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影音AV资远源

      长安县衙内,李淳风和桂建超坐在屋檐下下棋。

      聂苏乖巧的站在桂建超的身边,非常好奇的看着两人手谈。

      “鬼叔叔,该你落子了。”

      棋盘上,黑白两条大龙绞杀涪在一起,局面非常惨烈。桂建超捏着一枚白子,眉头紧锁。局面对他不利,让他颇感为难。他有种预感,这盘棋他很可能要输给对方。

      和李淳风穓是老对手了!

      亦或剧者说銼,他和太史局是老对摄手了。

      ර 从隋朝时的将作大匠宇文恺,到唐初的袁天罡,再到如今的李淳风。桂建超的从接掌了荧惑星君之位以后,就和这些人纠缠不清。时而合튫作,时而敌对。前一刻大家还是朋友,下一秒就可能会刀兵跥相见,生死相搏。说实话,他有点累了。

      但他不愿意输给李淳风,哪怕是☨一盘棋也不行。

      听到聂苏的话,桂建超眼珠子一转植,笑道:“䇦小聂苏,你来帮鬼叔落这一子ɫ,如何?”

      “星君,过分了!”

      “怎쒇么?”

      “这盘棋胜负已分,星君让小孩子来㉨帮你落子,若最后输了,是不是要算在她头上呢?”

      李淳风笑眯眯看着桂建超,话语中ꦟ带Ꜥ着调侃的味道。

      桂建超老脸一红,刚想要辩解釯,就听聂苏道:“道士哥哥,该你落子了。쉏”

      “啥?”

      唃 李淳风一愣,看着聂苏。

      哥哥婞这个称呼……

      桂建超则哈哈大笑,指着李淳风道:“没错,道士哥哥,该你落子了。”

      李淳风哭笑不得,目光旋即落在了棋盘上。

      被聂苏称作‘哥哥’倒也不是接受不了的事情。事实上李淳风面嫩,看上去的确不大。

      只是当着桂建超的面……你叫他叔叔,却叫我哥哥,岂不是我平白低了一头?

      不过再一想,似乎也算不得什么。

      天晓得桂建超这老东西究竟多大年ㅆ纪?

      从隋文帝时期,他就是荧惑星君,和宇文恺交过手;袁㋇天罡时期,他也是荧惑星풜君,斗了几十年。算年纪的话,莫说叫一声叔叔,就﷼算是叫一声阿翁也不过曉分。

      ᇨ 李淳风哼了一声,目幝光在棋盘上扫过,眸光突然一凝。

      他抬头看了看聂苏,又低下䏈头看着棋盘,陷入长考。

      桂建超也发现了他낪的异常,目光在ն棋盘上扫过,眼睛顿时一亮。

      舝 远远岌岌可危⽁的形式,在聂苏落子之后,局面顿时出现了变諢化,好像要起死回生了。

      “快点快点,小道士,打算想一整天吗?”

      “星君,你可别逼我。”

      “我就是逼你了,哈哈哈!”

      桂建超笑得好像一个三百斤的胖子,得意洋洋看着李淳风。

      李淳风深吸一口气,静下心来,把注意力集中在棋盘上。他落了一子,但没等他开口,一只小手捏着一枚白色棋子,飞快落在棋盘上,令棋局也变得更加复杂。

      咦?

      这一个子,落得他好难受。

      漄 李淳风靇抬头,看了딎聂苏一眼。

      这也是他第一次用正式的目光看聂苏뙆,带着一种审视。 翞

      “怎뷿么,吓唬小纕孩子吗?”

      李淳风笑了笑,思考一阵,再次落子。

      可是朇,不等他抬手,聂苏就落磔了棋子,仿佛早已算到了他๚的棋路。

      她落子飞快,给了李淳风一种强烈的压迫感。那感觉,就好像他心中所想,都被聂苏看穿了一样,非常难受。这个小퍉丫头,有古怪!而且,她似乎是人,而非诡异。

      “星君,她是……” 詰

      ䷚“我侄女。”

      “可她……”

      “怎么,我桂建超就不能有个人类侄女吗?”

      桂建超冷冷顶了一句,让李淳风哑口无言。

      他錐笑了笑,突然大袖在棋盘上一扫,打乱了棋局。

      “贫道输了!”

      说完,他突然取出了一面巴掌大小的铜镜,递给了聂⑹苏。

      㬆 “愿赌服输,这是道士哥哥给你的礼物。”

      这牛鼻子真不要脸!

      桂建超冷冷的看着李淳风,对李淳风那点맶小心思,可说是心知肚明。

      不过,他并穟不会阻止李淳风的示好,倒是聂튅苏又躲到了✌桂建超身輐后,看着李淳风手里的铜镜,怯生生没有言语。

      ₭ “李淳风,输了就送一面镜子,太小气了吧。”

      李淳风哈哈大笑道:“星君,你可别小看了这枚铜镜。

      当初,袁太史令造火井,炼天下之金,提炼出了三十六흨斤金精,锻造十二地支神镜后,还剩下2三䆞斤六两金精,于是仿秦镜造出了这枚铜ꁏ镜,并췔取名为‘唐镜’。

      줁虽说唐镜不比◡秦镜,但其威能却在十二地支神镜之上。” 巆

      桂建超不等李淳风说完,一把就把铜镜抢኏了过来,放在了聂苏手里。

      “那我带小苏,╰谢谢你了。”

      聂苏拿着铜镜,有点手足无措。

      她怯生生道:“谢谢道士哥哥。”

      “哈哈哈,些许小玩意,值不得谢。”

      李淳风说完,笑眯眯看着聂苏道:“你叫聂苏?”

      “嗯。”

      “能不能再与㱛贫道,手谈一局?”

      聂苏看向了桂建超,就见他点点头,于是道:“好啊,不过道士哥哥若再输了,可不许生气。”

      “不气,不气!”

      李淳风的笑容,非常灿烂。

      桂建超则冷艳看着李淳风,心里冷笑不停。

      他和李淳风保证뻦,会约束和安抚长安城里的诡异。李淳风之所以留下来不走,并不是真想要和他下棋,而是为了监视他。就如同桂建超不会轻易相信人类一样,李淳风也不会轻易相信桂建超。大家表面上笑呵呵,可心里都暗自提防着对方。

      李淳风之所以舍得把唐镜拿出来,并不是他要讨好桂建超,而是为了聂苏。

      聂苏的奇特,桂建超也能觉察的出来。

      只是,꽼他收留聂苏,是因为苏大琶为。至于李淳风是什么想法?哼哼,怕要竹篮打水,一场空。

      他本就无意诡异和人类开战,自然也没想꛷过要浑水摸鱼。

      至于那些被变异元炁影响到的诡异,桂建超也没有想过去营救。

      一旦受到变异元炁的影响,㶂诡异会出现很多问题。他救不了,而且救了,也没有用͘。

      既然如此,索性卖个好,也可以为其他诡异,争取到更多的生存空间。

      身为荧惑星君,桂建超要考虑的不是一个两个诡异,而㫌是生活在关中的十万诡异。

      看着正小心翼翼下棋的李淳风,桂建超随即移开了目光。

      他的目光,仿佛要透过长安县衙那高大的围墙,鸟瞰长安城。

      耖 雨,正চ在变小。 芤

      可是风暴,才刚开始。

      桂建超不知道,接下来会是怎样一种情况。

      不过他也非常清楚,这场风暴,持续不了太久。大势不在我,那个陈硕真怕是要打错了算盘。

      安仁坊,南闾。

      王府大门紧闭,在墙外,徘徊着两头变异诡异。

      它们虎视眈眈看着王府大门,仿佛那大门里,隐藏着什么让它们心动的事物

      不过,它们也有些畏惧。

      即便是失去了理智,它们还是能感受到,院墙之内,有可怕的存在。

      几次小心翼翼的试探过ଶ后,诡异终于忍耐不住内心的欲·望。

      它们相视一眼,仰天长啸一声,向王府大门扑去。

      就在它们␅冲上台阶,靠近大门的刹那,那两扇大门却突然消失了。一群披着厚厚甲壳的虫子如潮水般涌来,诡异看到这一幕,顿时露出了惊慌鳠之色,转身就跑。

      可是,甲壳虫的速度更快,瞬间就淹没了两头诡异的身体。

      伴随着院子里传来一长两短三声尖锐的哨音,甲壳虫又如潮水般退走,赟化䨵作两扇坚厚的大门,紧紧关闭。台퓟阶上,两头诡异已经血肉不存,只剩下两座白森森骨架,接受着雨水的冲刷。地面上,没有半点血迹,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狄仁杰的面浍颊抽搐一下,看着王敬直。

      “怀远,这是……”

      “黑甲兽。”

      王敬直收起了哨子,微微一笑道:“当年我被贬岭南,与当地巫医交往甚多,并从他们那里学了祝由术。这些黑甲兽,其实쀮是岭南一种十分常见的虫子,性情温顺。”

      温顺?

      狄仁杰瞪着王ﶜ敬直,差点破口大骂。

      踖 我信了你的邪!

      血肉不存啊,你还说它们温顺?

       “正因为温顺,所以容易捕捉。

      醣你也知道,岭南多瘴气虫蛇,山间出没猛兽,非常凶险。巫医常年在山川中行走,寻找药材,难免会遇䷡到危险。为了自保,他们采集甲壳虫,以祝由术进行祭练,最终变成了现在的模样。我当时也是好奇,于是就跟着他们,学了这一썔手。”

      “怀远,你在岭南的生活,可真是丰富多彩䰛啊。”

      “羡慕吗?”

      “哈哈,有枾一点。”

      “可我一点都不想要。”

      籑王敬直露出落寞之色,轻声道:“若当年不是受了太子的牵累,我又怎会被流放岭南?我本该和公主举案齐眉,白头到老,可现在却变得孤苦伶仃,无人理睬。

      公主一点也不快乐,我很清楚。⭘

      쐗但我没有办法,更无力挽回局面。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想她,却不想到头来……”

      쪣王敬直说到这里,眼中闪过一抹晶莹。

      他喝了一Ⲻ杯酒,形容萧索的往外走,轻声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可当我回头时,才发现那岸已不见。怀英,当断则断,有些事情,不是你我可以勉强的来。”

      “啥?”

      狄仁杰愣了一下,旋即沉默了。

      王敬直话里有话,他如何听不出来?

      只是,真能断吗?

      䙨 狄仁杰,也不知道,只呆呆坐在客厅里,看着王敬直的背影消失在了大厅门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