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花

      苟活还没来得及解释,蜗铁就爬到了苟活的身上。论一只软体在你身上爬来爬取到底是什么感觉,苟活现在切实的体会到了。

      虽然穿着衣服,可还是有裸露在外的皮肤。

      蜗铁在身上爬来爬去,苟活总觉得有一种滑腻的感觉。

      蜗铁慢慢爬着,顺着苟活的脖子,马上就要爬到脸上。

      刚才我们说过,其实蜗铁是一只比较大的蜗牛,差不多就有苟活头的大小。可想而知,一只如此大的软体顺着你的脖子往脸上爬。

      对,苟活就是你现在想象的那种感觉。一个抱脸虫扑面而来,你不知如何去躲。

      终于,苟活无法忍耐了:“停停!别再爬了,你真的是在给我检查身体嘛,为什么爬的如此认真仔细。我们只是要做一个盔甲啊。不要发生这种超友谊接触好嘛。我接受不了啊。”

      蜗铁停了下来,虽然不知道它的表情(你也不能指望看懂一只蜗牛的表情吧)。但从它一直摆动快要戳进苟活鼻孔里的触角来看,它应该十分的疑惑。

      “狗先生,我需要近距离的接触才能知道您身体的具体数据。才能更好地改变稀朢的形态,让盔甲更贴合到你,这没有什么不对吧。你看,其他首领不都是光着身子接受检查的。”

      苟活:“???我真的不是精怪,我解释一下,如果没错的话。我应该是灵长目,类人猿亚目,人科,人亚科,人属,智人种的一份子。我是一个清清白白的,人类。没有任何混血,祖上也应该没有混血,你们可以叫我苟活,以后就别叫狗先生了吧,会让我对自己产生不必要的质疑。”

      “好的,狗先生。没有问题的,狗先生,那狗先生我还需要继续测量您的头部嘛?”好听的正太音继续说道。

      “。。。继续,吧。。。”迫于对自己安全的考虑,苟活还是妥协了。

      闻言,蜗铁继续向苟活的脸上爬去。苟活感觉自己的san值不断下降,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终于,奇妙而又粘稠的身体检查结束了。苟活有气无力的说道:“希望这么刺激的检查不要再有第二次了。我现在也觉得我的生命不太完整了,我可能需要一个洗澡盆来洗洗澡。”

      话音刚落,一个水泡包裹住了苟活。苟活回头一看,龟管家正擦了擦嘴,说道:“我这个泡泡不但可以抵挡攻击,内部也有着十分完备的清洁系统。我们平时都是用这个泡泡来洗澡的。”

      苟活感觉泡泡内部确实清清爽爽,而且有一股淡淡的清香。说道:“你这个能力还挺有意思的啊,挺方便的。”

      “您喜欢的话那就最好了,我再给你做一个,您还可以换着用。”说着,嘴巴一张,一个水泡慢慢成形,然后越来越大。

      苟活:“呕,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TM的。你们精怪联盟能力怎么都是这样的,粘液体检,口水护盾,呕。我竟然还觉得里面清爽,我一定是脑子出了问题。”

      在泡泡内的苟活无力的挣扎着,没想到,看似脆弱的泡泡竟然有着不错的防护力。

      在数次尝试无果后,苟活放弃了挣扎。他看向龟管家:“你不是不和我们一起行动嘛,为什么也要接受身体检查。”

      “青女士说为了以防万一,还是给我做一套盔甲吧。本来想要节省一点稀朢,可老朽终究还是有点用,体积也不大。也就给老朽也制造一身稀朢甲以备不时之需。”

      在检查完所有人的身体后,蜗铁对着青贞素说道:“那青女士,我就先去库房了。因为熊蝎两位的身体比较大,可能耗费的时间会比较长。大概三至五天可以全部完成吧。”

      蜗铁说完后,正打算离开。苟活叫住了他:“你们有没有尝试过将不同的矿物融合在一起呢?”

      蜗铁愣愣的‘看’向苟活(也就是触角对着苟活发呆):“矿物,是可以融合的么,可是应该如何融合呢。”

      苟活想了想,说道:“我能明确知道的是,如果碳和铁按照一定比例融合,那么就会形成一种具有新特性的合金,钢。你们既然能把稀朢和木头融合在一起,那说明稀朢是有比较好的包容性的。你们可以试试把其他的矿物融入稀朢,毕竟你们的能力不是传统意义的打造,而是用磁场来进行改造,应该更加的方便才是。”

      蜗铁闻言,触角一阵剧烈的颤动:“狗先生真的是博学广闻,思路天马行空,竟然有这么奇妙的想法,我这就去库房申请材料进行试验。哦,对了。青女士,您觉得狗先生这个想法怎么样。您看这材料,可以给我批了么。”

      青贞素也是诧异的看着苟活,好像是没想到苟活思路竟然这样的开阔。说道:“没问题,让九妹带你去库房,然后把你送回去吧。”

      在兔九妹带着蜗铁离开后,苟活好奇的问道:“他们是情侣嘛,还是说蜗铁有什么缺陷,是个残疾,没有办法自己行进。为什么一直需要九妹的接送呢?”

      青贞素先是发呆,然后小声嘀咕道:“真不知道狗先生到底是白痴还是天才,能想出合金这种东西的人应该比较聪明啊,怎么总会提出这种白痴问题呢?”

      苟活:“你这小声嘀咕声音也太大了吧,你当我聋是吧,这问题怎么白痴了啊,我又没有歧视他的意思,我就是好奇问一下而已。”

      “是这样的,狗先生。蜗铁呢,是一只蜗牛。蜗牛作为一种爬行生物呢,最大的特点,就是慢。如果让他自己回家的话呢,可能在禁区消失之前,我们都无法得到我们的装备。”

      虽然遇到了智障儿童,但是青贞素还是十分耐心的解释了起来。

      苟活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仿佛被扇了数十个耳光。无力的解释道:“我不是没常识啊,可是你们是精怪啊,怎么还要受到这些奇奇怪怪的限制啊,我真的不是没常识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