀儡的人有这一丝难以言喻的神魂联系。正是接着这样的联系,才能使得傀儡如臂使指。

      于文海一上来并没有拿出自己的杀手锏,面对傀儡迎面而来的攻击,他选择了游走闪避。

      不过这傀儡的速度之快,比寻常的金丹期快出不少,就算于文海身为火神宗的天骄,也被傀儡步步紧逼。

      见到躲避并不是办法,于文海也由守为攻,一道道带着火系炽热的术法朝着傀儡身上不断招呼。

      这些火系术法攻击到傀儡身上,并没有取得效果,只见傀儡身上铠甲的缝隙之中,隐现蓝光。一股冰系灵力波动在傀儡身上传出,那些火系术法都被傀儡身上的冰系阵法给抵消。

      “这傀儡身上竟然铭刻了阵法,看来普通术法对它并不能产生多少伤害。”张堕见到傀儡竟然以相生相克的道理,以冰系阻挡火系,心中暗自对刚才的交锋分析道。

      眼见火系术法并未奏效,于文海脸上并未惊讶。如果仅凭自己随后施展的火系术法就能让傀儡受阻,那这个元婴期的傀儡也就有些名不符实了。

      于文海一边后退,手中一边掐着十分复杂的法决,他的身上灵力开始强烈的散发。

      “火神法相。”

      于文海轻喝一声,却见在他的身后,出现了一个灵力构筑的高达身影。

      这身影身高丈许,脸如罗刹,不怒自威,有着四只手臂。每一只手臂上,都缠绕着熊熊火焰,人影的头上戴着一各由火焰形成的礼冠,浑身穿着火焰铠甲,身后还飘着一条火焰流光。

      “须佐能乎?”张堕看到于文海施展的火神法相后,心中有些诧异。

      没想到火神宗的功法,还能这么酷炫,那高大的火神法相如果在前世展现,不知道有多少男生会被迷倒。

      使出火神法相后,于文海的攻击果然非比寻常,那火神法相虽说是以灵力构筑,可是火神决是火神宗的顶级功法,奇妙无比。

      这灵力构筑的火神法相,竟然如实质一般,一拳将傀儡击飞。

      一击得手,于文海操纵火神法相,朝着被轰飞的傀儡又追了上去。

      傀儡被击飞十数丈后,生生停止在空中,身上蓝光大作,原本金属光泽的铠甲,变成了一身蓝色的冰晶铠甲。

      傀儡身上寒气大作,傀儡四周冒起了白烟,原本因为火神法相产生的高温使得四周扭曲的光线,消散了很多。

      面对火神法相轰过来的火拳,傀儡居然硬生生以不成比例的身躯抗住,没有后退半步。

      硬扛住火神法相的一拳,傀儡趁机朝着于文海拍出一掌,一股寒流冲向于文海。

      见到寒流袭来,于文海左手挡在自己面前,火神法相也跟着于文海的动作,巨大的左臂将于文海当了一个严严实实,那寒流轰击在火神法相的左臂上,让上面的火焰黯淡了许多。

      “这傀儡使出的术法,都控制在了金丹期的极限,距离元婴期只隔一线。这还真是在考验各宗门弟子的耐力啊,战胜不得,只能凭着自己的手段,多成一些时间是一些时间了。如果这傀儡发挥出最大的实力,在场的众多金丹修士,应该没人能坚持多长时间就会被击败。如此看来,操纵这傀儡的幕后之人,最少是化神期的修为。不然,怎么能如此淡定的使用这个傀儡鬼牛这么多金丹期修士比拼耐力。”张堕看着已经成为耐力消耗的光罩中的战斗,心中思索道。

      看着场中的战斗,火神宗宗主脸上微微有些诧异,于文海是他宗门弟子,有多少能耐他很清楚。不过现在的表现让他有些意外,因为才过了不到两刻的时间,于文海就显得有些后继无力。

      以于文海的实力,就算不是在场最强,也应该不比刚才雷神宗的那个弟子差才是,可是目前看来,再坚持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要支撑不下去了。

      果然,十几个呼吸之后,于文海的比试结束,时间刚刚到了两刻。

      于文海下场后,走到火神宗宗主面前,有些愧疚的说了些什么,不过火神宗宗主并未责怪,而是面带笑容的对于文海说了两句,便让于文海站到了一旁。

      “云龙老儿,该你们家上场了,打算让哪个娃娃出战啊?”火神宗宗主扭头,朝着云龙仙尊的方向说道。

      “既然你们火神宗派的是老二,那老夫也先让我们家老二上去吧,宫尚,让他们看看你的能耐。”云龙仙尊对白宫尚说道。

      “是,师父。”白宫尚恭敬行礼道。

      见到白宫尚出场,那些在光罩之外的各宗天骄们,脸上多是带着凝重。

      白宫尚的名字,在十大宗门的同辈人之中,无人不知。

      有很多人认为,白宫尚就是太苍宗的第一天才,毕竟作为真传大弟子的张堕,不显山不漏水,就算有人知道也并不了解。

      哪怕是他在太苍宗前不久举行的宗门比试上显露过实力,也只是让极少的一部分人看到了,而且因为一些原因,看的云里雾里。

      而白宫尚不同,他与十大宗门的同辈天骄们,有过很多接触,甚至是交手。

      比如此刻还有些喘气的于文海,便是交过手的人之一,他以一招之差惜败在白宫尚手上。

      除了于文海,在玄天剑宗的方向,一名满脸战意的青年男子,正死死的盯着白宫尚。

      因为某些原因,他曾经与太苍宗祖惊云交手。玄天剑宗的剑修,都是极度高傲之人,身为剑修他们都以玄天剑宗为荣。

      而祖惊云作为太苍宗天才弟子中唯一的剑修,自然是成为了玄天剑宗弟子重点关注的人。

      曾经这名玄天剑宗的弟子,私下里约战过祖惊云。

      祖惊云虽然应战而去,但是私下约战在十大宗门是不允许的。他们之间的约战自然也是违反规定的,就在二人都得不可开交之际,他们的约战被白宫尚阻止。

      这名玄天剑宗的弟子不服气,却是被白宫尚从容淡定的逼退。

      那时他才知道,白宫尚这个看上去温文尔雅的人,在同辈中竟然这么强大。

      不过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如今这玄天剑宗的弟子,又有长足的进步,再次看到白宫尚后,自然心潮澎湃。

      看到白宫尚如常后,引得众人十分的关注,张堕不由的摸了摸鼻尖,感觉自己的二师弟竟然有点像名人的赶脚。

      白宫尚丝毫不拖泥带水,一开始就发挥实力,持着他的万年玄冰剑,毫不客气的使出冰系术法。

      光罩之中,漫天飞雪,无尽霜花,几乎整个空间都被白宫尚的气势占据。

      就连傀儡在白宫尚的冰玄天霜决下,行动变得有些迟缓了。

      看到这一幕,张堕眼睛一凝,似发现了什么。

      不过这傀儡毕竟不是寻常之物,虽然受到了白宫尚一开始冰雪封场的影响,但是片刻时间后,铭刻在它身上的阵法转换,一股热浪从傀儡身体内不断涌出。

      白宫尚的冰玄天霜决的迟缓效果也被驱散,铠甲身上上一场的冰晶铠甲化为了炽热的火焰铠甲,看上去十分威武。

      除此之外,傀儡手中还出现了一柄冒着火焰的灵兵,与白宫尚手中散发寒气的玄冰剑形成鲜明对比。

      白宫尚的实力在金丹期内毋庸置疑,几乎可以称之为最强的存在之一。

      傀儡虽然是元婴级别,可是白宫尚的强大,已然到了无视金丹巅峰和元婴初期界限的程度,一开始傀儡就被白宫尚压着打。

      哪怕是傀儡将实力极限提升到了几乎堪比元婴,也依然没有占到半点上风。

      在场之人见此情况,纷纷赞叹。

      “此子的实力,依然超乎寻常,就算是与寻常元婴初期想斗,恐怕也绝不逊色。”

      “恐怕不止,看此子如此稳重的样子,只怕使出所有底牌后,还会更强。太苍宗真是走了大运,这种绝世好苗子竟然沦落在他们手中,冰霜天宫的人只怕要心疼死了。”

      “这场比试,这白宫尚稳进前三了。”

      在场的二十多个老者,嘴里都毫不吝啬的对白宫尚的实力给予肯定,云龙仙尊听到后,整个人都得意的昂起了头,就差把脚尖垫起来了。

      比试毫无悬念,白宫尚与傀儡缠斗三刻的时间后,白宫尚主动收手停止了战斗。

      三刻钟的时间,如果不发生意外,不用说前十,前五都没什么问题了。

      “你不多打一会儿,以你的能耐,如果这傀儡不用出元婴期后期的实力,是打不败你的,你想和它耗更久都没什么问题啊。”白宫尚回位后,张堕疑惑道。

      “能进前十就行了,再长的时间也没什么意义。”白宫尚回道。

      “行吧。”张堕耸了耸肩,也不好说什么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